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联动效应”“汕汕高速+”大有可为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9月14日 13:02 南方日报
承接“联动效应”“汕汕高速+”大有可为
  高铁的到来,将“催化”城市发展转型。图为厦深铁路联络线在汕头境内的唯一跨河大桥,目前正加紧施工。
承接“联动效应”“汕汕高速+”大有可为
随着汕头东海岸交通网络构建,未来的汕头将打通东部经济区域的“大动脉”。
承接“联动效应”“汕汕高速+”大有可为
高铁将与汕头高速公路网互通互联,提升整体交通效率。
承接“联动效应”“汕汕高速+”大有可为
  高铁将带来技术、资金、人才、信息等要素资源,为汕头接受产业辐射、提升产业层次提供重大机遇。

  今年7月5日,广汕铁路广州至汕尾铁路宣布开工,同时传出消息,广汕铁路已确定将延伸至汕头。按照规划,广汕铁路将在惠州与赣深铁路相连,在汕尾与厦深铁路会合,构建起广东省东西向快速客运通道。

  这相当于在人口近6000万的珠三角地区和人口超1500万的潮汕地区之间,搭起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黄金通道”。有网友由此打趣:“你和汕头牛肉丸的距离只剩1个半小时!”

  但是,广汕铁路的重要性不仅仅在于此。

  汕头市发改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高速铁路不仅对国家、区域和城市发展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也为沿线地区及沿线腹地区域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

  也就是说,“汕尾—汕头—漳州”沿海高速铁路一旦贯通,国内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地区——珠三角、海峡西岸、长三角核心地区与深具发展潜力的粤东地区连接起来,势必打破区域高速铁路发展“瓶颈”,带动沿线区域生产要素的大规模流动,促进长三角、珠三角和海西三大经济圈融合发展。

  而这,将给汕头加快振兴发展带来千载难逢的发展契机。

  联动效应,是汕头高铁时代“大幕”开启后,将迎来的其中一个机遇。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汕头列入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并且在我国“十纵十横”大通道中,汕头为纵向——沿海运输通道、横向——汕头至昆明运输通道上的节点城市。

  在这样的背景下,广汕铁路延伸至汕头,将与广梅汕铁路、厦深高铁、汕头疏港铁路、粤东城际铁路、城市轨道实现互联互通,不仅释放了汕头海陆空立体交通网络活力,强化汕头区域交通枢纽地位,还有利于汕头加快与国铁干线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和揭阳潮汕机场等交通枢纽紧密衔接,形成粤东地区全方位、多层次、便捷换乘、适度超前的综合交通网络。

  在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下,汕头高铁应该如何实现“汕汕高速+”,通过联动,打通“任督二脉”,使汕头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级综合交通枢纽中心呢?

  汕头铁路规划布局面临重要时间节点

  资料显示,“十二五”以来,汕头先后建成汕昆、宁莞高速公路汕头段、厦深铁路、南澳大桥、滨海大道、金鸿公路,以及完成境内的国道206线、国道324线路面改造,加快建设揭惠、汕湛、潮汕环线高速、苏埃通道、城市轨道交通等,规划建设广东省沿海景观公路、牛田洋快速通道、汕北大道等,为联结沿海高铁提供快速通道。也就是说,汕头“内通外联”已经有一定基础。

  有关专家表示,铁路建设是新一轮城市竞争的核心问题。而汕头铁路规划布局面临重要时间节点。

  当前,厦深铁路联络线工程正在全力推进。广梅汕铁路龙湖南至汕头段增建第二线及厦深联络线项目是厦深铁路在潮汕地区引入广梅汕铁路的相关配套工程,包括厦深铁路与广梅汕铁路汕头方向疏解联络线、龙湖南至汕头段增建二线及电气化改造。

  据了解,广梅汕铁路增建第二线及既有线改造22.9公里,厦深联络线长21.6公里,项目概算总投资37.6亿元,总工期两年半。其中汕头市境内工程为增建二线,长约11.3公里,投资约12亿元,项目主线征拆工作已于2015年底完成,动车存车线已于今年1月完成交地。

