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11月19日消息(记者丁飞 朱敏 唐奇云)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建设自贸试验区是新时代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从2013年9月上海自贸试验区的设立到今年4月海南自贸试验区破土而出,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正一步一个脚印,从上海走向全国。

  5年来,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的重要指示,各自贸试验区大胆探索,成效显著,一批批制度创新的“良种”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向全国播撒。

  “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是党中央交给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之一。这也使得上海自贸区在成立五周年之际,再度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新片区在哪里?上海市相关领导一句“新片区范围比想象中还大”,吊足了市场胃口。

  半个月来,相关工作加紧推进。14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前往自贸区调研。15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说,上海自贸区新片区工作正“研究具体方案,将适时向社会公布”。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向记者透露,上海已组建专项工作组。对于新片区的选择标准,他认为重点在“新”上:一是对外开放的新高度,新片区要选择体现国家战略需要、国际市场需求大,对开放度要求高的领域,深化制度创新的差别化探索;二是制度创新的新标准,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自由贸易区,新片区要在投资贸易便利化自由化方面大胆创新;三是国际竞争的新优势,新片区的制度创新要坚持生产力的标准,聚焦新兴产业和国际市场的发展新态势,显著提升上海在全球资源配置中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扩容背后,是上海自贸区正在酝酿的4.0时代。从2013年9月挂牌之日起,上海自贸区就承担着为国家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的使命,换句话说,上海面临的是一场持续加码的压力测试。

  《世界银行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总体排名比去年上升32位,位列全球第46名,为历史最好水平。而这份以上海和北京为样本的报告,正是中国“自贸试验区时代”探索扩大开放最好的成绩单。

  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自贸试验区累计新设企业5.5万户,新设企业中外资企业占比从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自贸区以上海1/50的面积,创造了全市25%的GDP和40%的贸易总额。

  作为最早入驻上海自贸区的外资企业之一,来自澳大利亚的昂科机床(上海)有限公司亚洲部总经理杰福瑞·佛伽德坦言,在自贸区,企业省了不少钱。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对机床而言,税很消耗成本。比如,一台价值超50万美元的机床,能为我们省去百分九到百分之十的税,企业省了一大笔钱。”

  回首五年,如果说自贸区1.0时代开启的是以负面清单为核心推动的外资管理体制变革和以国家贸易“单一窗口”为突破的贸易监管体系改革,那么2015年扩容至120平方公里后的2.0时代,上海将目光更多投向“放管服”改革和现代化政府治理体系的建立。去年《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的发布使上海进入3.0时代,而这个时代,自由贸易账户引领金融领域持续开放。那么4.0时代呢?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表示,上海还有更多的任务要去完成。

  他说:“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要在电信、文化、教育、医疗这些重点的领域探索更加有效的开放举措;要提升制度创新的系统性,对外是开放,对内就是政府职能转变,是刀刃向内的改革,所以要在自贸试验区五年建设的基础上,加快政府职能的转变。我们的改革开放最后要体现在竞争力上,上海自贸试验区还要在应对全球经济新的发展形势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改革试验田育出“良种”,很快就向外播撒。五年来,上海自贸区累计127个创新事项在全国全市复制推广。在上海的示范作用下,中国的自贸区从一枝独秀,到四朵金花,再到“1+3+7+1”的新格局,改革“雁阵”覆盖了中国从南到北、从沿海到内陆的广大区域。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桑百川认为,上海的未来应该是向国际最高标准全方位发力。他指出:“如果说我们在循序渐进地推进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改革开放试验的过程中,已经走过了不同的发展阶段,那么未来就要更全面的综合发力。在对接国际经贸规则上,特别是创造优越的营商环境上,上海自贸试验区会全方位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