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23日电(记者 上官云)富有新意和特色的装潢,别出心裁的图书陈列,相伴而生的咖啡水吧……如今,这样类似文化消费空间的“网红书店”以其高颜值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只不过,早先人们去书店目的一般很明确:买书或者看书。但在大批走进“网红书店”的人眼中,书不是重点,拍照才是:找角度,摆POSE,摁快门,大功告成。

  书店越变越美,有些人的关注点却不在书上了?世界读书日来临前夕,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上述现象并不少见。而且,即便是“网红书店”,对如何提高人们阅读热情的问题,还需要深入思考。

  老书店里的温暖记忆

  书店承载着许多人最温暖的阅读记忆,几十年前便是如此。

  作家、《道北京》作者刘一达从小特别喜欢逛书店。以前,他对书店的印象主要源自新华书店,此外,还有专卖古籍和旧书的中国书店,以及外文书店、少儿书店等。

  那时的书店多是老式木头门,高台阶,柜台后码放着不同品类的书籍。营业员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戴着套袖,偶尔拿着鸡毛掸子清理灰尘。读者看中哪本书就招呼一声,先翻一翻,合适就开票、交钱。

  因为没钱,刘一达会跟同学一起去蹭书看。营业员也不说破,依旧和和气气把书递过去,看着一群孩子蹲在柜台下争分夺秒把书看完,最多在要下班时提醒一声。

  改革开放后,一大批国外名著被引进,书店更成了人们扎堆的地方。刘一达曾骑着自行车满城“巡店”,也曾凌晨三四点就起来排队,为的可能只是买一本《复活》。

  买不到喜欢的书,有些读者会守在书店附近,拿着自己的藏书去跟别人交换,刘一达便曾用两本俄罗斯作家的书,换了一本左拉的《娜娜》。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那时人们对书店、书籍的狂热吧。”刘一达感叹道。

  从经历寒冬到“破壳新生”

  借着经济发展的东风,民营书店也一度办得很不错。但没过太长时间,实体书店便迎来了业内人士口中的“寒冬”:北京第三极书局倒闭、光合作用书店关张……上海思考乐书局等实体书店亦黯然退场。

  有文章统计,大约从2002年到2012年,尤其是2011年之后,民营书店出现大面积倒闭潮。实际上,有些实体书店即便没有关店,也由于租金上涨、电商冲击等一系列原因,需要迁址。

  随着互联网发展,碎片化阅读方式逐渐蔓延,愿意像以前那样走进书店买书、看书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多的人呼吁“要保护实体书店发展”。

  近几年,在利好政策的扶持下,一部分传统书店开始借势谋求改变;一部分具有特色的实体书店亦逐渐落地生根:西西弗、言几又等新式连锁书店出现在人们眼前……

  不知不觉中,实体书店在悄然回暖,读者们有了更多的好去处。

  “网红书店”的喧嚣

  不过,有些读者明显发现,现在的某些书店,跟过去有点儿不一样:不光店内装潢特别新奇,还会举办各种讲座和文化活动;也卖咖啡或者简餐。人们进书店的目的似乎也加了一项:拍照。

  位于北京前门地区的Page One书店,便曾凭借漂亮的书店室内设计刷了一波屏:高大的“通天书墙”,令人如望星空的屋顶……吸引了众多读者前来打卡,美其名曰“网红书店”。

  现在,高颜值的“网红书店”并不少见。只不过有一点略显尴尬:相当一部分人来到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读书,而是找角度、摆造型,然后拍照发朋友圈,大功告成。

  世界读书日来临前的一个周末,还是在前门附近的Page One书店里,记者粗略一数,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内,便发现了六七个正在拍照的读者。专业一些的,还带上了相机。

  “书店是传播知识的地方呀,不买书或者听听讲座也行,起码做一些跟书、跟阅读有关的事儿吧。”一名年轻读者半开玩笑地“吐槽”道,书店发展得越来越好,但好像并没吸引到成与此正比的阅读人群。

  书店越来越美,为啥纸书阅读量没上去多少?

  前不久,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主要发现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67本,与2017年的4.66本基本持平。

  所以,有人发问,书店变美了,功能也更加齐全,为啥人们读纸书的数量没上去多少?

  作家三石认为,高颜值书店及网红书店增多,本身是个好现象,“这是近年来实体书店转型升级的结果,目的是利用场景感吸引读者关注,激发大众的阅读欲望”。

  “读者热衷在网红书店打卡拍照,客观上有宣传作用,能让更多人了解书店。”三石说,只不过,这些“网红式”的拍照流量,还需要有效转化为读者阅读的流量。

  另外一个方面,手机、短视频、直播的火爆也挤掉了读者太多时间,快节奏的生活,碎片化获取信息的方式,让不少人甚至难以有耐心读完一部长篇小说。

  “对书店来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举办有趣的活动,让单纯打卡拍照的人被阅读的乐趣吸引,主动买书读书。这样与其他阅读推广活动结合起来,一起促进人们读书数量的提高。”三石说,这是书店传播知识应有的责任,但是,也许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