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中国2030”图谱:上海人均预期寿命最高 江苏健康服务业第一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09月19日 11:48 21世纪经济报道

  截至9月18日,至少有25个省市区发布了2030年健康规划纲要,上海、安徽等地发布了征求意见稿。到2030年,全国人均期望寿命迈入80岁梯队的地区将从2015年的3个增加到9个,其中上海最高,提出不低于84岁。江苏、北京、浙江、湖北等13个省市区提出了健康服务业的2030年目标,江苏将成我国健康服务业第一大省,2030年产业规模高达2万亿元。

  2030年,中国哪些地区的人口将更健康?从各地发布的健康2030年规划或可找到答案。

  去年10月,国务院出台了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行动纲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而后,各地陆续出台了地方版的行动纲领。

  最新出台的地区是北京。9月15日公布的《“健康北京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人均期望寿命超过83.4岁,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孕产妇死亡率分别达到3.0‰以内、4.0‰以内和8/10万以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初步统计,截至9月18日,至少有25个省市区发布了2030年健康规划纲要,上海、安徽等地发布了征求意见稿,广东9月15日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了《“健康广东2030”规划》。

  人均期望寿命东高西低

  到2030年,人均期望寿命迈入80岁梯队的地区将从2015年的3个增加到9个,分别是上海、北京、天津、辽宁、吉林、江苏、海南、福建、重庆。其中上海最高,其征求意见稿提出不低于84岁。

  公布了这一指标的其它16个地区,2030年人均预期寿命则都超过了75岁,而且仅青海和甘肃低于79岁。

  人均期望寿命在人口统计学上通常用来反映一个地区社会生活质量的高低。2030年人均期望寿命80岁,简单地说指2030年出生的新生儿,假设出生时死亡率在未来保持不变的话,平均来说预期可以存活到80岁。而如果现实出生率逐年下降的话,这个新生儿的寿命可能超过80岁。

  2030年人均预期寿命在80岁以上的9个省市区中,东部沿海地区就占了6个,而最低的青海和甘肃都位于西部,呈现明显的东西部差异。

  这与2015年的情况一致。2015年人均预期寿命最高的10个地区中,上海、北京、天津、浙江、山东、江苏、海南、广东都是东部地区,最低的西藏和最高的上海相差14.55岁。

  人均期望寿命与经济收入关系密切。全球范围来看,这一指标排名前列的卢森堡、瑞士等国的国民收入也在第一梯队。以人口学家萨缪尔·普勒斯顿命名的普勒斯顿曲线(Preston Curve)表明,出生在富裕国家的人,其平均预期寿命高于出生在贫穷国家的人。上海2016年人均GDP超过11万元,而青海、甘肃、西藏都不足5万元。

  对于人均收入已迈入1万美元大关的上海、北京等地来说,想进一步提高人均期望寿命,还必须在医疗、教育、疾控等多方面得到提高。

  以北京为例,《“健康北京2030”规划纲要》提出要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到2030年每千常住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5.8人,远高于国家目标的3人,也是各省市区中数量最高的地区。

  在创新医疗卫生服务供给模式上,多地都提出要推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形成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急慢分治的合理就医秩序,健全疾病诊疗-康复-长期护理服务链。北京就希望到2030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率达到60%,到2017年5月这一数据为35.1%。

  对此,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指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推进目前面临着因家庭医生不足,激励机制不够等问题。不过,从2017年到2030年还有十多年时间,未来可期。

  除了配套的医疗、疾控、公共卫生等方面的政策,也少不了健康服务产业的发展。《“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2030年我国健康服务业将达到16万亿元的规模。

  江苏、北京、浙江、湖北等13个省市区提出了健康服务业的2030年目标。从目标规模来看,江苏将成我国健康服务业第一大省,2030年产业规模高达2万亿元。北京、浙江、湖北紧随其后,分别将达到1.6万亿元、1.5万亿元和1万亿元。

  鼓励发展商业健康保险

  在医保方面,多地提出了整合职工和城乡居民医保、探索以家庭为单位的参保、职工退休人员缴费参保、鼓励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等创新思路。

  尽管2016年1月国务院就出台了《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并要求各统筹地区在当年12月前出台具体实施方案。但据记者了解,真正实现“统一覆盖范围、统一筹资政策、统一保障待遇、统一医保目录、统一定点管理、统一基金管理”的地区不多。

  浙江、湖北、四川还在此基础上提出要整合职工和城乡居民医保。河北、上海、湖南则打算探索以家庭为单位的医疗保障机制。

  在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副教授彭浩然看来,这两种都是医保整合的思路,从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城镇职工医保整合为两种,再进一步到一种,比其它地方想得更远。

  整合思路也并非空想。东莞市2008年7月就实施了企业职工和居民医保的全面并轨,形成了公平的医保一体化体系。

  “医保只是筹资手段,根本上还是医疗资源分布的问题。如果医疗服务利用、资源配置不对等,效果会打折。”彭浩然认为,并不是所有地方都要做到三类医保统一,需和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等匹配。

  职工退休人员缴费参保曾在2016年初引起了激烈的讨论。2015年11月初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曾提出,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政策。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2016年初撰文指出,改革医疗保险制度,建立合理分担、可持续的医保筹资机制,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

  不过,这一政策未出现在2016年3月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相关表述为“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建设2030年医保体系,河北、四川又提出了探索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参保政策。

  此外,作为补充保障的商业健康保险到2030年将有突破。至少14个省市区要大力发展商业健康保险,到2030年建立现代商业健康保险服务业,商业健康保险赔付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显著提高。

  湖南还提出,鼓励健康服务产业资本、外资健康保险公司等社会资本在该省投资设立专业健康保险公司和收购医疗机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