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果 成都报道

  四川省交通建设将迎来新一轮投资期。

  7月4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布了2018年-2020年新规划:将把南向和东向作为主要建设方向,力争到2020年再增4条南向通道、3条东向通道。

  其中,南向通道建设摆在了今后一段时期四川省交通建设的首要位置。

  根据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布的方案,将围绕构建成都—北部湾港最便捷出海通道,加密与贵州、云南的高速公路大通道,连接粤港澳大湾区和北部湾出海口。力争到2020年,再建成4条南向出川高速公路通道,总共达到12条。

  “突出南向通道建设”

  上述规划出台的背景,是四川省在6月30日公布了《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其中提到了突出南向、提升东向、深化西向、扩大北向,构建陆海互济、东西畅达、南北贯通的“四向八廊”战略性综合交通走廊和对外经济走廊的总体战略布局。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称,“突出南向通道”就是要主动融入国家中新合作机制,参与中国—东盟框架合作、中国—中南半岛、孟中印缅、中巴等国际经济走廊建设,对接南亚、东南亚这个拥有2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拓展四川省开放型经济发展新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成都海关获悉,2017年,东盟是仅次于美国之后的四川省第二大贸易伙伴,当年实现东盟进出口898.4亿元,同比增长94.2%,在前5大贸易伙伴中增速最快,同时,2017年,四川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值增长79.8%,高于全省41.2%的整体进出口增速。

  而广西作为南向通道的出海口,有着天然的地理环境优势。事实上,四川省谋划打造经广西出海的南向通道已经数年。2012年四川、广西两省区政府就曾经签订了《关于加快推进建设西南出海大通道暨合作共建北部湾川桂临海产业园的协议》。

  2018年年初,随着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调任四川省委书记,这被外界认为将为助推川桂合作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

  在上述背景下,今年以来四川省与广西开始新一轮的合作。如2018年6月25日,四川省国资系统首次尝试与广西整体开展跨区域、跨省区合作。当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国资委主任管跃庆在成都与四川省国资委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将围绕“南向通道”基础设施、航线开发、物流贸易、文化旅游康养、能源化工、酿酒制造、信息技术、农产品加工生产销售、产业园区等多个领域开展务实合作。

  除了将在2020年新增4条南向出川的高速公路外,四川省也在推进新一轮的高铁建设。根据规划,四川省将重点推进成都经自贡至宜宾和成都经南充至达州两条350公里时速的高速铁路建设。彭清华称,这两条高铁建成后,6至8小时可直达粤港澳大湾区及北部湾经济区。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称,通过新建高铁,可以把原有的等级铁路置换成货运大通道。同时,四川省大力发展铁路,还有利于优化现有的物流运输结构。

  进一步讲,目前四川省的货物运输方式中,公路运输占比为86%,而铁路和水运比重不足15%,而随着四川省高铁的建设,将分流部分公路运输至铁路和水运上,不仅能优化四川省物流运输结构,更重要的是可以整体降低社会物流成本。

  而根据2018年的四川省政府工作报告,今年将推进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现代航空“三网”并举,并力争全年完成投资2200亿元。

  加快南向开放

  事实上,不仅四川省看到了新兴国际市场的潜力。今年以来西部多个城市加快了南向开放步伐。

  如此前重庆、贵州、甘肃等地陆续开通到广西的货运班列,这些出口货物在抵达钦州港等地后,将再通过海运等多式联运方式发往东盟、南亚和中东地区。而在四川省内,除成都有所尝试外,今年5月,四川省泸州市和宜宾市还先后发出了首条至钦州的铁海联运外贸铁路班列。

  同时,重庆、甘肃和贵州已经先于四川省一步,开始组建“南向通道运营平台公司”。其中贵州由遵义交旅投资集团公司牵头负责贵州省“南向通道”建设运营平台公司;甘肃省南向通道建设省级物流运营平台公司已于2018年3月31日挂牌成立。

  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南向通道的市场前景广阔。以重庆为例,西部各省市集货到重庆枢纽点,从重庆经长江航运出海是2400公里,运输时间超过14天。如果重庆经铁路到北部湾港口约是1450公里,运距距离缩短950公里,运输时间只有2天,大大节约运距和时间成本。如果从兰州向南到新加坡,比向东出海时间节约5天左右,陆海运距缩短约一半。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陈铁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经济成本来看,海运有着比铁路、公路和内河水运无法比拟的价格优势,西部省市打通南向通道,其目的不仅在于挖掘临近的东盟国家市场,更重要的是开辟了一条与太平洋国家进行经贸往来的新方式,如通过广西出海,四川省可以与新加坡、美国等国家有新的合作机会。

  广西社科院研究员粟庆品亦表示,建设南向通道符合“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中新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需要。

  在四川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成都铁路港集团或参考渝桂新模式,联合广西北部湾港和相关具有较强实力的大型物流企业,共同组建成都东盟海铁联运通道的轻资产合资运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