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大脑”广州:串联珠三角超级产业链

http://www.sina.com.cn 2017年12月25日 10:08 21世纪经济报道

  “创新大脑”是广州官方自2016年以来多次提及的一个概念,用以定位这座中心城市的创新特色。“创新大脑”这一概念,侧重于城市在科技产业链条中的原始创新、应用研究环节的功能。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近日印发。珠江东岸将规划一条长约180公里的超级创新带,北起广佛交界处,经广州主城区、东莞松山湖、深圳主城区,南至深圳大鹏新区。在这条科创走廊上,广州、深圳、东莞创新特点各异,各有优势与短板。以广深莞三个城市为基点,广东意在打造“中国硅谷”,形成全国创新发展重要一极。

  广州市集聚了大批高校和科研院所,基础创新和应用研究实力均十分突出,作为“创新大脑”,被《规划》定位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创新中心城市和国际科技创新枢纽。

  深圳市是一座活力之城,企业贡献了90%以上的研发机构、研发人员、研发资金、职务发明专利,但缺少一流高校,需要补足底层研发能力的短板,被《规划》定位为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和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东莞市位于科创走廊的中间位置,近年凭借出色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已成功将“三来一补”加工业升级为先进制造业,如果能够成功吸收广、深,乃至全国、全球外溢的科研成果,对真正打通整条科创走廊意义重大,被《规划》定位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先进制造基地、国家级粤港澳创新创业基地、华南科技成果转化中心。(王峰)

  2017年6月,GE生物科技园在广州中新知识城动工的消息,引发坊间对世界500强进驻广州的讨论。巧合的是,宝洁1988年进入中国市场,首家营运中心的选址与GE的新项目同属广州开发区。

  不同的是,宝洁当年看中的是广州的商贸基因,而时隔30年选择把亚洲最先进项目落户于此的GE则看中了广州的创新土壤。

  广州拥有广东省最集中的科研资源和创新人才。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驱动下,“千年商都”正在变身创新之城。

  日前,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下称《规划》),谋划以交通“廊带”将珠江东岸的广州、东莞、深圳串联起来,形成高度发达的创新经济带,以打造国际一流的创新生态。

  其中,广州将承担“创新大脑”的重要功能,与深圳一起形成“科技创新走廊”的“双主引擎”。目前,广州市有关部门编制了《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广州段重点工作任务清单》和《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指标值与目标值》等相关文件。

  专家分析,广州的“创新大脑”功能,将带动广深科技走廊的产业创新升级;同时,广州、深圳的研发还需要注意同香港的联动,以链接全球创新资源,进一步推动粤港澳地区的产业发展。

  强化“创新大脑”

  在美国“硅谷”101公路科创走廊上,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一流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地位举足轻重。这些高校和科研机构,几乎是整个101公路科创走廊的创新策源地。

  规划中的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同样有着类似的创新策源地——这条“廊带”的大部分创新资源集中在北部的广州段。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将广州、深圳设定为驱动创新的“双主引擎”,处于北段的广州功能定位为发挥高校、科研院所集聚的优势,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创新中心城市和国际科技创新枢纽。

  广州市官员将此概括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创新大脑”。“创新大脑”是广州官方自2016年以来多次提及的一个概念,用以定位这座中心城市的创新特色。“创新大脑”这一概念,侧重于城市在科技产业链条中的原始创新、应用研究环节的功能。

  相比深圳、东莞强于企业研发、或强于制造的优势,广州的优势在于“创新大脑”——拥有高密度集聚的一流大学和科研机构。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为止,广州有84所高校,在校大学生105.73万人,科研机构152家,在穗的诺贝尔奖获得者6人、两院院士79人,“千人计划”专家267人。广州集聚了广东省近70%的普通高校、科技人才,97%的国家重点学科和国家重点实验室。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创新大脑”优势还在不断强化。就在人们讨论着GE重磅投资广州时,一批重磅级的“外脑”同时也在进入广州。

  今年8月,曾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的世界顶尖医学研究机构——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牵手广州开发区,联合打造冷泉港(广州)研究院和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三星通信研究院、卡尔蔡司研究院等一批跨国研发机构、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与华南理工大学共建的联合研究院先后落户广州,英国天祥、瑞士通标等20多家国际检测认证机构接连入驻。过去5年,广州国际技术合作平台从8个增至39个。

