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梨吃过,还没吃过香梨膏。香梨膏咋吃?”

  近日,在直播间里,广西百色市乐业县委常委、副县长曹文飞一边大口吃着本县生产的沃柑,一边问同屏连麦的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

  何淼端起一碗香梨膏吃了一口说,“香梨膏对嗓子好,清肺化痰,特别是对吸烟的人、或在雾霾地区生活的人,喝一口很有帮助。”

  屏幕下方,则是“老铁们”的刷屏留言,为他们的耿直代言点赞。

  自3月份以来,为支持疫情影响下生鲜农产品“保稳供应”,快手组织河北、广西、山东等多个地区副县长,走进直播间,为滞销农货吆喝。

  在以直播带货的大军中,官员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直播间里,他们一改严肃形象,叫粉丝为“老铁”,与他们互动聊天,试吃推介。有时为了留住观众,不少官员想尽办法,甚至唱起了并不标准的歌曲,引导他们购物消费。

  近日,多名直播带货的副县长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新媒体电商直播是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渠道,领导干部应该主动接纳,迎接新事物,但在走红的同时要力戒形式主义,做好产业链发展。

  县领导走进直播间

  “直播当晚,失眠了,很亢奋”

  相较于在2017年就因拍短视频卖冬枣走红网络的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广西百色市乐业县委常委、副县长曹文飞还是一个新手。但几场直播下来,他已获得了“地气副县长”称号。

  43岁的曹文飞,原在央企中国广核(2.960, 0.04, 1.37%)集团有限公司任职,2018年到对口帮扶的百色市乐业县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负责消费扶贫。

  1月初,曹文飞还在外地出差,临时接到县文旅局的电话,说县里砂糖橘大丰收却卖不动,准备组织一场直播卖货,找不到合适人选,需要他回去救场。

  “没有人上我就上。” 曹文飞在车上临时下载了直播软件,一边模仿网红主播,一边学习怎么样互动交流。“他们说,你得叫粉丝‘老铁’。这个我知道,在东北,我们都叫‘铁子’。”

  曹文飞在直播时推介农产品

  1月7日,走进直播间,曹文飞一口一个东北话吆喝“铁子”,边吃边介绍砂糖橘的历史、特色,2小时“带货” 1.6万斤,首秀破了纪录。

  直播当晚,曹文飞失眠了。“很亢奋,也在反思总结经验。新媒体电商直播是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渠道,领导干部应该了解掌握。”

  3月份开始,乐业县的沃柑因受疫情影响,眼看要烂在园子里,百姓着急,县领导也着急,曹文飞不得不再次走进直播间。“这次县委书记、县长、县政协主席提前录制了短视频,给我打气,让我再次直播带货。为缓解尴尬气氛,我特意准备了几首歌。”

  此次疫情,正让更多的县级领导走进直播间,为当地滞销的农产品“代言”。而他们,多是分管电商的副县长。

  是否“不务正业”?

  “县长带头做‘网红’,实则是影响更多的农民成为‘网红’”

  官员直播带货,是否是“不务正业”?这是他们经常面对百姓和同事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

  曹文飞最开始也有些担心。接到直播任务时,就有人跟他善意地提醒,“‘去卖脸’出问题了怎么办?你自己负责的项目做好了吗?”

  但走进直播间,曹文飞就顾不了这么多了。“用新媒体展示领导干部的主动作为,向老百姓(75.260, 2.20, 3.01%)展示我们是在做实事,帮农产品找销路,我豁出去了。你说我‘卖脸’或说我直播很差劲,我都不在乎。”

  他认为,党委和政府领导是需要严谨,但也需要掌握新工具武器,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了解掌握好才能应用好,多学习,与时俱进。

  河北怀安县副县长封殿胜与曹文飞一样,是2017年工信部派驻的挂职干部,分管电商,目前已“超期服役”。去年开始,他参加了多场网络直播,推动怀安农产品销售。

  封殿胜(左一)在“连麦”直播

  为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封殿胜还在当地挑选有意向也有条件的电商进行多次培训,培养他们成为网络主播,主动利用新媒体渠道发展经济。

  封殿胜说,“县长带头做‘网红’,实则是影响更多的农民成为‘网红’。县长走进直播间,不在于一两场卖多少货,而是对农民和县级领导干部的带动,让他们接触新模式。通过网络直播发展新农村经济、构建新销售渠道。”

  2017年,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因为一个卖冬枣的短视频意外走红网络,而后加入了直播大军。在县里,他分管电商,曾先后多次请人做直播培训。

  何淼在直播中

  “现在直播不少领导有顾虑,说你出风头、不务正业,担心网络上有负面影响。”何淼直言,“网上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领导干部要大胆尝试,敢于利用新媒体。脱贫攻坚道路上,很多老百姓很难,我虽然帮不上大忙,但能帮上小忙,几万块钱对一个企业来说还是很重要。”

  县领导如何做主播?

