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述冠

  导读

  全球环境研究所与玉树囊谦县毛庄乡合作,在三江源地区探索生态维护与社区经济发展的新途径,他们的努力受到“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认可。

  直到今天,青海玉树州囊谦县毛庄乡奔康利民环保协会的创始人永强,依然对当年到处捡拾废旧电池的情景记忆犹新。

  大约在6年之前,看到越来越多的废旧电池被人们四处乱扔在地上,永强觉得环保协会应该做点什么,他便发动协会的志愿者到外面去捡电池,没想到,近30人在外面寻觅了一天一共只捡到了20多个电池。于是大家就开始想办法,他们从西宁以不太高的价格批发来一些学生用的铅笔和作业本,然后告知乡里的学生或家长,如果他们看到了丢弃的旧电池,可以捡起来送到协会,小电池换一支铅笔,大一点的就换一个作业本。

  很快,送过来的废旧电池越来越多。等到县里有人来了之后,永强就把收集到的旧电池交给他们帮忙处理,因为自己也处理不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路上的旧电池就很少了,“现在,孩子们要用铅笔作业本只能自己去买了,因为电池已经被捡光了。”永强说。

  日益增多的草原垃圾

  对于地处澜沧江源头的毛庄乡来说,人们随地乱扔的废旧电池只是当地所面临的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的一小部分。

  在青海玉树州的三江源地区,传统的草原生态是一个封闭系统。只要有牦牛,牧民一家几乎什么都不需要从外面购买,就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存。有了牦牛,就有了牛奶、奶渣、稣油,牦牛肉可以吃,皮毛可以做衣服和帐篷,牛粪可以做燃料,什么也不浪费,都能得到利用。“这是牧民们以前的生活方式,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全球环境研究所(GEI)项目经理彭奎博士说。

  现在的草原上,所有的人都和外界产生了联系,已经成了一个开放的系统。路修好了,汽车来了,游客来了,孩子要出去上学,牧民家的食品很多都是外面来的,这样一来垃圾就多了,易拉罐、塑料、纸盒、电池,三江源地区看起来依然是蓝天白云,但在草原、河流、湖泊、冰川上到处都是垃圾。

  对这些日益增多的垃圾,囊谦县的人们一般是将它们集中起来堆放在某个地方,只有个别乡镇能争取到一点资金进行垃圾填埋,毛庄乡就争取到过一个,但整个三江源地区只有玉树有一个垃圾焚烧场,它只能解决玉树城里的垃圾问题。其他的地方,包括整个三江源地区的藏族区县,并没有真正的垃圾填埋的概念,简单地讲就是,只有填,没有埋。

  真正的填埋场,要求其实是非常高的,要做好防渗措施,还要有专门的导流管,将产生的毒性较大的渗漏液导出来,再对其做专门处理,实现达标排放。“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挖坑,往往是找地形最方便的地方挖,而这些地方通常都接近水源。这些垃圾埋在三江源,根本就没有消解掉,污染的都是水源头。” 彭奎说。

  村民志愿者的环保行动

  三江源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这三大河流的发源地,从这里蜿蜒流出的圣洁之水,滋养了全球范围内数以十亿计的人口。保护好三江源地区的生态环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藏族人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生态环境的理解或许没有那么深刻,但是对神山圣水的崇拜,却一直深藏在藏区人的心中。藏区人不会允许神山圣水轻易遭到破坏。即便是对一些溪涧泉眼,他们也非常珍视,常放置宝瓶以为护持。在藏区人的心中,天然就有保护环境的朴素意愿。

  毛庄乡是典型的高原森林、湿地和草原生态系统,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资源,境内有广阔的高山草甸草场和13条大小不一的融雪水沟水源,这些融雪溪流汇聚到抟庄河,最后汇入杂曲河,是澜沧江的重要源头之一。近年来,气候变化和人为活动对毛庄乡的自然环境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冰川和冻土消融、草原开始显现荒漠化、垃圾遍地、盗猎猖獗。

