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导读

  选定副中心城市,一般要看这个城市对当地经济发展有一定的辐射拉动作用,同时距离中心城市比较远。但是一个省选定多少个副中心城市,还是要根据情况而定,比如面积比较大的省份可以选定三四个。

  去哪买房?很多人正在瞄准一类新型城市,就是省域副中心。

  比如最近四川提出从绵阳、达州、宜宾等7个城市中候选几个做四川经济副中心。另外山西、湖南等地也在要选定新的城市作为省域副中心。此前广东的湛江、汕头、珠海,已经被确定为全省副中心。江西的赣州也被选定为副中心。

  所谓省域副中心城市,通常是指在一省范围内,综合实力较周边城市强大,经济辐射力超出了自身管辖的行政区范围,拥有独特的优势资源,且与主中心城市有一定距离、可以被赋予带动周边区域发展重任的特大城市或大城市。

  那么到底哪类城市可以做省域副中心,副中心城市越多越好吗?问题并没这么简单。

  “一省之内不可能有很多省域副中心城市,一般中等省份应在3个以下。如果太多,辐射范围主要在本市区域内,那就不是省域副中心城市了。但是谁可以做省域副中心城市,可以根据每个省的具体情况而定。”湖北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对记者说。

  秦尊文是在全国最早提出建立省域副中心的学者,湖北也是最早(2003年)就开始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的地方。目前全国各地省市自治区都在加快建设省域中心城市,以及副中心城市,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到底有没有建设省域副中心的标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秦尊文进行了专访。

  副中心起辐射拉动作用

  《21世纪》:最近很多省都在选定省域副中心城市,比如四川、湖南、江西等,还有的地方副中心也在调整,比如广东、山西、四川等,你怎么看?

  秦尊文:这与各地更加注重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有很大的关系。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同时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各地选定城市作为省域副中心,一定程度上就是要解决区域经济发展不协调、不充分的问题。

  事实上之前很多省已经选定副中心城市,比如四川的绵阳、广东的湛江等,目前重新选定副中心也有必要。选定副中心城市,一般要看这个城市对当地经济发展有一定的辐射拉动作用,同时距离中心城市比较远。但是一个省选定多少个副中心城市,还是要根据情况而定,比如面积比较大的省份可以选定三四个。但是一些城市距离省会中心城市太近,已经与中心城市连在一起,是不适合做省域副中心的,比如佛山和广州已经连在一起,开封和郑州连在一起,咸阳和西安连在一起。

  《21世纪》:很多省份的城市GDP超过了省会城市,甚至有的省有副省级城市,级别高于省会城市,这些算是省域副中心吗?

  秦尊文:很多省份有副省级城市,或者计划单列市,其行政级别非常高,有的甚至高于省会城市,因为很多省会城市只是地级市。

  这时候一个省的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与省会城市,可以叫“双中心”,也可以是省域副中心。

  比如深圳的经济总量在2017年已经超过了广州,其也是计划单列市、副省级城市,广州是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但是广州是广东的政治、文化、教育、交通中心,综合辐射能力是超过深圳的。所以深圳可以是广东的副中心,但是如果说深圳和广州是双中心,也可以。目前广东确定深圳和广州是双中心,副中心有湛江、珠海、汕头,关键是看怎么定位。

  厦门经济总量很低,不如福建省会城市福州,甚至厦门的经济总量不如湖北的宜昌、襄阳,但是厦门是副省级城市,级别远超福州。因此厦门作为福建的副中心,或者和福州一样,一起叫双中心,也没错。

  类似的还有苏州。苏州的经济总量多年来都高于南京,但南京是江苏的政治、文化、科技、教育、交通中心,苏州的综合辐射能力是不如南京的,苏州可以叫江苏的副中心,也可以和南京一样是双中心。

  其他的像大连、青岛、宁波,分别对应省会城市沈阳、济南、杭州,可以是全省的副中心,也可以说与省会城市一样,属于双中心。

  很多工业城市的经济总量超过或者接近省会城市,比如黑龙江的大庆,内蒙古的包头、鄂尔多斯,河北的唐山,江苏的苏州,山东的烟台,福建的泉州,广西的柳州、安徽的芜湖等,都是省域副中心城市,很多城市没有明确提出。

  省域副中心没有统一的标准

  《21世纪》:一个省要多少个副中心呢?这次四川候选了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等7个区域中心城市,选经济副中心,你觉得谁合适?

  秦尊文:原先四川就有将绵阳作为副中心的提法。这些城市经济总量比较接近,如果都作为四川副中心太多了。选定副中心,要距离省会城市有一定距离,在当地自成体系,对周边经济有很大的拉动作用。绵阳作为四川的科技中心,是有优势的。其他的像宜宾作为川南的经济中心,达州作为川东北的经济中心都是没异议的。这些都可以作为全省副中心城市。全四川省,省会以外只有两个市州的GDP在全省的占比没有下降甚至还有上升的,一个是宜宾,另外一个是攀枝花——作为四川西南地区的中心城市,尽管目前经济总量不是很大,但是对周围有经济辐射和拉动作用,也可以考虑作为全省副中心城市。

  选择副中心城市,不一定只看经济总量多少,还要看其他因素。比如佛山、东莞的经济总量接近万亿,但是分别距离广州和深圳太近,不适合做副中心城市。而湛江2017年经济总量不到3000亿元,但是作为广东的西部中心城市,被定位为全省副中心,也是很有必要的。

  省域副中心城市,不像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的级别标准,有国家统一的规定。一般根据各个省、市、自治区的情况来具体确定省域副中心城市,主要考虑在某一区域内经济实力比较强、距离省会城市比较远的地方,通过建立一个副中心城市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实现省、市、自治区的协调发展。

  山西省会城市太原经济总量只有3000多亿,选择全省的副中心,显然标准就可以适当降低,GDP在1000多亿的城市也可以考虑。

  《21世纪》:哪些城市可以更有条件作为省域副中心呢?

  秦尊文:“省域副中心城市”在湖北提得最早,也确定得最早。2001年7月,我就向湖北省委、省政府提出来了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书面建议,得到领导高度重视,并将建议批转给《湖北省城镇体系规划》编制组。

  湖北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的思路和做法,在全国产生一定影响,2005年12月,江西省将九江、赣州定位为“省域副中心城市”;此后,河南洛阳、南阳,安徽芜湖,四川绵阳,山西晋中,湖南岳阳、常德、邵阳等,江西上饶,甘肃酒泉—嘉峪关,广东湛江—茂名等分别在政府有关文件或规划中被定位为“省域副中心城市”。

  现在很多地方重新选定省域副中心城市,要看具体条件。比如像山西的大同,吉林省的吉林市、辽宁的鞍山、黑龙江的齐齐哈尔、河北的邯郸、江苏的徐州等。这些城市过去经济发展好,很多地方经济总量远超省会城市,只是近些年有些地方因为资源枯竭而衰落。

  省域副中心城市与中心城市一般有300公里左右的距离,而省域副中心城市之间应保持150公里以上的距离。这就意味着在一省之内不可能有很多省域副中心城市,一般中等省份应在3个以下。如果太多,辐射范围主要在本市区域内,那就不是省域副中心城市了。但是谁可以做省域副中心城市,可以根据每个省的具体情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