  “要放下架子,不能把自己当成领导”

  不同于“网红”主播在固定直播间里带货,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越来越多县领导把直播间搬到了田间地头,甚至是养鸡场中,边走边播,让养殖者也参与其中。

  “农产品最好的直播间就是在种植大棚里、在田间地头。”山东商河县常务副县长陈晓东说,有场景让粉丝看到真实的生长环境,与粉丝交流互动,这样才会踏实。这也是官员敢参与“带货”的原因,保证质量,增强公信力,为农产品“背书”。

  陈晓东今年51岁了,已直播带货一年多。在直播间里,他会根据不同的平台,称呼粉丝为“老铁”或“宝宝”。“自然而然,很顺口。这是网络术语,必须用他们的语言交流。”

  去年年初,在山东第一场“县长来了年货节”上,陈晓东首次“试水”,2小时卖出1.3万多件年货。随后,他多次开直播,推介西瓜、多肉植物等各种商河特产。有一次,他到当地村里开播帮村民卖西瓜,1小时直播吸引12万名网友围观,交易额超5万元。

  后来,山东启动“村播计划”选取两个县先行试点,商河县拿到了一个名额。

  河南信阳光山县副县长邱学明与陈晓东有同样的感受。他的直播间或是在鸡棚里,或是在鱼塘边,或是在蔬菜基地里。最近,信阳毛尖上市,他开始研究茶叶的历史、工艺、生产等,分为几节课在直播平台开讲。

  “直播倒逼我去做这些研究。我是官员不能做个外行,不能说白话,不能让网友嘲笑你。对于产品质量,要实事求是,不敢瞎讲瞎胡扯。” 邱学明说,官员做直播首先要遵守底线原则,“我推荐的产品和说的话都必须在政策范围内,是真实可靠的。”

  有一天下午,邱学明现场直播推销了6000多斤鲜鱼。如何吸引粉丝?“电商是竞技活动,走进直播间官员要放下架子,不能把自己当成领导。我要最大限度按照直播的语言去展示,按商务要求去做,与粉丝打成一片。” 邱学明说。

  在直播平台上,河北怀安县副县长封殿胜给自己注册的是实名。“这实际是一种‘背书’,让网友相信农产品质量,同时也是一种反向督导。我们自己卖出的产品,在品质和售后方面必须要做好。”

  在3月6日晚,封殿胜不但连线当红网络主播,还邀请当地农民一起出镜介绍当地草莓,2个小时突破2000个订单。“就得用网络语言,接地气,而不能像在政府开会一样。要对本县农产品特别了解,在直播间里跟‘老铁’介绍清楚。”

  要避免形式主义

  “县委书记、县长不要脑门一热就走进直播间,要长远考虑”

  多名官员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县领导直播带货的火爆,也要警惕形式主义的出现。

  河南信阳光山县副县长邱学明已涉足电商7年多时间,该县也是首批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

  他说,“做直播卖产品,牵扯到产业发展的系统工程,背后有物流、人力资源、存储、包装、配送、售后服务等多个环节。这么多环节单靠一个县领导是不行的。但现在直播火爆,多地都在组织集体直播,很多县委书记、县长,甚至市委书记、市长走进直播间,去捧个场就完了。”

  “要警惕这种形式主义的出现。” 邱学明表示,“直播是电子商务发展的最新风口,但背后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需要扎扎实实、日积月累地去做。一个环节出问题,全盘会受到影响。县委书记、县长不要脑门一热就走进直播间,要长远考虑县域经济的发展问题。”

  山东商河县目前已是山东省电子商务示范县。陈晓东也认为,直播不是万能的,直播只能引来流量,但是不能引来口碑。在直播的同时,要扎扎实实的做好产品的品质控制、设计包装、快递物流、客服等一系列工作,否则再多的流量也没有用,一件差评就将干死所有的直播努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直播也不能够一蹴而就。树立自己的直播品牌与打造地域品牌,产品品牌同样重要。”陈晓东说。

  新京报记者 何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