  厦深铁路联络线工程若全线开通,意味着汕头中心城区即将迎来动车。也就是说,该线开通后,群众在汕头火车站就可以坐上厦深动车组,前往深圳、厦门等地。

  高铁将与高速公路互联互通

  “汕汕高铁”接入汕头以后,要实现“高铁+”的功能,与高速公路网的形成是关键。

  “十二五”期间,汕头集中精力破解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短板,基本形成对内对外互联成网的大交通骨架。其中,高速公路建设是成效突出的一环。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汕头将全面建成境内高速公路,而到2020年,全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231公里,密度达11公里/百平方公里,将高于全省平均水平。每个区均有两条以上高速公路,市域各乡镇、重要交通枢纽在20分钟内可上高速公路,汕潮揭将形成一小时交通圈,并且形成互联互通高速网络,三市高速公路密度达8公里/百平方公里以上。

  有关专家指出,如果高速公路网能完整构建完毕,汕头市有几条道路将会十分重要。中山路这个站将作为最主要的城市出入口,但光单一出入口未能满足需求,金鸿公路与沈海高速能否开通,以及在黄河路能否再开一个出入口,将能很大程度上缓解铁路方面进出线的问题,也就是说,未来通过“高铁+”,将打破市政道路的局限。

  有关专家指出,汕头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道路设施还不够完善,交通整体效率未能完全发挥。

  该专家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根据规划,汕头火车站会分东西广场,导致泰山路客流压力大,而东广场,则有待规划院和规划住建部门加大规划,推动城市公路跟站前集疏运流的规划工作。

  对此,省政府参事陈鸿宇也提到,不要过度把发展的希望都压在单一的高铁线身上,“交通网络要看密度以及厚度,也就是说,要看与高铁相连接的交通是否能够形成网络,让高铁能够从四面连接上其他的通道。”陈鸿宇说,通过“高铁+”,形成一个更加完整而立体的交通网络体系,如果不能“四通八达”,只是碎片化,那高铁效应就没办法发挥出来。

  建设综合交通枢纽做好

  “对接文章”

  专家指出,尽管中国的高铁未能达到这种理想状态,至少可以建设好综合交通枢纽,实现综合体等多重商务功能。

  记者观察发现,汕汕高铁目前在汕头火车站接入已经尘埃落定,计划在汕头南边的濠江区设置“汕头南站”。

  当前,汕头市政府明确按照“先急后缓、先易后难、适当超前、分步实施的原则”,由汕头高速公路公司作为火车站改造项目实施单位,首期建设“站前广场综合换乘中心”,并已经于2016年12月28日开工。

  9月6日下午,站前广场上,几台亮黄色的挖掘机、起重机正在紧锣密鼓的工作着,摇臂上下摆动,轰隆隆的声音在这个日渐沉寂的火车站回响。

  施工方汕头市联达交通枢纽公司副总经理游建彪告诉记者,火车站改造总体方案提出了“交通、绿化、空间、开发”四个一体化设计目标,通过对周边环境进行整合,将汕头火车站综合交通枢纽打造成集交通、服务、工作、休闲为一体的聚合中心。

  “该项目的总投资为7.5亿元,目前工程进度已经完成了40%,接下来会根据施工方案开挖,分板块建设,一边进行主体结构建设,一边穿插施工。”游建彪说。

  规划图上,新建的站前广场面积将达到5.9万平方米,包括站房平台、旅客车站专用场地、公交站点及绿化景观用地。

  “改造完成后,旅客进出站可以灵活选择不同的交通工具,出租车、公交换乘、旅游集散大巴换乘都很方便,以后还有轻轨,满足旅客的不同需求。”游建彪表示。

  除了轨道线和站台改造外,汕头火车站站房的整体外观和内部功能结构也将进行改造。本次站房改造也计划对大楼外立面进行综合提升,增加夜间特殊的灯饰效果,建成与粤东中心城市和特区城市相匹配的现代感站房。目前,汕头火车站站房改造工程施工图设计及工程造价预算正同步审查。

  放大“合作效应”

  打造汕头经济“升级版”

  高铁“入城”,将迅速打破原有的城市空间格局,产生搅动产业转移大变局的“鲶鱼效应”,足以激活一潭春水,带来产业发展生机,推动区域一体化发展。

  有关专家指出,高铁接入汕头,对于加强粤东与珠三角、海峡西岸、长三角地区间的联系,增进沿海通道沿线广州、深圳、汕头、厦门、福州等港口城市间的资金流、人流、物流更为有效和广泛地流动。

