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南海“越界”:民营之城的政府投资试验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2日 11:01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吴娓婷 近日,佛山市南海区区长区邦敏先后到广州科技城和东莞松山湖参观。有消息人士透露,区邦敏在行程中更加明确公有资产对引导产业聚集的作用,认为政府不能无为。此前,区邦敏已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政府要适度介入”,“在新产业新区域的发展中起主导作用”。

  相关的事实是,南海近期有多个由公有资产注资的项目上马。那个民营经济密度高、公有资产不参与经营项目的南海,正式宣告转向。

  模式

  今年42岁的何达灿此前从事政府工作,如今的身份是天盈都市型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广东都市型产业基地”是南海提出的新概念,目前在桂城建起包括天安数码城、瀚天科技城在内的12座科技大楼。围绕这些企业,配合都市配套,初步形成集产业、居住、休闲于一体的“产业社区”。

  其中,瀚天科技城整体造价3亿元。区政府与街道办按照1:1的注资比例成立天盈公司,负责瀚天物业的建设、经营和维护。

  “现在政府用持有的公有资产投入到产业运营当中。”何达灿说。

  这就是南海当下在发生的变化。早在上世纪80年代,南海在公开文件中称支持“非公有经济”的发展,民营企业的喷涌成就其成为“广东四小虎”之一。

  而日前,南海区区长区邦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产业、环境、城市三者的关系本身是一种互利共赢的,要推动它达到良性循环,政府不可能不出手。”

  瀚天科技城最早由桂城街道及其下属的北约村做起来。后来街道财政紧张,恰好区政府也想在该项目做产业升级,于是两家合资组建了天盈。

  据了解,天盈以向村租借土地的方式获得25年经营权。预计2012年完成投资,随后转入物业经营和维护。

  公有资产管理局全资组建的南海区高技术产业投资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投”)是代表区政府出资的投资方。公资局副局长邓智敏在公开场合表示:“高科投公司就相当于一个孵化器,或者是风险投资的角色,推动南海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高科投还参与了罗村广东新光源产业基地、富士通数据中心、三山科技创意产业园等项目,投资总额约5.2亿元。目前已投入超亿元资金。

  何达灿表示,拥有政府注资的天盈实质上具备 “政府和公司两个身份”。天盈与客户谈生意的时候适用于企业之间的法律关系,而资产还是按照公有资产管理的要求进行监督。

  公有资产注资的项目,共同的特征是规划有序、招商档次提高,显示出城市未来发展的业态。当前,瀚天科技城已发展为一个配套设施完善、产业规模初显的都市型产业园区。一期建成物业约15万平方米,吸引了76家高新技术类型的企业进驻。二期建设在进行中。

  课题

  同样是在桂城,千灯湖片区正在推进广东金融高新技术开发区。消息人士透露,广东金融高新区开发规格高,甚至由市领导带队谈项目,但是项目谈了很多,不见一栋物业建起来。

  “有社会资本想进入开发,但是政府不敢用。搞不好就是项目上马,官员下马。”后来还是由区公资局投资3.7亿元兴建写字楼。

  “珠三角一体化”、尤其是“广佛同城”的提出,南海从以前地处城市边缘变成两城融合的前沿地带,它举全区之力发展。众多政府项目上马,让怎样经营管理公有资产的问题凸显出来。

  然而,新的项目要求“政府搭台,企业唱戏”。

  区邦敏认为,公有资产在政府发展过程中要扮演两个角色,一个是帮助政府推动产业环境城市,即支持发展;另外一个是公有资产要保值增值,“我们现在投入成本,10年以后物业价值就在提升。”

  传统光源制造基地罗村正在试验。

  在罗村街道办大楼入口,即可见广东新光源产业基地的沙盘。街道办专门挂牌成立新光源产业基地推进办公室,其门口也摆放了十二个画架,展示新光源产业基地效果图。当前进行中的华南(国际)电光源灯饰城称为“千亩市场”。今后还有“万亩基地”,将在“千亩市场”的示范带动下做起来。

  罗村街道办经济发展办主任何宇聪坦言:“罗村从前是民营经济最密集的地方,最能体现民营经济的模式。”但今后,政府将通过注资上马项目的方式重点培育部分产业。

  何宇聪带宾客参观 “千亩市场”的时候,常被质疑做制造业的罗村为什么投资做商贸业,对此他回答:“我们就是要倒过来,用做专业市场来盘活。”

  在区政府和街道办两级的注资运营下,灯饰城于去年5月奠基,近日即交付装修。按天盈公司总经理何达灿的说法是,这种模式“很快有实质性产出”。

  界线

  南海模式转变以来,相关政府官员被问到最多的,就是如何做到不与民争利。

  广东昭信集团进驻瀚天科技城,其董事长梁凤仪面对媒体提问“政府是否介入企业运作”,连连说“没有”。

  新光源产业在全国范围内上马,罗村街道办经济发展办主任何宇聪却否认南海区政府投资建设新光源产业基地是计划经济的做法。“以罗村为核心划半小时路程的圈,这个圈在全国新光源的生产制造中能排前三名。”何宇聪对罗村的底子很有信心。

  而且,“我们从2006年就研究产业升级,寻找突破口和载体。2008、2009年南海区开始关注半导体照明,再加上市里和省里的重视,才磨合出新光源产业基地。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何宇聪分析道。

  对于运营瀚天科技城的天盈公司来说,带有公权力色彩的公司,其运作是否规范直接影响公有资产与社会资本的较量。

  据了解,此前南海区公资局与广东粤财信托和银行合作,一次性募集30亿资金。因此高科投公司的收支要经过区财政局、审计局,还有国家审计署的审核。

  天盈的运营费用要由高科投和街道办这两个股东讨论约定。“如果桂城街道办要给个别企业优惠,就从自己的财政资金中另外拨款,不能动天盈公司的账。高科投也一样。”天盈公司总经理何达灿介绍。

  何达灿进一步表示,瀚天科技城并没有因为自身是政府项目就把优质企业都往自己口袋装,而是根据企业性质和园区定位,引导企业往适当的项目上走,“可能是社会投资项目,例如天安数码城”。

  区长区邦敏也提出,政府既要在推动新产业新区域发展过程中起主导作用,也不能违反市场规律和垄断资源。

  然而,有人质疑,这种大公无私的做法要求“一个全知型并严格约束自身行为的政府”。

  何达灿初步设想了天盈从项目退出的方式,大概有以下几种:按照收益与投资对等的原则,一是天盈收回成本后解散,收益回收到区政府;二是村成本还给天盈,赎回土地。“最理想的第三种,公司投入后有稳定收入,可以做风险投资,扶持企业上市。”何达灿说道。

  当前,公司与北约村约定,土地租金按一定年限递增,租约到期后将把物业无偿移交给村里,让村里较为放心。同时,村因为土地、物业升值而看到项目的成长性,对瀚天科技城没太多抵触。

  更有当地媒体报道,北约村对面的平西村仍然以制鞋业为主要产业,村里人担心,没有像瀚天这样的项目落地,平西村会在城市化中落伍。

  然而,有广东都市型产业基地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对本报记者预期,随着项目的发展,必然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村。“有的想卖地,有的想守住原有的项目”。

  因此,“这种项目搞一两个就好了。”该名小组成员说。

  (本报记者魏黎明对此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