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大院“探源”:北京乡镇集体经济面临转型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2月06日 09:58 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工业大院在2000年左右迎来了短暂的政策支持期,以推动“乡镇企业二次创业”,提升城郊经济和农民收入。随后的2004年,又因全国开发区土地利用乱象而被叫停。工业大院已开始清理腾退,北京这些集体经济主体能否再次创业?

  北京市的工业大院因何而生,又将走向何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相关政策文件发现,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工业大院,在2000年左右迎来了短暂的政策支持期。随后的2004年,便因在全国出现的开发区土地利用乱象而被政策性叫停。

  至于2000年时为何获得政策支持,原因在于北京市欲以工业大院为落脚点,推动“乡镇企业二次创业”,这既是对城郊经济和农民增收的利好,又有助于工业大院在土地管理法律体系中获得合法性。

  时至今日,城区的乡镇企业尽管渐渐式微,但乡镇村庄的集体经济主体仍顽强地存在着。北京加速对工业大院的清理腾退,这些集体经济主体能否找到转型出路再次创业,并成功运营起剩下的庞大的集体资产?

  政策风向为何改变

  工业大院在2000年迎来政策春风。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于2000年2月发布《关于“村级工业大院工程”的实施意见》,对符合条件的工业大院所在村进行奖励。

  2001年2月,昌平区政府发布了《关于对镇办工业小区村级工业大院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扶持奖励意见》,对符合“经区政府有关部门批准,有固定的区域和面积,符合镇域规划”等条件的工业大院进行扶持。

  这一时期,工业大院为何获得政策支持?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做好2000年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意见》给出了答案。

  该《意见》提出要“大力推进乡镇企业二次创业”,具体举措包括“远郊区县二三产业较发达的村,有条件的,经批准可开辟集中工业发展用地,发展一批‘工业大院’,为农业进入二三产业创造条件”。

  统计数据显示,1997年北京市乡镇企业总收入达596.8亿元,比1978年增长74.7倍,占农村经济总收入的84.7%。

  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岳福洪在2000年1月14日召开的北京市农村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积极创造条件兴办工业大院,提供必要的场地、厂房、道路、通讯、供电及其它基础设施,使农民家庭企业集中发展。

  “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除了乡镇企业建设厂房和农民建房,在农村进行非农建设必须使用国有土地。”专业土地法律师、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说。这也可以解释为何相关政策和文件多次要求工业大院“以农民为投资和经营主体”。

  到了2003年,包括“工业大院”在内的开发区政策转向。《国务院关于加大工作力度进一步治理整顿土地市场秩序的紧急通知》《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开发区加强建设用地管理的通知》,以及国家有关部门关于清理整顿现有各类开发区的具体标准和政策界限等文件相继出台。

  “当时的背景是,一些开发区出现了不开发,或者圈地搞房地产的现象,为了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国务院发文进行了清理整顿。”王才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时,北京的工业大院也出现用地问题。

  “一方面,很多村委会突破了当时的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将本来规划为居住区的土地建成了工业大院;另一方面,有些工业大院占用了耕地,并没有经过省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批准。”王才亮说。

  2004年4月,北京市下发关于公布撤销各类开发区名单的通知,决定撤销442个各类开发区,其中大多数是工业大院和村级工业园区。

  乡镇企业如何战略转型

  工业大院此后开始逐步被腾退,同时乡镇企业也逐渐式微。

  “乡镇企业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上世纪90年代进行现代企业制度改革之后,目前乡镇政府、村集体直接经营的企业已经很少了,剩下的主要以持股形式经营的集体资产。”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说。

  不过,以城郊土地为主体的集体资产和收益却在日益膨胀。《北京区域统计年鉴2016》数据显示,2015年北京市的乡镇企业总数为128854个,总收入为4924亿元,利润总额为288亿元。

  乡镇企业并非只能退场,而是可以抓住机遇战略转型。原来位于通惠河畔的东郊市场2013年腾退后,如今已成为北京国家广告产业园区,园区的运营主体北京通惠恒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通惠恒源公司”)就是一家乡镇企业的子公司。

  从批发市场变为产业园区,土地证、规划证、开工许可证等都需要重新办理。通惠恒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从2003年开始各种前期手续准备工作,历时4年时间才办理就绪。

  在这名工作人员看来,乡镇企业战略转型居于首位的风险,就在于是否符合城市总体规划和产业政策要求。作为一个乡镇集体企业,企业转型最大的优势是没有土地成本,这为企业升级改造和开发建设节约了大量资金,同时也是企业经营竞争的最大筹码。

  在北京开始强力腾退之前,大多数乡镇企业的资产,仍多用于农贸市场、石材市场、印刷厂及其他加工生产企业。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密云分校讲师孟扬认为,应该消除“小散低劣”的小作坊、小产业,建立“高精尖”的现代高新技术企业。当地农民可通过入股的形式,加入产业园的建设发展,并通过企业分红获得更高收益。

  “至于集体资产如何运营,有的乡镇、村集体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共同进行市场化运营,也有的聘用职业经理人进行管理。”郑风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孟扬还认为,京郊乡镇企业另外的发展方向还有生态文化产业,以更好利用已集中建成的产业园区和自然地理优势。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