  省政府参事陈鸿宇认为,高铁时代的到来不仅是给汕头带来重大意义,更是给粤东带来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合作效应”上,而这种“合作效应”是起到双向作用的。而放大“合作效应”,也将为汕头经济打造“升级版”带来更多条件。

  区域协调发展路径更多样化

  在陈鸿宇看来,“合作效应”的涵义在于,人流、物流有“去”就有“回”。高铁时代的到来,将使互通更有效率,规模更大,从量变开始产生质的变化,区域协调发展的路径选择就更多样化。

  “通过这种效应,高铁对一座城市的作用就可以扩大很多倍,汕头作为粤东中心城市的区域优势也可以凸显,并将经济效益辐射到潮州、揭阳。也就是说,通过这种方式,汕潮揭城市群的质量都可以得到提升。”陈鸿宇说。

  陈鸿宇也指出,在一定的发展阶段,的确会出现“虹吸效应”,汕头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沿线大城市的竞争和挤压,但是经历过这个阶段以后,城市开始走向工业化成熟期,就会从“集聚效应”为主走向“扩散效应”为主。

  当然,陈鸿宇也认为,在高铁时代,平台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平台没有建设好,实体经济跟不上,照样无法起作用。

  高铁将“催化”城市发展转型

  对于高铁时代带来的机遇,有关人士表示,得益比较直接的还是服务业,此外就是一些高端产业。

  省政协委员、汕头市城市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李钊认为,在推动城市发展转型上,高铁具有“催化”的作用,能够促进高端产业向通达性好的城市集聚,促进沿线城镇的产业升级,尤其是对商贸物流、旅游、餐饮、房地产等第三产业发展具有很大推动作用。

  李钊认为,高铁时代,汕头要认真研究谋划产业发展定位,结合“一线一疏一高”的特点,站在更大的区域视角、更广的战略思考围堵和更高的发展定位,谋划具有战略性比较优势和长远性发展前景的产业,选取恰当的选址区位,以精准的招商、完善的配套和优质的服务,构建汕头高铁时代产业功能布局。

  “要预留充裕的城市生产和生活发展空间,为高铁站点周边布局更高水平城市功能空间创造条件。”李钊说。

  李钊介绍,现在深圳福田中心站和广州以计划建设的流花高铁中心站,是高铁能够进入到城市中心的例子,所以,拥抱高铁时代,汕头也要推进高铁跨越汕头湾进入北岸汕头枢纽站,让群众生活真正融入到高铁经济中。

  那么,就目前来说,汕头应该依托高铁发展什么产业呢?他认为,高铁能够促进汕头的商贸物流、旅游、餐饮、房地产等第三产业发展,但是具体要发展什么产业,还需要进行长远的谋划,一旦定下了发展什么产业以后,就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张蓝图画到底”地发展。

  “在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前提下,汕头有望成为珠三角和厦漳泉区域之间的新高地,带动区域经济均衡发展。”李钊说。

  南区设站将带动濠江城区快速崛起

  据了解,“汕汕高铁”近期如果开工建设,首先修到汕头南站,也就是濠江区滨海街道附近。

  对此,李钊认为,汕头南站的建设,必然会带动整个濠江区的全面发展。濠江区作为未来中心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担负重要港口物流的功能。疏港铁路将带动前港建设,汕头南站将全面带动后方城区进一步开发建设。通过物流产业的带动,能引发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同时带动濠江城区的快速崛起,成为汕头南岸重要的核心区域。

  利用“转移效应”,引进高端产业和人才

  “广州—汕尾—汕头—漳州”高铁连通了闽粤沿海高速铁路通道,完善了通道布局,提升了汕头对沿线城市的快速连接和经济辐射能力,部分高端客商或将选择在汕投资,带来技术、资金、人才、信息等要素资源,为汕头接受产业辐射、提升产业层次提供重大机遇。

  那么,汕头该如何利用高铁带来的“转移效应”,紧抓机遇开展产业转移和引进高端人才工作?

