“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升至国家级 将探索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7月20日 11:50 21世纪经济报道

  7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创建“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将在东中西部选择部分城市或城市群建设国家级示范区,将目前已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实施的简政放权、财税金融、土地供应、人才培养等有关政策扩展到示范区。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创建“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

  会议指出,将在东中西部选择部分城市或城市群建设国家级示范区,将目前已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实施的简政放权、财税金融、土地供应、人才培养等有关政策扩展到示范区。

  其内容包括:加快工业产品生产许可准入制度改革,支持示范区出台制造业和信息产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以各类政府资金和产业基金,带动更多社会资本支持先进制造;安排新增工业用地适当对示范区倾斜等。

  建设国家级示范区

  会议指出,创建“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探索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转型升级新突破,对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制造强国,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会议强调,将在东中西部选择部分城市或城市群建设国家级示范区,要聚焦创新体制机制、深化开放合作、破解制造业发展瓶颈,与“互联网+”、“双创”结合,打造先进制造工业云平台,在创新体系建设、智能和绿色制造等方面先行先试。

  实际上5月17日的国常会已经提出,将择优创建一批“中国制造2025”示范区,支持在政策和制度创新上先行先试,形成智能制造创新氛围和产业集群,打造新的增长区域。

  在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规划所副所长张洪国看来,国常会7月19日部署的“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相当于此前“中国制造2025”城市试点示范的升级版。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是以工信部为主来批复“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在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指导下开展相关工作的;今后将由国务院来审核、批复国家级的示范区,相关文件也将由国务院来统一制定。

  “由一个部来审批的事项上升到国家来审批,这说明试点示范受到政府更多的重视,‘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已上升至国家级层面。”

  工信部早在2016年3月已启动开展“中国制造2025”城市(城市群)试点示范工作,目前已批复宁波、泉州、沈阳、长春、武汉、吴忠、青岛、成都、吴忠、赣州、广州、合肥、湖州等12个城市和苏南五市、珠江西岸六市一区、长株潭衡、郑洛新等4个城市群。

  国家级示范区将兼顾东中西各种发展路径的示范,张洪国表示,东中西部不同地方产业基础和发展条件、开放程度都不尽相同,示范区要根据不同的产业特点和产业基础,选择有代表性的城市或城市群来试点示范。

  比如东部的宁波,此前已被选为首个试点示范城市,取得了一些成效,不过有的做法未必就适合西部的城市,而东北国有企业较多的城市的示范区建设路径也会有所不同。

  按照此前的《“中国制造2025”城市试点示范工作方案》,试点示范将覆盖老工业基地、东部创新型城市、中部产业特色城市、西部传统工业大市、资源型城市和区域工业绿色转型发展试点城市等不同类型,并逐步延伸到重点城市群(城市带),以典型城市为网格节点,带动全国范围内“中国制造2025”加快实施和落地。

  支持出台制造业和信息产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

  会议提出,将目前已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实施的简政放权、财税金融、土地供应、人才培养等有关政策扩展到示范区,并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

  张洪国表示,“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将会与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在创新发展、提升供给质量和水平等方面有相同的诉求,而后者已经探索出一些较为成熟的经验。

  其内容包括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加快工业产品生产许可准入制度改革。会议指出,将支持示范区出台制造业和信息产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经批准可将省级相关投资审批、外资管理、经贸合作等权限下放至示范区。全面实行企业“多证合一”。

  负面清单本身就带有扩大开放、放松管制的意味。

  “我们经常讲要打破行业壁垒,但是怎么打破,到底哪些能入哪些不能入却很难界定,在示范区建设这样一个负面清单,有利于探索市场准入的边界。” 张洪国表示,按照此前传统的已经形成的利益格局,少数行业国企更多一些,带有垄断色彩,现在要鼓励打破这种行业壁垒和边界,示范区的负面清单有利于各地界定清行业的边界。

  会议指出,要积极为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集群发展搭建平台,统筹用好各类政府资金和产业基金,带动更多社会资本支持先进制造。实施普惠金融服务,国有商业银行已经成立的普惠金融事业部要着力在示范区探索积累经验。国有科技企业可对企业重要技术和管理人员实施股权等激励。

  张洪国表示,当前金融空转、未能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情况仍然存在,一些资金即使进入实体经济,也很难服务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因此国务院要求以国有商业银行已经成立的普惠金融部门为试点,在示范区探索如何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此外,利用财政性资金成立产业引导基金,是目前一个比较通行的做法,将来很有可能在国家级示范区里,在国家层面成立一只大的基金,引导地方成立若干地方性的产业基金,带动示范区相关产业的发展,从财政上看,将来减少一些项目的补贴,肯定也会增加一些财政性的产业基金支持。

  会议要求,安排新增工业用地时对示范区适当倾斜,支持利用老旧工业和商业设施等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众创空间。

  张洪国认为,目前在工业用地上,西部情况要好一些,而很多东部发达地区的工业用地已经非常紧张,土地政策的倾斜为示范区提供了发展空间和载体。

  此外,会议还提出,鼓励对符合条件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困难人员给予创业补贴。允许科技人才在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兼职,推广海外人才优惠便利政策。同时,深化制造业创新发展中外合作,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装备。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