  依托这些创新资源,广州市近两年先后提出IAB、NEM两个重大的产业计划,分别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制药以及新能源、新材料。

  GE全球高级副总裁段小缨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期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GE的生物科技园项目落户广州,就是考虑到广州的创新土壤和人才储备,同时广州市政府的产业政策和GE的发展方向相契合。

  GE生物科技园落户的广州中新知识城及广州科学城,分别属于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的“十核”之一。该平台目前已有很好的创新案例,例如上市不久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金域检测——广州数量众多的医院、医学院对其成长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周林生认为,高校和科研机构对创新的功能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高校和科研机构能提供基础的原始创新成果,为多行业应用提供基础的技术支持;二是许多应用创新,企业限于成本或能力不足无法进行,高校和科研机构可以提供某些共性技术的支持,同时也可以帮企业解决具体的问题。

  广州希望加强技术供给。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副主任詹德村表示,广州将依托高校、科研院所较多的优势,瞄准国际科技前沿热点问题,争取国家、省级重大科技专项落户广州,并实施重大科学计划和国际科技合作,力图突破一批关键科学问题,取得一批重大原始创新成果。同时,推动应用研究和科技成果转化,加快突破IAB、NEM领域的核心技术,为产业提供支持。

  串联超级产业链

  对广州而言,不仅要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产业提升,还要力图成为整个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大脑”。这才能呼应广东省出台《规划》的初衷。

  实际上,在市场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广州“创新大脑”的辐射作用,早已跨越了行政边界。散布在珠江东岸“廊带”上的三座城市,在过往的发展中已呈现出产业的重叠。

  例如,从分布着《规划》中数个核心创新平台的广州东部,到东莞、深圳,分布着全球知名的电子信息制造业产业带;深圳、东莞近些年开始发展的生物医药产业,同样在广州崛起。这也就是说,规划中的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早已分布着若干条跨越城市的“超级产业链”。

  以生物制药产业为例。金域检测首席科学家于世辉表示,广东省在生物制药领域,已形成产业集群优势。金域检测在这条走廊上可以找到相应的上下游企业,比如广州的达安基因、深圳的华大基因。金域检测和这些企业在业务上一小部分重合,大部分互补,具备合作“一起向前走”的优势。

  他接着指出,广州的医学院、医疗机构众多,而深圳、东莞在这一方面虽然处于相对劣势,但可以在前段的基础研发上提供支撑。

  当前科创走廊的问题,就是如何更紧密地将城市功能联系到一起。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东莞过去由于承接深圳的“溢出效应”,与深圳的合作关系更近;现在,东莞也试图和广州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就在《规划》原则性通过的不久之后,广州市与东莞市签订了《广州市人民政府东莞市人民政府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等三项合作协议,明确提及创新走廊共建、园区合作等八大领域的内容。

  双方提出,将优化两地创新走廊周边资源布局,协同引进重大科技创新平台、重点产业项目,构建协同有序、优势互补、科学高效的区域协同创新体系。以广州高新区(一区五园)、东莞松山湖高新区等国家级高新区为核心载体,与深圳共同建设形成沿广深轴线高度发达的创新经济带,把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打造成“中国硅谷”,辐射带动全省创新发展。

  另一个必须提及的城市是香港

  香港不仅位于广东省规划的“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往南的延长线,同时还是更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化创新城市。《规划》明确提及,要深化走廊与港澳地区的合作,推动广州、深圳、东莞三地科技计划项目向港澳高校和科研机构开放,共同开展关键共性技术攻关。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周林生表示,香港有四所全球百强高校,有链接全球创新资源的优势,而内地的高校在参与全球科技研发方面还有差距。因而,需要加强广州、深圳高校与香港高校的联系,加强珠三角企业和香港高校的联系。

  金域检测已有实践,其已与香港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开展高端医学检验早期的研发项目,同时还在香港开展检测业务。广州开发区香港创新合作工作站,就在位于香港科技园的金域检验(香港)研发中心揭牌。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