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化升级 湖州产业如何点绿成金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9月01日 11:32 南方日报
绿色化升级 湖州产业如何点绿成金
湖州市吴兴区妙兴镇不少村民在屋顶安装了光伏设备并网发电。资料图片

  多年来,坚守生态红线的湖州,一直在强化绿色的城市底色。而如何在守住绿水青山的同时实现发展,并转化为金山银山,是多年来湖州一直在求索、也在一路践行的深刻命题。

  记者到湖州多地走访后,这个国家级“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绿色崛起路径在记者眼里逐渐清晰。铁腕治污发展循环经济、立足优质的生态资源发展生态产业、创新绿色金融“点绿成金”……这些大刀阔斧却方向明确的动作下,湖州走出了一条产业绿色化升级之路。

  铁腕整治 蓄电池企业从225家减少到16家,产值却增了14倍

  2009年,天能集团投资18亿元,在长兴县建设了年处理15万吨废旧电池的循环经济产业园,主要从事废铅蓄电池的回收、处置和再生利用。

  这个位于长兴县和平镇的废旧电池处理基地,树木青翠,鸟语花香。木板砌成休息区、展览区,点缀在树丛中。旁边的分拣和精练工厂内部,除了庞大而负责的设备外,地面也颇为整洁。

  天能集团党群部相关负责人黄炜告诉记者,将废酸提纯为浓酸、将铅膏熔炼制作电池板栅、将废塑料造粒制作电池外壳,经过这样的循环利用后,被送到这个基地的废旧电池,物料、金属、塑料回收率达99%,废酸、废水100%回收再利用。而基于这样的业务,今年公司将实行60亿元的产值。

  整个过程采取全湿密闭、全自动化处理,减少了人与废电池的直接基础,避免了二次污染。记者看到,该基地一个露天的废水处理池里,还养着鲤鱼。“这是我们经过最后一个环节处理流出来的水,已经完全达标了。”黄炜说。

  天能集团循环经济产业园,是当地“绿色工业”的一个缩影。

  这些年,为了发展绿色制造,湖州进行了铁腕整治,通过淘汰落后产能、限制高耗能高消耗重污染行业、整治低小散块状行业,共关停1612家污染型企业。在整治之余,也推动金属型材、现代纺织等传统行业加快绿色化升级,培育环保型的高新技术企业。

  比如该市的蓄电池行业,通过两轮整治实现“脱胎换骨”,企业由225家减少到16家,产值却增长了14倍、税收增长了6倍。而长兴县在推动蓄电池产业向新能源行业升级过程中,则集聚了34家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产值超过了100亿元。

  与此同时,该市也在大力培养信息经济、高端装备、生物医药以及新能源汽车、美妆、地理信息等新兴产业。“‘存量变革’和‘增量崛起’并举,是我们打造绿色制造实现绿色崛起的发展思路。”湖州市生态文明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第一竹乡”升级

  用环保的方式生产环保产品

  湖州市安吉县,光毛竹就有80万亩,素有中国“第一竹乡”之称。丰富的竹资源,成了当地发展生态产业最好的基础。

  这些年,安吉县的竹产业历经了从卖原竹到生产再生产品、从生产竹制品到打造全竹产业链的历程。截至目前,该县发展了2300多家竹加工企业,以全国1.8%的立竹量,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

  在该县的孝丰镇竹产业科技园区,与竹相关的加工厂林立。浙江佶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众多企业中的一家。

  “这里大量的竹加工厂,每年产生10万吨的毛竹边角废料,以前直接烧掉了,既浪费资源又会像燃烧秸秆一样带来空气污染。”佶竹生物总经理韦跃生告诉记者,经过多年技术攻关,探索出了竹子热解炭化、物理活化等新技术,拥有大规模清洁化生产竹炭、制备活性炭以及竹醋业和竹燃气的能力。

