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雪村如何绕过野蛮生长的弯路

http://www.sina.com.cn 2018年02月02日 10:47 经济参考报

  一段时间以来,因为个别门店“宰客”,洁白的雪乡被蒙上了黑影。如何让火热的雪村绕过野蛮生长的弯路?如何让淳朴民风和商业氛围并存?记者近日走访了吉林省境内、长白山脚下几家正在发展中的雪村、雪乡,探寻健康发展的答案。一位干部的话令人印象深刻:“心里急,但必须想好了再干,防止无序发展让白雪变‘黑’。”

  个体经营与规范管理关系须“整明白”

  吉林舒兰市二合屯,游客从“吉林雪乡·舒兰二合”牌匾下鱼贯而入;临江市松岭雪村,游客扛着“长枪短炮”卧在冰雪里抓拍美照;与朝鲜隔江相望的坡口村,农户开起农家乐,100元一晚。

  这几个雪乡有着相同的成名路径:先被摄影爱好者发现,进而成了旅游景点,农户开始自发搞接待。每日动辄上千游客进入,个体农户往往会出现问题:标准不一、价格不同、投诉无门……不容易监管。发展中,记者走访的几个雪乡已经意识到问题,他们或成立公司,或建立标准,监管景区服务。

  二合雪乡,村集体成立旅游公司,统一分配客流。负责人杨凤艳每天挨家逛一圈,检查卫生,监督价格。每家都有意见簿和统一价格的菜牌,一盘五花肉炖白菜28元。

  临江坡口村农户门前,有的悬挂“千家旅舍”的招牌,屋里干净整洁。建立“千家旅舍”,是临江市国企鸭绿江旅游投资公司的主意,统一食宿价格,实施宾馆化管理。“被褥一客一换。”负责人孙福龙说。

  农家违规,严格处罚!统一管理下,违规者将被纳入黑名单,直接影响收入。二合曾发生过客人投诉的案例,旅游公司严厉批评农家,“改正态度良好。”杨凤艳说。

  采访中,许多管理者也在探索,通过卫生、物价、旅游等监管联席办公,出台规范,把“宰人”扼杀在萌芽中。

  村集体要独立 不能让资本“撵着走”

  雪村火了,收入多了,不知名的小村庄突然迎来巨大商业机遇,雪乡成了资本洼地,投资者争相进入,期待分食这块蛋糕。

  记者走访二合、松岭、坡口、邱家岗等长白山下的雪村、雪乡,已有投资者跃跃欲试。“花十几万年租金包个农家乐,应该能挣钱。”有人说。

  丰厚利益面前,如何让淳朴的乡风保留,让从业者保持良性发展的初心?“不能让钱撵着走。”二合屯支部书记卢才书说,“招商引资必须以健康发展为前提,不能为了钱什么都上。”

  二合引进几家企业,有着自己的考量。建滑雪场,做大冰雪游,延长游客停留时间。雪场和村集体形成共同体,一年给集体十万收入,往后每年递增30%,还雇了30来个村民,每月2000工资。建特色动物体验园,拉着远近闻名的“狍子王”王玉华在村里养了几十只“傻狍子”,游客争相与其合影。

  既要守住农民利益,又要促进乡村振兴,还要避免过分逐利,捋顺利益链条需要花功夫。去年曾有个雪村,村民和打算统一经营的旅游公司发生纠纷。公司想用大客车来取代村民个体经营的小面包,但遭到反对,最终企业撤出。

  几个雪乡走访下来,虽然都有外来资本介入,但现阶段还是比较协调。大家意识到,雪乡不能被资本和金钱的逐利特性绑架,农村终究要以农民、农业为核心来发展振兴,村集体要把握主动权,不能被资本撵着走。

  别让盲目开发掩盖了乡愁

  二合雪乡,雪花慢慢飘落,鸡鸭脚印清晰可见,不时有几声犬吠,静谧安详;松岭雪村,山谷悠荡,积雪绵厚,民居错落山谷两侧,山水画一样的美景让人沉浸其中;邱家岗村,远远望去一片林海,白雪映衬下,像世外桃源……

  山西游客张志红正在组织团队从松岭踏上归途,大家意犹未尽。“我们为了原生态美景而来,重温童年,重温乡愁。”他说。

  游客越来越多,景区基础设施接待能力不足,亟待升级。为了吸引更多人,可能需要新建一些景观,新修一些游乐场所。旧与新的转换中,如何不破坏原生风貌,如何保留乡愁,是长白山下每一个雪乡都在思考的问题。在临江市旅游局局长庞艳看来,开发的前提必须是保护,决不能让乡村不像乡村。

  没规划清楚之前,一点都不能动——这是松岭雪村的军令状。临江市将松岭村纳入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投资为村子修建做了上下水、厕所等许多“看不见”的改造,最大程度上保持原有风貌。“动一堵墙都要寻思寻思。”村支部书记张尤楼说。

  在二合,家家户户装上了木质院门,恢复了“老样子”。新建设的观景台,也远离村落主体。卢才书说,一定要避免过度的包装,“农村到处是钢筋水泥,那还叫农村吗?”

  修旧如旧,不追求新奇,雪乡就能成为许多人魂牵梦绕的家乡。采访中,雪乡的建设者、运营者都看得很开:功成不必在我,发展更不是朝夕之功。“不让白雪变‘黑’,是我们所有工作的关键。”松岭雪村所在的珍珠村村支书张尤楼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