  永强原是毛庄乡的寄校教师,后来一度改行在毛庄乡政府工作,2009年,他创办了奔康利民环保协会,“那时候我们也不知什么是环保,只是看到周围一些人经常喝酒、打架,就想把他们集中起来,做点有利于家乡的事。这些人有的是我的朋友,有的是我的学生。”永强说。

  环保协会召集了30个人,永强激发出这些志愿者的热情,大家自发地清理山上和河里的垃圾,并在村镇周围的牧场和山区开展反盗猎巡逻。但是,永强很快就发现,光有热情难以持续。巡逻需要骑摩托车,购买汽油需要钱,“如果没有经济作为后盾,环保这件事是做不成的。“永强说,”比如你今年给我5万元,那今年我把环保做好了,可是明年呢?”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永强和村民们想出了成立合作社的办法,试图在提升当地村民生活水平的同时,也解决环保行动的资金来源问题。2013年3月,毛庄乡成立了第一个手工合作社,招募10多名当地妇女制作传统藏族手工艺品用于外销。长期以来,毛庄乡村民的经济收入主要是依靠虫草的种植和销售,但在永强看来,虫草的市场行情并不稳定,大约每两年就会有一次大的波动,从而影响村民们的经济状况。成立合作社制作手工艺品,可以为村民们带来新的收入来源,减少对于虫草的过分依赖。

  与GEI的合作

  作为一家中国本土的非政府、非营利性组织,GEI致力于将传统的环境保护、生计改善和资源节约的方法与创新的商业模式相结合,推动中国及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地区的环境保护和经济可持续发展。从2005年起,GEI在中国四川、宁夏、内蒙古和青海等多个西部省份及缅甸等国家开展本土化社区协议保护机制项目的示范和推广。2013年,GEI提出了发展生态服务型经济的新理念,并确定在三江源地区进行综合探索,示范可持续保护生态的新途径。

  在这样的契机之下,永强找到了GEI,希望GEI能对毛庄乡的社区发展和环保实践提供支持。在考察了毛庄乡的实际情况之后,GEI于2014年开始了与毛庄乡的合作。从此,作为GEI三江源项目协调员的彭奎就成了毛庄乡的常客,每次来了就会住在永强的家里,呆上10多天,直到解决了某个问题才离开。“藏区的人们愿意保护环境,这是我们愿意来这里做项目的原因之一。”彭奎说。

  在毛庄,GEI主要做了以下事情:首先,他们利用毛庄乡村民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并结合现代科学知识,更好地保护草原和水源,以及当地的整体生态系统;另外,保护者是要受益的,当地医疗卫生条件不好,经济也不发达,所以GEI扶持合作社,开展手工编织,完全是用当地的材料,用传统的方法,这样做不会破坏环境,还能产生经济价值。合作社获得的收入,拿出来5%用于环保,比如清理垃圾、巡护防止打猎、水质监测,还有环保教育等。

  项目初期GEI拿出了一些钱来支持,但GEI希望毛庄人自己能有经济能力持续地将这个项目做下去。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关键之处就在于合作社的业务发展。

  最初,合作社的女工只能制作简单的藏族日常工具,如弹弓、马鞭等,后来,GEI利用多方资源为合作社提供设备和材料的支持,以及商业管理和产品艺术设计等方面的培训,使得合作社在产品的种类和质量上都有了较大的提升。如今,在合作社的陈列室内,展出了不少产品,如背包、手机壳、钥匙链、袍子等,这些产品设计精美,融合了藏区的传统和现代的艺术元素,其市场销路也逐渐趋好。

  手把手地教

  合作社的产品一定要有市场观念,要靠质量取胜,按商业的规律来做,但毛庄人最初完全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GEI不得不开始一步一步帮他们。

  怎么帮呢?从外面请来设计师,根据毛庄乡的传统进行产品设计;手工方面,请来做编织的、做缝纫的师傅,来到毛庄住上一段时间,手把手地教,直到女工学会了才离开。如果设计专家觉得原来的产品颜色太艳了,需要修改,那么专家就得自己把颜色搭配好,做出一个样品来,然后女工们再按照这个样品进行生产。

