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余蕊均 每经编辑 陈 旭

  在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1+3+7”的开放格局下,制度创新是自贸试验区的主要使命之一。

  近日,《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蓝皮书(2017~2018)》暨“2017~2018年度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指数”(以下分别简称为“蓝皮书”和“制度创新指数”)发布,并引发广泛关注。

  在制度创新总体排名中,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以微弱优势“反超”上海,位列全国第一。四川自贸区成都区域则领跑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位居投资便利化排名、金融管理与服务创新排名榜首。

  实际上,作为自贸领域的“后起之秀”,成都一直在探索内陆自贸区发展路径,以开放促改革,倒逼政府职能转变,在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过程当中,以高效率的自主创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对此,报告发布方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符正平特意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的专访,并对四川自贸区成都区域领跑第三批自贸区相关问题进行解读。

  倒逼

  “打破传统思路,带来改革竞争的思维”

  NBD:蓝皮书提到,全国自贸区在不同领域的制度创新均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其中,以“放管服”为标志的政府职能转变更呈现“集体进步”态势。在您看来,自贸区为成都的政府职能转变带来了哪些新的变化?为内陆开放提供了何种助力?

  符正平:过去一年里,在中央的统一部署和推动下,全国各自贸试验区的政府职能转变都取得了长足进步。

  总体上,各自贸试验区围绕“放管服”开展了一系列的创新,尤其是在“互联网+政务服务体系”的改革创新,大大提高了政府的服务效率,提升了企业和个人办事的便捷性,人民群众获得感进一步增强。

  以成都为例,大多数省级权限下放,“一颗印章管审批”、“三”字型横向并联审批、“王”字型的纵横联合审批模式、首证通、“仅跑一次”、“审批不见面”等,优化了行政审批流程,减少了审批事项,提高了政府的效率和服务意识。

  自贸试验区对内陆省份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打破了传统的思路,带来改革竞争的思维。内陆省份行政力量比较强势,市场化程度与沿海地区相比不够高,这是内陆开放的主要障碍。

  而自贸试验区通过政府职能转变的相关改革,限制了政府的行政边界,倒逼政府必须变资源控制者为公共服务提供者,从而逐渐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主导作用。这对于内陆省份开放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合作

  “川渝加强合作,共同做大做强西部市场”

  NBD:我们注意到,在制度创新评价的5个一级指标中,四川自贸试验区成都区域在“投资便利化”以及“金融管理与服务创新”方面,位列第三批自贸区首位。在您看来,成都为何能领跑?能否就您了解到的具体案例举例说明。

  符正平:成都在复制推广一、二批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和改革经验方面做得较好,并且也结合自身的经济条件和产业结构取得了一定程度的突破,加上成都经济发展底子本来就很好,所以能够在第三批自贸试验区当中脱颖而出。

  在投资便利化方面,构建“清单制+责任制+督查制”模式,能够保证具体的政策措施落到实处,同时99%以上的外商投资企业实行备案管理,备案材料减少90%以上,包括实行“双随机、一公开”事中事后监管改革等措施。

  在“金融管理与服务创新”方面,成都主要是在科创金融方面较为突出,例如“科创通”等平台,能够给科创企业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务。同时成都也在中西部地区成立了首家互联网银行“新网银行”,很好地结合了成都中小企业较多的特色。

  NBD:在您看来,四川自贸试验区成都区域在“贸易便利化”和“法治环境”方面,还可以进行哪些突破创新?成都在复制推广其他自贸试验区经验的同时,是否可以形成先行先试的创新成果,例如“一单制”?