  高铁开通有利珠三角与粤东

  产业共建

  据了解,东南沿海通道区域是我国经济发展速度快,经济总量规模大,最具有发展潜力的地区,而汕头的产业层次和发展环境与沿线区域城市群形成相对稳定的互补性对接,与周边地区相比,汕头的区位、资源优势更加突出。

  得益于经济发展的级差效应和中等城市的比较优势,休闲旅游、商贸餐饮、房地产、科技教育等服务业将加速发展,现代物流、文化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也将因高铁运营而加快发展,以及人才资源向低生活成本城市流动的“反虹吸效应”,这些都为汕头进一步完善产业布局和产业发展升级换代提供了动力引擎。

  “关键在产业,产业发展起来了,才能让人流停留在这座城市,真正带动一座城市的发展。”陈鸿宇说。

  在陈鸿宇看来,目前全省提出的打造区域一体化格局,特别是园区产业共建中,交通非常重要,交通带来人流、经济流,能够促进产业之间的联系。高铁开通以后,信息的沟通会更加通畅,有利于珠三角和粤东的产业共建。

  陈鸿宇也提到,高铁对于民生方面的合作效应将会更加明确,能够推动服务业的合作,带动大批优质人才到汕头来落地,产业质量就会提升。

  借助高铁“招才引智”

  2000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张东山,怀揣着一张南下的火车票来到汕头。如今17年过去,张东山已成为广东航宇卫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对于此次广汕铁路延伸到汕头,张东山十分期待。在他看来,“汕汕高铁”开进汕头,对于汕头融入珠三角地区,推动粤东西北振兴发展意义重大。

  张东山也希望着,有更多像他一样的外地年轻人通过高铁来汕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提升了人才对于汕头发展的信心,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才到汕头发展。”

  几十年来,无数像张东山一样的年轻人,沿着铁轨的足迹,从全国各地来到了汕头,或短暂停留,或安家生根。在未来,随着“广汕汕高铁”的规划和开建,汕头站将成为当之无愧的交通枢纽,日均客流量将有望从数千人次上升到数十万人,吸引更多的优质人才。

  “随着汕头进入高铁时代,未来最重要的就是带来的人才。”中科院创新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樊杰说。

  对此,厦门大学经济系副主任、厦门大学海洋与海岸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郭其友有着同样的看法:“广汕铁路延伸到汕头,可以加强汕头与广州等珠三角地区的经济联系,人员往来也会更加紧密。”

  “高铁加速人员流动和聚集,在特定地区形成‘劳动力池’,能够提高劳动力配置效率,扩大劳动力择业范围,增加就业稳定性。”李钊说,汕头融入全国高铁网络后,特别是成为粤东枢纽以后必然带动高端产业发展,同时让劳动力就业有更大选择面,有利于形成“工业走廊”,优化产业空间分布。

  而借助高铁,汕头也可以更好地“招才引智”。

  “高速铁路会产生一种创新效益,带动人才交流和碰撞,有力促进汕头和整个粤东地区的高新科技发展,推动产业升级。”李钊说。

  李钊认为,高铁会带动旅游和商务的人流,而且汕头人一直有“走出去”的好传统,也有恋家的情结,高铁也能把在外发展的潮汕人的资金、产业、经验通过便捷的交通联系带回家乡共同发展。

  拥抱高铁时代

  汕头火车站该如何改造?

  业内人士认为,火车站应与城市建设一体化综合开发

  在高铁时代,枢纽的建设问题是一个核心问题。在这场“高铁博弈战”里,汕头的当务之急就是抢占先机,紧紧抓住汕头火车站综合交通枢纽建设。

  2016年12月28日,汕头火车站站前广场改造项目启动;而站前广场计划改造完成的日子,正是2017年12月28日。

  站前广场改造项目只是汕头火车站改造的首期项目,显然,汕头火车站还需要更多改造。拥抱高铁时代,汕头火车站改造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汕头火车站每天只开4对列车

  蔡玉芬是广铁集团惠州车务段汕头火车站的员工,从汕头站建成通车起就在这里工作。说起火车站,蔡玉芬啧啧称赞:“以前这里可热闹了!”