  尽管这样手把手地教,但中间还是出了一些问题。专家一走,做出来的东西就不对了,全得重来。颜色的搭配、产品的尺寸等都会出问题。GEI曾经为合作社安排了一个男质检员,他对女工们说:你这个尺寸不对,不合格。女工们不干了,反驳说:你又不会做手工,还说我不合格。这样一来,质检员就会闹情绪,他本来就是义务工作,就不想继续干了。于是彭奎就只好做女工们的工作:“产品要符合市场需求,要按专家设计好的来做。我们这帮人迟早是要离开的,终究要靠你们自己把合作社的事情做好。“

  合作社里一些软性的建设也都需要GEI来做,比如标牌设计、写营销故事、给产品取名字,另外就是产品定价,要根据成本核算确定售价,按照商业规律来,核算清楚要保持多大的利润才能维持合作社的持续发展。以前,合作社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概念,定价很随意。

  对于合作社来说,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生产不能破坏环境。为了不污染水源,合作社坚持不在水源地附近进行洗毛和染色工作。所以产品均由不染色的犛牛绒、犛牛毛和羊毛等材料制作而成。不仅如此,所有产品全部纯手工制作,从氈化、编织到缝纫,全部由合作社妇女手工完成。

  合作社的业务慢慢做起来了,手工做得越来越精细,青海省内外的艺术品商店纷纷发来订单,在囊谦县和玉树机场的旅游商店里,游客也可以买到来自毛庄乡合作社的产品。

  当初成立合作社时,永强曾对女工们说,以后要是赚钱了,就带你们到苏州、杭州去玩。女工们当时根本不相信,没想到,永强去年就实现了这一承诺。2017年,永强组织女工们去沿海游学,他们将活动命名为“一针一线走出牧区,一带一路奔向世界”,女工们去了杭州、上海和南京,参观丝绸博物馆,还联系了一些做手工的机构,去参观、学习和体验。女工们一路上非常高兴,在西宁停留时她们还去做了美容。现在,女工们在憧憬着以后是不是有机会出一趟国。

  合作社的业务发展有了起色,与此同时环境保护也做得很好。2016年,一家冰态水处理公司来到毛庄乡检测水质,永强他们从乡政府对面的河沟里取了一瓶水去送检,检测结果是“可以直接饮用”,属于一、二类水质。

  获环保大奖

  2017年,GEI与毛庄乡合作开展的生态维护与社区发展并进的实验,获得了“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认可。

  “福特汽车环保奖“由福特汽车公司发起,是福特”更美好的世界“公益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鼓励各阶层人士积极参与保护本地环境和自然资源,现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环保奖评选活动之一,参与者遍布全球。2000年,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开始在中国运行”福特汽车环保奖“,至今已经有18年之久。

  每年都会有不少优秀的环保项目申请参与“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评选,在2017年的评选中,GEI获得了评委们的青睐,荣获年度大奖。资深的公益环保人士高天自2013年起就是“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评委之一,他亲历了2017年评选的全部过程。

  作为评委,高天首先关注的是项目从事的是什么事情,比如说城市垃圾处理、生态保育等,这类主题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其次要关注的是,项目开展所在的地方是不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域。比如说青海玉树的三江源地区就一直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域,有很多NGO组织在这里开展工作;另外要考虑的一点,就是项目的工作模式是否有可能复制和推广,可以让更多的机构参照;还有,组织本身是否处于可持续发展的状态,有些NGO组织做一类或一个项目已经很多年,那就要看他们近一两年是否有一些创新。

  GEI是一个历史比较久、在中国本土自发生长起来的NGO组织,在三江源地区做项目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是以社区为基础开展工作,这一点为高天所看重。

  一些纯粹以外界资金的输入来推动的项目,若干年以后往往都会出现种种问题。而GEI能从本社区人的角度出发,以可持续的方式,在当地人愿意做的事情中纳入环保相关的内容。另外,高天认为,GEI已经不是一个一个地做项目点,而是把自己的工作视为一个支持性的平台,将其他愿意采用这种方式工作的组织吸引进来,从而为这些组织提供经验和参照。“所以综合考虑,我觉得,在当时所有参评的项目中,这个项目是突出的。“高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