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诞生记

  昨天下午,国务院新闻办举行吹风会,《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解读《政府工作报告》有关情况。今年GDP预期增长6%—6.5%,这是时隔两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区间目标。

  广纳建言

  收33万条网友建言

  黄守宏介绍,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共有19300多字,比去年少了600多字。报告中,“改革”出现了105次,是历年之最;市场化出现了10处、市场主体出现了十几处。

  黄守宏表示,在文字篇幅有限的情况下,用较高频率常出现这些,是表明我们的政策取向,工作的导向,要以改革的思路和办法推进经济社会发展,破解难题,也要在各项政策中充分体现改革开放的精神。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继续听取来自社会各界特别是网民的意见。中国政府网联合20家网络媒体平台,第5次开展“我向总理说句话”活动。截至昨天,共收到33万条建言,其中来自国际网友的建言明显增加,建言者中年纪最大的为93岁。建言关注话题主要集中在五个部分,分别是经济政策、营商环境、办事服务、教育和社会保障。

  黄守宏表示,在《报告》起草之初,各地区、各部门都提出很多意见和建议。《报告》形成之后,印发到各省区市、中央党政军群部门、部分重点国有企业征求意见,大起草组从中整理梳理出了1200多条意见。

  在20个话题分类中,建言数量的前五名分别是经济政策、营商环境、办事服务、教育和社会保障。中国政府网把700多条有代表性的建言转给起草组,90%以上的建言都在报告中得到了体现。

  时隔两年

  再提GDP区间目标

  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5%,这是继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6.5%—7%的区间目标之后,时隔两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区间目标。

  《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表示,预期目标确定为6%—6.5%,是根据当前国内外的形势、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等多种因素综合考虑。过去两年GDP增长的预期目标都是6.5%左右,实际上2017年增长了6.9%,2018年增长了6.6%,实际增速都超过了预期目标。今年形势更加复杂,国内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这种情况下,在前两年基础上适当调低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是符合实际的。

  采取区间值的方式,主要是因为今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很多,有的变化和风险挑战目前也难以预料,经济增速等指标在季度、月度之间,可能会出现一定的波动,所以增加了预期目标的弹性。

  通过测算,6%—6.5%的预期目标符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求,且今明两年GDP增速只要保持6.2%左右,就可以实现到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另外,这一目标与当前的潜在增长率以及社会各方面的预期比较吻合,也体现了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同时,也可以确保实现比较充分就业,“现在经济增长对就业的吸纳能力比较强,按照6%—6.5%的预期目标测算,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黄守宏表示。

  就业优先

  是民生也是发展政策

  今年报告中提出了就业优先政策,且第一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并列。就业优先政策既体现了重视民生的导向,也体现了我们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政策要求,既是民生政策,更是发展政策。

  黄守宏表示,就业优先体现出的不仅是要强化我国已有的就业促进政策,而且要把就业的问题置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高度来审视和推动。也就是说,要贯彻就业优先政策,在促进经济增长过程中,首先要保就业。这就要求在支持各个产业发展的同时,要大力支持那些就业容量大的小微企业和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在就业中要更好统筹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与培养满足经济转型发展所需的高技能人才。

  “就业优先政策,含义非常丰富,《报告》里提出两项跟就业有关的提高劳动者素质的重大政策。”黄守宏介绍,今年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用于1500万人次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通过实施这种就业优先政策,既缓解当前的就业压力,同时也提升劳动者的素质。

  黄守宏介绍,在起草过程中,已经要求有关部门同步研究如何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经过人代会批准之后,国务院会很快研究如何具体落实各项任务的具体措施。过去政策落实不了的一大原因是政策比较抽象,国务院文件有了,但配套操作性文件还没有。今年人代会之后,很快有关操作性措施都要出来。

  扩大地方投资

  开前门也要堵后门

  黄守宏表示,目前中国政府债务并不高,到去年底各级政府债务是33万亿多,负债率是37%。其中,中央政府负债率是16%,地方政府20%多,既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负债率。

  黄守宏介绍说,在当前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要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实现创新发展、改善民生、推动产业改造升级、发展新动能,都离不开有效投资,所以要保持投资的合理增长。去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9%,扣除价格因素后增速更低。今年《报告》提出扩大投资的一些政策措施,就是要使投资回升到合理增长水平。

  “地方要合理扩大有效投资,没有钱能行吗?在当前一些地方财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缺钱又要干事,就要适度借债。”黄守宏表示,在这一点上,中央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举债是可以的,但要采取规范的方式,就是“开前门”“堵后门”。“开前门”就是《报告》中提出的,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增加8000亿元等措施;“堵后门”就是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坚决把隐性债务风险控制住。

  黄守宏表示,在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特别是隐性债务风险是重要任务。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对地方政府违规举债问责等一系列政策,地方政府在扩大隐性债务这方面的冲动受到了很大的抑制,隐性债务上升的势头得到了遏制。

  删除“中性”

  货币政策基调没变

  去年的报告里面谈到货币政策时说,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今年报告中删除了“中性”,那么,货币政策基调是否改变?

  对此,黄守宏表示,这些年货币政策基调没有变,都是强调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有的时候表述中有“中性”,有的时候表述中有“松紧适度”,其中一个原因想把专业性很强的政策术语,用老百姓能理解的语言表述出来。

  对于《报告》里提到的增加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的说法,黄守宏解释说,人民币汇率跟股票一样,各种影响因素很多,市场有波动,高一点、低一点,起起落落都是正常的,如果根据人民币汇率短期的波动,来倒推中国货币政策取向是不是改变了,是不合时宜的。

  黄守宏表示,这些年我国一直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汇率的弹性也在不断地扩大。“中国历来不靠人民币贬值来刺激出口,今年的情况也是这样的。”他表示,我国将继续推进利率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人民币汇率完全能够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