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宋兴国 实 习 生 李秋珊 北京报道

  导读

  随着南部地区产业、功能的进一步发展,人口向南流动,有利解决北京以交通拥堵为主的“城市病”。南部地区地处京津冀三地交界的天然地理区位优势,也使其注定将成为北京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参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最重要区域。

  破解“南北”失衡,北京再出纲领性文件。

  9月19日,北京市政府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促进城市南部地区加快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该计划期限为2018年至2020年,实施范围包括丰台区、房山区、大兴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北京南部地区。

  计划提出,逐步将城南地区打造为首都功能梯度转移的承接区、高质量发展的试验区、和谐宜居的示范区。到2020年底,实现南部地区城市承载能力有效提升、高质量发展取得积极进展、改革创新机制逐步完善三大发展目标。

  同时,作为连接京津冀协同发展“一核两翼”(北京中心城区、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的核心腹地,在北京城市南部地区要搭好三地人才、技术、信息、资金等要素流动的阶梯和桥梁。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北京将加大对南部地区的政府资金支持力度,市政府固定资产投资每年安排南部地区相关项目投资比例不低于全市总投资的30%。用地方面,北京将在南部地区研究制定产业园区准入标准,探索低效国有用地退出机制,中央和本市新增用地项目将优先在南部地区安排。

  解决南北发展不均衡问题

  着力改善南北发展不均衡的局面,是北京近年来的重点工作之一。

  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巡视员王颖捷在《计划》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0-2012年和2013-2015年,北京先后实施了两个阶段的城南行动计划,推行了一系列重大项目和支持政策,总投资约6860亿元,南部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9.6%,高出全市平均水平2.1个百分点。

  但王颖捷也指出,客观上来看,历史上长期形成的南北差距依然存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7年丰台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425.8亿元,房山、大兴分别为655亿元和644.3亿元,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则达到1365.2亿元。上述地区的总和,不到北京2017年28000.4亿元总量的15%。

  对此,去年9月发布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提出,要着力改善南北发展不均衡的局面,以北京新机场建设为契机,改善南部地区交通市政基础设施条件。以永定河、凉水河为重点加强河道治理,改善南部地区生态环境。加强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缩小教育、医疗服务水平差距。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丽泽金融商务区等重点功能区建设为依托,带动优质要素在南部地区集聚。

  北京市社科院副院长赵弘认为,除了产业转型升级以外,此次《计划》还体现了北京南部地区在城市发展功能上的新定位,即更多担负生态、文化两方面的城市功能。

  《计划》提出,为落实北京城市新总规,城南地区将构建“一轴、两廊、两带、多点”的城市服务功能组织架构。

  其中,“一轴”是指南中轴生态文化发展轴。要严格规划管控,强化战略留白,为新时代首都功能发展留下空间。充分利用疏解腾退空间,营造高质量的生态环境,发挥南中轴对城市服务功能的组织作用,形成贯穿中心城、南苑-大红门、新机场的生态文化发展轴。

  赵弘表示,随着首都新机场的建设,南苑机场的关停搬迁提上日程,这一区域未来将建设南苑森林湿地公园,作为南部地区发展“一轴”的重要组成部分。

  “两廊”分别指京津发展走廊和京雄发展走廊。前者串联中心城、通州、大兴、津冀地区,后者串联中心城、南部地区、雄安新区。

  “两带”是指南部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带和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南段)。前者将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为龙头,以中关村科技园区丰台园、房山园、大兴园为主要支撑,对接三大科学城,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产业集群。后者主要涉及文化遗产的保护、挖掘与展示,旨在打造蓝绿交织、文化交融的首都西南部文化展示与休闲度假功能区。

  “多点”是高品质规划建设房山、大兴、亦庄三个新城。

  有分析指出,过去南部地区因为发展落后,就业机会少,居住功能更为突出,职工南北通勤距离较长。而随着南部地区产业、功能的进一步发展,“人随产走”会进一步促进南部地区的“职住平衡”,无疑会对北京以交通拥堵为主的“城市病”带来很大改善。

  实际上,北京城市新总规就曾指出,要加强南部地区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投入,为首都生产生活提供高品质服务保障,并提出要将丰台区建设成为首都高品质生活服务供给的重要保障区。

  此次计划也提到,要完善南部地区基础设施服务体系,加强南部地区与中心城区、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区的连通。并且将补齐民生领域短板,优先在南部地区建立包括商品住房、共有产权住房、棚改安置房、租赁住房等多种类型及一二三级市场联动的住房供应体系。

  首都功能梯度转移承接区

  将南部地区打造成为首都功能梯度转移的承接区,被认为是此次《计划》的另一大亮点。

  “相对前两轮计划站位要高,更契合北京发展新总规。”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特大城市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叶堂林认为,这次南部地区行动计划是在北京城市新总规制定的前提下提出的。

  叶堂林表示,一方面是为了解决北京内部地区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问题,将南部地区作为北京未来拓展经济发展新空间;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京津冀协同过程中南部地区所起到的作用,即梯度转移的承接区。

  此前,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原所长牛凤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北京核心区人口和产业疏解的梯度问题,平原为主的北京南部地区自然成为北京未来人口、产业和城市功能的主要承载地。同时,南部地区地处京津冀三地交界的天然地理区位优势,也使其注定将成为北京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参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最重要区域。

  实际上,在过去几年中,批发零售业与传统工业聚集的南部地区,一直是北京“疏解整治促提升”的重点区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2017年,丰台区疏解区域性批发市场30家、长途客运站2家,大红门地区45家市场完成调整疏解。疏解一般制造业企业52家、区域性仓储物流基地7家。房山区同样清理了“散乱污”企业1170家,疏解一般制造业企业50家。

  叶堂林认为,随着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南部的批发市场以及大型工业大院已经迁出,正好符合北京“高精尖”经济体系布局对空间的需求,也为南部地区原有的产业转型提供契机。

  《计划》也确定了南部地区“腾笼换鸟”过程中将要引进和培育什么样的产业。赵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根据《计划》,信息技术、汽车及新能源智能汽车、生物医药和大健康、机器人及智能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制造业,将成为未来南部地区的支柱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