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运,浙江铁路最大的变化是,杭黄高铁首次加盟春运,这将缓解西部方向的道路运输压力。

  新线路上也多了不少新面孔,嘉善姑娘曹雪梅就是其中之一。26岁的她,刚成为千岛湖高铁站的新晋铁路客运值班员。形象地说,就是千岛湖站的CEO。

  “压力比预想的要大。”1月23日,钱报记者来到千岛高铁站见到这个瘦瘦高高的姑娘时,她时不时会咳嗽,嗓子还有点哑,“感冒了。”她笑笑说。

1

  清晨5点多,曹雪梅就要起床。简单洗漱、穿上制服后,她便奔向了自己的新岗位——铁路客运值班员。

2

  走进值班室,对着镜子,戴好帽子,她麻利地从柜子里把对讲机、小区广播器、小蜜蜂别上,戴上一日一表、小药箱和口哨,就出门巡查了。

3

  这6样东西是客运值班员必备工具,“我们平时不能带手机,对讲机就成了站内工作人员间最便捷的联系工具;小区广播和小蜜蜂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广播一些安全提醒,一个在室外用,一个在室内用。”曹雪梅解释说。

  客运值班员的工作非常细碎,这是曹雪梅没有经历过的。曹雪梅大学学的是楼宇自动化,“当时铁路部门来学校招聘,我就被录用了。”曹雪梅说。她在杭州东站的普速列车出站口服务,主要负责给旅客验票、补票,“工作性质比较单一。”

  去年因为杭黄高铁开通,各沿线站点需要客运值班员。曹雪梅凭着自己的一股韧劲,从一名出站口验票的铁路员工,考上了铁路客运值班员的岗位,且驻点在千岛湖站。

4

  “我爸妈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很高兴的。”曹雪梅说,不过,他们还是很心疼地说,“这离家又远了啊。”

  作为一名新晋客运值班员,曹雪梅真正上岗后,感到了比预想还要大的压力。“现在要管进站口、出站口、票房、安检、服务台……”她坦言,之前没有接触过票房的工作、安检更是不用碰,来到千岛湖站后,都得慢慢学起来。幸好学习能力强,她很快就上手了。

  中午时分,对讲机响起,原来站台的工作人员要去吃午饭,曹雪梅二话没说,迅速进入站台。列车即将进站,一些旅客走进了禁区内,这时小小的口哨派上了用场,嘴一吹,手一摆,旅客立刻就明白了——要离开禁入区。“有些人在站台上看着手机会走到黄线的禁区内,这时吹口哨特别管用。”曹雪梅说。

5

  春运开始,寒假也开始了,千岛湖站的候车室里多了不少孩子的身影。曹雪梅看到,不时会低下身来,温柔地跟孩子交流,并关照带孩子的家长,要看管好小宝贝们。

  服务也是曹雪梅到了这里边做边学的。她记得一个她值班的夜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找到她,把车票递给了她。她一看,原来,老人是坐车坐过头了,本应该在建德站下的,但是到了千岛湖站,需要改下车票返回。

  “返回的只剩下最后一趟晚上9点12分的车。”曹雪梅说,虽然给老人改好了车票,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我看时间这么晚,老人年纪又大,记忆力不太好,他说家离车站还很远,就想问他要一个家人的手机号,让家人到建德站接他。”

  在曹雪梅的反复询问下,老人记起了家人的号码。联系好家人后,她又联系了建德站的同事,让同事帮忙照顾一下老人,她这才放心地送老人上车。

  这几天,千岛湖站有60趟车次,曹雪梅在站里值班时,每天的步数不下20000步,问起除夕怎么过,她笑笑说:“除夕初一,我都会在千岛湖站和旅客一起过。不过,过年期间,爸爸妈妈可能会来看看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