  现在市场上用的除甲醛、异味的炭包,基本都是木炭。“相对来说,竹炭由于特定的纤维结构,吸附能力更高,产品价值也更高。更重要的是由于竹炭的原料来源于废竹边角料,因此比木炭更环保。”韦跃生说。

  比如,通过这些工序生产出来的竹质活性炭,能够对生活、生产污水进行过滤淤泥、除去氮氧物质和多余的氯气,除臭并水体净化,经过三级处理最后流出来的水质类似矿泉水可以直接饮用;而竹醋液则可以用于环境喷雾除臭消毒,在护肤保健、鲜花保鲜、饲料添加剂、有机液体肥料等领域有着广泛的用途。

  在生产过程中,由于采用废竹料加热,不仅需要外面的能源,还会产生多余的热能,可以供应给周围的其他工厂。

  “用环保的方式生产环保的产品,这是生态环保型产业的一个典型。”在当地镇干部看来,这样一个食品医疗级竹质活性炭生产项目,符合当地竹产业追求技术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经济效益好的发展方向。

  就在佶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旁边,永裕有限公司则是一家以竹为原材料生产家具、工艺品全竹产业链的企业。走进该公司,记者看到各种各样的产品,竹椅、竹桌、竹地板、竹门、竹浴缸、竹雕刻品、竹梳妆台……琳琅满目,很多产品的设计形态功能,都超出了记者对竹产品的日常认识。

  该公司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竹子的生长周期短很多,相对于木质家具,竹质家具要环保得多。现在国内目前还没形成消费习惯,但日本、韩国则非常崇尚使用竹制品。该公司的产品多年来大部分远销海外。

  “这是一个朝阳型制造业。”她相信,随着国内消费环保意识的持续觉醒,未来竹制品的市场将越来越大。

  绿色金融 让产业变“轻”变“绿”

  除了行政手段之外,湖州还借助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这一平台,倒逼各行各业的企业向绿色产业发展。

  “绿色金融的具体做法,就是严格限制高耗能、高污染行业的信贷投入,腾出金融资源进入绿色产业。”湖州市生态文明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市还将所有银行都将“环保一票否决”纳入信贷管理全流程,对资金的流向设定了方向。

  湖州银行信贷部负责人黄媛告诉记者,该银行就制定了《绿色信贷行业营销指引》,将绿色生态、节能和循环经济类产业细分为27小类,对这些行业给予了更多的信贷倾斜。

  此外,湖州还准备试点设立地方性生态银行、发展绿色产业基金,创新绿色金融产品,加快排污权或收益权抵押融资等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发行绿色债券,加大绿色金融的财政贴息,等等。

  当地的光伏产业,就是绿色金融的受益产业

  引导居民安装家庭屋顶光伏发电,是湖州以绿色产业开启绿色生活的一个重要落脚点。

  走进吴兴区妙西镇后沈埠村,几乎每家每户的屋顶上都已经安装了光伏设备并网发电。这里村民的发电设备,是由光伏企业出资安装,村民用不完的电则转卖给公司,以抵消安装费。

  吴大伯家两层洋房的屋顶,就放置了一块10多平方米宽的光伏发电板。他告诉记者,这样的发电设备,每天能发30多度电。“平时孩子在别的城市工作,家里就自己和老伴,一个月下来也只用了四五十度电。”吴大伯说,按这样的用电和卖电量计算,10年内就可以还完安装费,到时卖电的钱就归自己了。

  实际上,居民的安装费,是光伏发电企业和当地的银行合作,从银行贷款获取建设资金的。这意味着居民卖电的资金,最终是还给了银行。

  除了光伏贷转型贷款外,与绿色工业、绿色服务等相关的产业,都是绿色金融所支持的方向。该市的兴业银行,目前在湖州投放的绿色信贷超过150亿元,涵盖了污水处理、绿色矿山整治、美丽乡村建设、特色小镇建设、旅游景区改善等绿色环保项目。

  “通过引导金融资源投向特定产业,从而让产业结构变‘轻’、变‘绿’,发展质量变‘优’。”湖州市生态文明办相关负责人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