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振兴药方为何引争议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8月31日 17:23 21世纪经济报道

  日前,北京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与吉林省发改委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引起社会对东北如何振兴的极大关注。

  东北振兴要靠轻纺工业?

  日前,北京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与吉林省发改委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引起社会对东北如何振兴的极大关注。

  该报告由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原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团队等领衔。报告提出,吉林未来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应该瞄准五大万亿量级的产业集群,即大农业产业、大健康产业、现代轻纺产业、现代装备产业,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

  其中,关于东北该不该发展轻纺产业引起巨大争议。上述报告认为,轻纺产业是吉林的短板,吉林有300万农村潜在富余劳动力,另外吉林平均工资低于浙江,所以发展轻纺工业有比较优势。但反对者认为,东北发展轻工业缺乏成本和产业链优势。

  目前学界和产业界更多的人加入了讨论,北大团队对争议也进行了回应。在各方争论的声音中,东北的专家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吉林省智库秘书长、原吉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宏观处处长刘庶明告诉记者,一个地方发展出新的产业,除了当地资源禀赋外,还与当地整合能力有关。比如重庆发展电子制造业,贵州发展大数据。原先吉林曾大力发展过轻纺工业和家电业,后来都倒闭了。原因是东北这些产业远离大市场,原料来自外地,销售也在外地。

  东北原先的轻工业大都是国企,而最近几年东北又发展出了一些新的轻纺工业,都是民企靠市场打造出来的,比如吉林辽源的袜子产业、辽宁葫芦岛的泳装产业。

  东北振兴药方为何引争议

  林毅夫团队报告提出发展大健康、大农业等产业都没有遭遇异议,唯独现代轻纺工业引起的争议较大。

  有反对者认为,吉林由于纬度高不宜发展轻加工业。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对此正式回应发文指出,瑞士、瑞典、韩国作为高纬度地区国家都发展过轻纺工业,后来升级到更高的制造产业。因此,所谓吉林冬天天寒地冻有半年不适合生产轻工产品,显然不是事实。

  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的报告认为,吉林有大量的富裕农村劳动力,另外工资成本低,其轻纺工业已经有一定的基础。所以,吉林要构建以重点打造纺织服装、木制品和家具、智能家电和消费电子及汽车电子为主导的现代轻纺产业体系。其中,重点打造白城纺织服装业、辽源袜业、珲春服装出口加工业、吉林化纤四个纺织服装产业集群等。

  东北大学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东北产业结构需要调整是肯定的,问题在于怎么调整,目前争论的本质是重视产业基础、发展产业比较优势大的重工业,还是重视资源禀赋、发展要素比较优势大的轻纺工业,这两个优势不应该被看作是完全对立的。

  在具体产业选择上,李凯建议提倡发展消费品产业,特别是与重化工业有关的下游消费品产业,比如日用化工品行业。轻纺也可以发展,比如辽宁葫芦岛的泳装产业、吉林辽源的袜子产业,都已经形成了集群,这表明这些行业在东北也可以发展得不错。

  李凯表示,目前全国最大的产业是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产值每年达到8-9万亿元。重庆、郑州、太原、贵阳都在大力发展,进而改变了产业结构,东北也应该发展这些产业。

  辽宁、吉林、黑龙江重工业比重较大。以今年前7个月为例,黑龙江原油产量为1985.3万吨,位居全国第二。辽宁前7个月铁矿石和粗钢产量分别为7031.65万吨、3696.45万吨,分别为全国第三和第四。吉林今年上半年汽车产量为151.28万辆,为全国第四;工业锅炉为11867蒸发量吨,为全国第五。

  但是,跟其他省份相比,东北三省的轻纺和家电等数码产业远远滞后。辽宁有极少数空调、手机和彩电产量外,吉林和黑龙江生产量均为零。在布匹生产方面,辽宁、吉林、黑龙江今年前7个月产量分别为0.59亿米、0.24亿米、0.04亿米,相比浙江的87.08亿米,几乎可以忽略。

  黑龙江当代中俄区域经济研究院院长宋魁表示,东北不是不能发展轻纺和家电,关键是这些产业如何能适应市场。以国内外市场为导向,有需求也就可以发展。东北应该多发展一些优势的高端产业,比如机器人、3D打印、航空航天、民用航空、传感器、新材料等。

  政府与市场如何发挥作用

  有专家指出,规划一个产业,是否就可以使得该产业大发展?同时,利用资源优势看起来可以发展出一个产业,但也可能是一个陷阱。从很多成功地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地方而言,政府引导和市场发挥作用,似乎都不可或缺。

  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给吉林开出的5大产业药方,特别是现代装备产业、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以及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几乎是各个省份都有发展规划,而能形成市场规模的屈指可数。

  很多具有资源优势的产业,像煤炭、铁矿石,无论是东北的辽宁和黑龙江,还是山西、河北、内蒙古,都曾经因为这些产业实现高速增长。但是,也因为这些行业躺着也能挣钱,耽误了其他产业发展,在经济转型期反而成为转型的拖累。

  东北人力资源丰富,但东北三省的农民的收入远远大于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农民收入,因此务工积极性相对不足。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黑龙江、吉林、辽宁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5420.64元、6345.97元、8074.37元,西部的云南是4202.06元、贵州是3779.14元。

  李凯认为,但是无论是发展什么产业,都应该有市场化的机制,国企在重化工业领域可以大发展,但是在高度竞争的消费品行业,需要民企发展才可立足。东北发展一些日常消费品行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会面临劳动力不足以及生产成本高的问题。

  还有专家认为,真正的产业不是规划出来的,政府最需要做的是改善投资环境,在良好营商环境的情况下,大量的企业和产业会从无到有发展起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