  广梅汕铁路是新中国成立后潮汕地区开通的第一条铁路,不仅开通那天很多民众跑来围观,在此后的两年间,到汕头火车站站前广场“看火车”,几乎成为当地一景。

  从广州到汕头这条线路在当时很受欢迎。蔡玉芬还记得,以前春运时,排队买票的旅客,可以从售票窗口前一直排到站前广场外的大街上。

  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汕头市火车站日渐破败。在火车站周边开了20年便利店的黄先生说,现在的营业额不到当年的10%。

  广铁集团惠州车务段汕头站党总支书记王壮伟告诉记者,现在汕头火车站每天只有4对列车对开,每天的客流量大概有1000多人次。

  如果去汕头站的候车大厅转一圈,这里几乎看不到行色匆匆的年轻人。最多的乘客群体是50、60岁的老年人,带着孙子孙女,倚在长椅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等待着与子女团聚的绿皮普速火车。

  “一段时间以来,汕头在发展中遇到了一些波折,感觉上是遇到了门槛。而这个门槛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交通的制约。”省政协委员李钊说。

  火车站建设需与高铁建设

  基本同步

  据资料显示,广梅汕是一条尽头线,且等级较低,无法充分发挥铁路集疏运作用,改造前的火车站能承载的客流量就更是有限。火车站目前的客流量和承载量,已经远远不足以支撑未来作为交通枢纽的功能。

  在无数粤东人的殷切期盼下,“广汕高铁”终于得以敲定。按照规划,厦深铁路联络线、广汕汕铁路的建成后,汕头火车站将一跃成为区域交通枢纽。

  从火车站始发的列车不仅可以直接开行通往广州、深圳、厦门和梅州等各个方向的高速动车,还可以通过广深港客运专线的深港段,开行直达香港的高速动车,计划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厦深铁路开通以来、每逢节假日潮汕地区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此外,规划中的城际轨道、市域轨道网络以及周边的汽车客运中心站、城市候机楼等也都汇集于此,高铁汕头站将成为集高速铁路、普速铁路、城际铁路、城市轨道、长途汽车客运、航空、公共交通、出租车、社会车辆等多种交通方式于一体的城市交通枢纽。

  相关专家告诉记者,汕头火车站是广梅汕老铁路沉淀下来的政府资源,就目前的客运承载量与未来规划的线路承载量的矛盾突出,在城市不断东扩、高铁入城的背景下,要将这潜在的优质资源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以市场为导向,通过资源整合杠杆实现项目运作才是首选。

  也有专家坦言,高速铁路在带动车站地区城市发展、振兴发展地方经济有明显的催化作用,但高铁车站的催化作用并非自然产生,而是内在与外在各种条件综合作用的结果。也就是说,火车站综合枢纽需要与高铁建设基本保持同步才能发挥作用。

  土地开发与火车站改造

  应完全一体化

  有人用一个升级版本来巧妙地解释铁路枢纽的“进化史”——铁路枢纽1.0模式是运扛大包在广场过夜排队进站的以广场为核心的传统铁路客运站。到了2.0模式,铁路枢纽成为“场站一体化”的铁路交通综合体,而3.0模式才是经济发展的高层次需求模式,也就是站乘一体化的客站城市综合体。

  纵观全球,日本大阪、台北的火车站就已经是一个综合体的概念。火车站枢纽若能进入3.0模式,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例如,外地朋友到汕头火车站候车,尽管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候车,也可以在火车站内约个朋友在火车站这边喝杯咖啡,谈点公事,把生意谈完了,提前半小时或15分钟再进站。

  业内人士认为,厦深高铁联络线等建成后势必会带来人流集聚,如果火车站设计得不好就会很混乱。但是火车站的功能也很重要,如果只是起到交通换乘的作用,那它周围的土地就没什么价值,这样会直接导致火车站的层次低。火车站若要实现更高级别的商务交流等功能,该片区的土地价值提升就显得很重要。

  也就是说,如果能直接在火车站实现城市功能,旅客就不需要到市中心才能实现该功能。例如,旅客出站就可以在火车站实现购物等娱乐,或者在火车站里的咖啡厅花点时间,就完成了一个订单。人们去火车站不是简单的为了搭火车而已。

  业内人士认为,应学习借鉴先进地区的成功经验火车站交通枢纽的打造需要依托市场行为,通过引入央企,运用PPP模式推动轨道交通建设融资。

  针对火车站改造,相关专家坦言,没有交通的支撑项目就无法真正实现效益。如果没有土地的控制,最后土地的租转让就没办法实现。如果没有市场行为那就不能实现经济收益,这三者结合起来才能实现350高铁进汕头的效益最大化,如果只是解决了市民交通出行的距离,但是没办法解决火车站跟城市建设一体化综合开发的问题,就失去了火车站综合枢纽的价值和意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