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振 实习生 袁城霖 广州报道

  6月3日上午,在海南召开海口江东新区新闻发布会上,海南决定设立海口江东新区,将其作为建设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重点先行区域。

  发布会上还公布,江东新区的战略定位紧紧围绕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三区一中心”)的战略定位,努力建设成为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集中展示区。

  华中科技大学自贸区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经济学院教授陈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口江东新区的设立,实际上是在海南自贸试验区政策后探索建设上迈出的第一步,但从江东新区的设置可以看出,海南是本着既要大胆又要谨慎原则,在限定的小区域内进行试点,便于及时监管和控制。

  而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在海南全省来看,海口条件相对成熟,因此承担了先行先试的排头兵,但不排除会设立其他新区的可能。

  打开“突破口”

  江东新区被定位为建设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重点先行区域。其在区位、生态环境等均具有突出优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江东新区位于海口市东海岸区域,毗邻琼州海峡,总面积约298平方公里,区内包括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临空产业园片区、桂林洋国家热带农业公园片区、桂林洋高校片区及沿江生活片区等,生态优势明显,同时具备充分的土地储备。

  白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全国现有自贸区面积基本都不超过120平方公里,而海南要在超过3.4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内建设高水平自贸区,必须要处理好资源全覆盖与相对集中的关系。

  “要达到其他自贸区的发展水平,海南如果大面积铺开,后果将是摊子过大、时间过长,因此必须要先集中力量在某个地方打开突破口,通过先行区域把自贸区的架子搭起来,再进行全岛复制推广。”他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海南会选择最有优势的地区来做先行先试的工作。相较而言,作为省会城市,海口无论是在政策上还是对外联络上都有先行先试的基础能力支撑,包括美兰机场、海口港、对外保税区等。

  陈波则表示,之所以在江东新区这个限定的小区域内进行试点,表明了海南既要大胆又要谨慎原则。

  在海南此前召开的多次专题会议上,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和省长沈晓明都要求把江东新区打造成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标杆中的标杆。

  此次发布会更是确定了建设海口江东新区的时间表。海南省发改委主任符宣朝透露,江东新区将按照“两年出形象、三年出功能、七年基本成型”的时间表,全力加快推进规划建设。

  刘向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预计会是一个艰难的目标,时间紧迫,因此江东新区的建设在时间安排上“时不我待”。“‘两年出形象、三年出功能、七年基本成型’,基本确定了每个相应节点之前必须完成的重要工作。”他说。

  不排除设立其他新区

  在此前国务院同意实施编制完成的《海南省总体规划(空间类2015~2030)》中,海南省将作为一个大城市、大景区来统一规划,形成“南北两极带动、东西两翼加快发展、中部生态保育”的空间格局。

  海口江东新区所处的北部功能区恰恰承担了生态功能与产业功能。因此,江东新区也被赋予了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的战略定位。

  白明认为,从海南全省来看,海口的条件最为成熟,海口江东新区东部具有生态功能,西部承担了产城融合功能,因此承担了先行先试的排头兵,但不排除会设立其他新区的可能。

  “海南不同区域有不同功能,例如三亚,其国际旅游资源丰富,如果说需要在三亚设立自贸区试验片区,也可以成为一个相对集中的‘高地’。”白明说。

  刘向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江东新区只是重点先行区域,这意味着未来还存在建立其他区域的可能。他也认为,三亚则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海南的整体目标是要探索建立一个自由港,而自由港怎么建,需要进行进一步的探索。海南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的产业功能定位、形态功能定位。”

  海南省长沈晓明在5月底主持召开的海南省政府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海南将研究海南文昌国际航天城、深海科技城、南繁科技城等三大科技城推进工作。而三大科技城中,有两个在三亚。

  但在陈波看来,此次江东新区的设立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对国内外投资者传递一个信号,海南希望在产业集聚的地方建立一个试点,避免海南在整个区域内形成吸引投资的恶性竞争。“海南的探索很可能会停留在创新与审慎之间,类似于江东区这样的特殊区域,应该不会太多。未来很有可能在个别区域探索成熟后,直接将经验在全岛推广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