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齐练开放“内功”推动服务业融入全球价值链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0月16日 10:37 21世纪经济报道

  我国新一轮的扩大对外开放以更深入、更系统和更高水平为方向,并且服务业开放成为重点,这要求营商环境必须能配套支撑,而从发展基础和城市地位出发,一线城市确应先行先试、率先突破、探索经验。

  外商到北京投资,备案事项办理时限从20个工作日缩短至3个工作日;上海的外企可同等享受该市的各项产业发展支持政策;广州将实现外商投资企业准入一体化,不涉及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外企直接登记注册;深圳则允许在前海设立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

  今年以来,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不约而同地在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上频频“出招”,且力度颇大。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期,“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的理念正逐步成为共识,并加快落地实践。

  加大营商环境改革旨在扩大对外开放。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强调,要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市场运行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并要求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率先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

  多位专家分析,我国新一轮的扩大对外开放以更深入、更系统和更高水平为方向,并且服务业开放成为重点,这要求营商环境必须能配套支撑,而从发展基础和城市地位出发,一线城市确应先行先试、率先突破、探索经验。

  一线城市发力营商环境改革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降低外资准入门槛,开放更多发展空间,以强化外资吸引能力,以及提高包括投资审批在内的行政服务效率、简政放权,降低经营成本,以优化外资发展环境,成为各一线城市的政策主线。

  北京9月16日发布的《关于率先行动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提出,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高地,具体包括将对外商投资旅游类项目探索试行分级下放核准事权等诸多改革举措。

  广州9月6日发布的《关于优化市场准入环境的若干意见》则提出,营造更加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包括将实现外商投资企业准入一体化等。

  深圳4月24日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利用外资规模提升利用外资质量若干措施》强调,创造公平竞争环境,扩大利用外资规模,提升利用外资质量。

  上海亦在4月份出台《关于进一步扩大开放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提出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和加强吸引外资。

  深圳明确降低外资准入门槛,包括在经营性电子商务、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等领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企业;北京则提出深化外资企业“一窗受理”改革,并将外企备案事项办理时限缩至3个工作日,提升便利化水平。

  当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商事制度改革的推进,亦更宏观更深入地对营商环境优化起重要促进。前不久广东出台的十大“降成本”措施就提出,2017-2020年将为制造业企业直接降低成本2600亿元左右。

  这显示,中央及国务院有关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利用外资的政策部署迅速落地,地方也正加速探索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我国的开放除‘打开国门’外,现在还必须要做好门内外的功课。”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分析,过去开放政策的漏洞在于外资引进后的发展问题,导致外资利用质量较低,甚至逃离。此番改革即希望通过优化投资和市场环境,尤其是在国际化、法制化方面与国际的接轨,提供更优质生存和发展环境,以吸引更多外资。同时,这也有利于激活存量外资活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院长申明浩则认为,这也意味着我国的对外开放正逐步从依靠优惠政策吸引,过渡到制度和模式创新上。“需要构建一套与国际接轨的规则和制度,包括政府也要加快向服务型转变。”

  推动服务业融入全球价值链

  按照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的要求,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要率先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

  多位受访专家分析,作为一线城市的北上广深在我国开放格局中均占据重要的门户地位,国际化程度高,利于率先接轨国际,探索改革。另一方面,北上广深发达的经济基础、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丰富的资源条件,也都有利于加快改革和提高改革成功率。同时,这些城市的纠错功能也相对较强。

  白明还指出,北上广深已具备一定探索基础,比如保税区、高新区和自贸区等,诸多探索内容与此番整体改革的方向一致。因此,未来这些城市的探索重点之一在于,要加快改革政策系统化集成创新,打造更全面对外开放。

  这一观点事实上也体现在各地的改革思路之中。比如,北京提出,加强政策集成创新,进一步扩大利用外商投资;上海强调,要加强上海自贸区改革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的联动,不断放大政策集成效应。

  另一方面,服务业成为各地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的重点。比如,上海提出,要在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基础上,在金融、电信、互联网等专业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领域争取更多的扩大开放措施先行先试。此外,北京、深圳等亦明确加大服务业开放力度。

  同时,从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来看,对服务业的准入限制的放宽亦是被放在突出位置。

  申明浩指出,当前全球产业正处于服务业开放的重要时期,但我国因为过去没有开放到位,服务业一直难像制造业一样融入全球价值链,而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的缺失,当前甚至反过来构成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制约。

  “这是迫切需要扭转的局面,但仅依靠自身很难发展,必须通过加大开放,像制造业一样,先融入全球价值链,再慢慢发展起来。”申明浩说。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对营商环境提出更高要求。申明浩进一步分析,服务业发展对营商环境的要求比制造业更高。有别于制造业对基础设施等硬环境的侧重,服务业引进和发展更强调金融、市场和人才等制度,甚至是创新创业氛围等软环境的配套支撑,思路和模式上需要及时转换。

  国务院和商务部此前也曾多次表态,当前我国正在推进的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将继续放宽市场准入,重点扩大服务业开放。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