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qy8550_b

  城市与人

  南北差距拉大的背后,实则是新兴经济与传统产业的比拼,是开放创新快与慢的差别。

  近日,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在一次会议上透露,2013年以来,我国南方与北方之间的经济增速开始拉开,增速的差距由2013年的0.6个百分点扩大到2017年的1.4个百分点,2017年南方GDP实现52.5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61%左右,是1980年以来占比最高的时期,相应的北方的占比下降到39%左右。

  南北经济差异自2013年进一步拉大

  长期以来,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讨论,基本都集中在东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差距。但杜鹰先生这番数据的披露,意味着中国的区域发展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即从“东西差异”变为“南北差距”。毫无疑问,南北经济失衡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重大难题。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经济重心长期都在北方地区,自东晋以来,经济重心才开始南移。新中国成立伊始,因为学习苏联模式,东北地区成为共和国的“工业长子”,南北方的经济差距并不算大。至少在改革开放前,北方占全国经济近半,占比降低则是这些年的事。尤其是2013年以来,同时出现了经济增长速度“南快北慢”和经济总量占比“南升北降”的双格局。

  为什么会在2013年开始出现这种状况?

  众所周知,2013年首次提出了中国经济“新常态”的概念。“新常态”有三个主要特点:一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二是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第三产业、消费需求逐步成为主体,城乡区域差距逐步缩小,居民收入占比上升,发展成果惠及更广大民众;三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用这些主要特点对照南北方的产业结构以及经济发展模式,原因显而易见。

  相比南方,北方经济转型面临阵痛

  在产业结构上,北方自然资源,尤其是天然气、煤炭、铁矿石、石油等能源资源丰富,使得北方地区成为新中国成立初期重化工产业布局的集中地。而在1999年至2008年期间,全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一轮重化工业化,受益地区依然是北方,尤其以环渤海地区为主。

  这种产业结构的弊端在于,一是容易受国际能源等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影响,比如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受此影响,2013年至2016年北方省份的PPI(生产物价指数)下降幅度就远超过南方地区,这一下降严重影响了北方工业企业的生产利润;二是在去产能背景下,制造业投资需求萎缩。工信部数据显示,2015年,北方地区完成炼铁、炼钢、焦炭、电力去产能任务分别占全国的64.5%、73.6%、83.8%和78.9%。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这里讨论的“北方”,北京是个例外:据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5月16日发布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4月,北京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6%,其中,高技术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分别实现20.2%和16.2%的高增长。2017年北京研发经费投入1595亿,同比增长7.5%,其科研经费投入强度常年全国第一。

  但北京以外,很多北方城市仍处在艰难转型的阵痛期。

  而南方地区虽然自然资源并不丰富,但人口密集,因此最早发展了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如轻工业、服务业、对外贸易等。以南方经济的代表之一广东为例,该省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先导、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官方数据也显示,从2011年开始,广东的税源增长动力实现了从第二产业到第三产业的切换。

  西南跨越式发展推高南方经济比重

  再看经济发展模式。早期中国经济主要是靠要素驱动、投资驱动,所谓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在北方地区表现得更为突出。比如,1999年后,大规模的“铁公基”建设对钢铁、水泥、石化等重化工业需求量很大,因此投资大量向环渤海地区倾斜。2008年开始,南方地区已经意识到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进行“腾笼换鸟”,产业升级,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新经济。

  创新驱动正在成为经济转型的主要抓手。创新最直接的数据就是科技研发支出经费的数据。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的数据显示,1998年,北方研发支出经费曾是南方的122%,2012年下降为73.8%,2016年进一步下降至64.1%。

  当然,南方经济的比重加大也有赖于西南地区的跨越式发展。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经济增速排名前四的省份均来自西南地区,贵州和西藏均超10%,云南和重庆超过9%,四川也以8.1%的增速位居全国第七。尤其是贵州地区,过去因地处深山,长期交通不便,但这几年随着沪昆高铁、贵广高铁等通车,成为大数据等新兴产业的发展重地。在全国民用机场的规划布局中,南方地区也因有40多个新建机场超越北方。

  北方一些地区需避免沦为“铁锈地带”

  20世纪70年代,美国一些工业基地在经历了重工业化时期的繁荣后走向衰落,大量工厂倒闭,到处是闲置的厂房和锈迹斑斑的设备,被形象地称为“铁锈地带”。

  殷鉴不远,如今我国北方的一些地区应该用更清醒的认识和积极的行动来避免沦为“铁锈地带”。

  经济发展情势也直接影响了人口的流动趋势,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有五个省区市出现常住人口负增长,包括辽宁、吉林等。而在这一轮的全国城市“抢人大战”中,北方地区除了西安,基本都比南方城市慢了半拍。

  可见,南北差距拉大的背后,实则是新兴经济与传统产业的比拼,是开放创新快与慢的差别。简而言之,在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凡是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市场机制和体制改革滞后的地方,就必须承受经济衰退的阵痛。

  谢良兵(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