  符正平:在贸易方面,成都受没有河流港口的地理条件限制,难以开展“水-铁-空”的立体多式联运,货物贸易受到一定限制。因此,我们建议在货物贸易方面,加强与重庆片区的合作。

  成都与重庆同属西部重要城市,枢纽地位不可撼动,并都有中欧班列、空运、水运等条件。两者完全可以加强合作,避免重复建设与恶性竞争,共同做大做强西部市场。在服务贸易方面,继续发挥成都优良的营商环境优势,吸引高端服务业聚集。

  在法治方面,成都法治保障框架基本建成,已经制定了《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办法》,四川省保监局、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等也针对金融改革需求提供制度支持;自贸区法院获批筹建,成都仲裁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咨询委员会、“一带一路”商事调解中心等也得以筹建。

  下一步,建议促进相关改革进一步落地生效,针对改革需求提供更多制度保障,自贸区法院围绕知识产权保护、涉外案件等进一步提升专业素养,仲裁机构切实成为司法手段以外的争端解决途径,加强诉调对接等法律服务等。

  多式联运一单制,是成都在新一年里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的重要抓手之一。在形成创新成果的过程中,各自贸区都可以、也应当相互借鉴对方好的做法,时时总结、梳理自己的改革成果,以达到彼此协同、合作、学习、进步的目的。

  借鉴

  “成都金融发展应定位于服务科创企业,切忌贪大求全”

  NBD:成都自贸区在制度创新中,能够从第一二批自贸试验区身上学习借鉴哪些经验?特别是在金融开放方面,成都可以取得哪些突破?

  符正平:制度创新是自由贸易试验区设立的初衷,作为内陆地区,还是要在政府职能转变和营商环境上多下工夫,政府需要打通“数据孤岛”,实现数据和资料跨部门转移、集合和共享。

  各项好的制度创新措施,不仅仅是在成都市能够迅速推广,还应当同步在四川全省实施,这样自贸区制度创新功能才能发挥最大效应。

  在金融开放方面,当前的金融发展一定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不能“贪大求全”,不能为了发展金融而依靠财政补贴政策来强行推动,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持,金融发展也是不可持续的。

  成都金融发展就应当定位于服务科创企业,在这方面可以与前海加强合作,在天使基金、风投基金、新三板、融资上市等领域,双方自贸区可以建立实质性合作关系。

  攻坚

  “成都应敢为人先,引领内陆自贸区制度创新”

  NBD:经过一年多探索,成都自贸区建设进入新的阶段,需要“啃硬骨头”。对成都下一步总体发展和运行,您有哪些建议?

  符正平:总体上,成都片区制度创新有不少亮点,在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中处于领先位置。当然,与前海和上海等前一批自贸试验区相比,成都也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和改进。

  根据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制度创新指数的评估结果,下一阶段,成都片区需要进一步保持和巩固在金融创新、投资便利化方面的优势,进一步强化科技金融的领跑优势,打造西部金融中心,进一步发挥宜居宜业的优势,吸引更多的国内、国外投资。

  而在贸易方面,要进一步凸显中欧班列的优势,提升多式联运的基础设施和协调系统建设,进一步增加货物贸易。

  与此同时,要大胆创新,利用成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关系,探索中欧旅游班列,大力推动服务贸易。法律和行政方面,成都片区应该敢为人先,引领内陆型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多推出具有原创性的改革创新。

  NBD:作为深化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城市,成都已提出将加快国家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建设,打造一批航空发动机保税维修、中医药服务贸易等样本企业和重点项目,重点发展金融、物流、信息、咨询等资本技术密集型服务。在您看来,成都应该如何利用自贸区这一平台来推动服贸创新?

  符正平: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城市基本上覆盖了中国所有的自贸试验区。提高服务贸易是中国贸易转型的内在要求,是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的使命之一。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城市应充分利用好自贸试验区这个制度创新高地。成都片区可以考虑以下方面的探索:

  第一,探索服务贸易纳入“单一窗口”管理。实现自贸试验区与国家层面“单一窗口”标准规范融合对接,加快推动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拓展至技术贸易、服务外包、维修服务等服务贸易领域,待条件成熟后逐步将服务贸易出口退(免)税申报纳入“单一窗口”管理。

  第二,加快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服务贸易合作。充分抓住试点窗口期,探索更加便捷的人员跨境交往、职业资格互认,配合货物贸易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金融、法律、咨询、旅游、设计等方面的服务贸易合作。

  第三,加强与港澳的合作,加强与粤港澳大湾区的联动。金融、物流、信息、咨询等是香港的优势产业,中医药服务贸易是中央赋予澳门的重要使命之一。粤港澳大湾区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成都应充分利用与大湾区之间的水路、陆路连接优势,发挥大湾区服务贸易优势的辐射带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