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陆港:西部雄心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5日 10:52 中国经营报
西安陆港:西部雄心
西安国际港务区
西安陆港:西部雄心
西安市副市长、西安国际港务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韩松

  本报记者  黄杰  西安报道

  “看了西安国际港务区之后,我很感慨,很高兴,很振奋!”这话出自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之口。他认为,国际港务区建设,将是西安迈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又一产业抓手。

  不沿边、不临海,缺大江、无大河,如果将目光仅仅局限于西安,要成为中国第三城——文化之都,有着诸多难以逾越的瓶颈。

  但很显然,这正是西安的兴奋点所在。因为有了西安国际港务区,中国有了历史上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内陆港。

  4月18日,西安国际港务区繁忙的建设工地上,西安市副市长、西安国际港务区管委会主任韩松与《中国经营报》记者侃侃而谈,他系统性勾勒了西安何以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梦想与未来。

  要么“鸡首”要么“凤尾”

  《中国经营报》:西部大开发新十年,无论是站在国家战略高度(要把西安建设成为中国第三城——文化之都),还是站在区域融合角度(西安、重庆、成都要缔造西部金三角),西安这座千年古都,在经历了太长时间的平静期之后,已经开始放手一搏。请你简单分析一下西安目前的现状,前景,及下一步在战略崛起与产业、区域融合方面的思路。

  韩松:中国第三城,是一座城市的梦想;缔造西三角,是一个庞大经济区的概念。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是西安眼下梦想与现实的交织,也是西部大开发新十年的大势所趋。

  站在西部大开发新十年的节点上,我与市委市政府领导及西安国际港务区的管理者、建设者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大势所趋中,陕西、西安可以承担什么责任,想要承担什么责任,我们又能承担什么责任?

  现在我们来分析西安的现状:众所周知,西安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城市,历史很辉煌,文化很悠久,民风很淳朴,但是,经济也很落后。

  从传统意义上讲,西安永远不可能获得像东南沿海地区的发展机会,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海港城市,而现代经济领域早已得出结论——临港产业的发达才能真正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

  地处祖国内陆的西安,与大西北诸多城市一样,都面临着饥渴般期待发展,又苦于难觅产业化抓手。因此,尽管历史决定了西安和重庆、成都三座城市,在西部大开发中可以担纲诸多重任,但西部大开发不可能完全仰仗这三座城市,这三座城市作为节点,尤其是西安,对接着祖国接近五分之一的大西北,我们的辐射功能如何发挥、其他城市通过西安可以得到什么,学到什么,所有这些,都需要西安自己向世界给出答案。

  我之前跟随陈宝根(西安市市长)等主要领导去西北各大城市走访调研,回来曾经感叹说,西安市在西北五省的地位,最少最少,在十几年之内,是不可撼动的。

  由此,西安的镜像已经非常清晰,即:要么继续做“鸡首”,环视西北,西安今天的成就,至少在短短10年之内,西北诸城仍然无法超越;要么破局做“凤尾”,借助虚拟、物理双重“西安港”,让海岸港口后移到西安,让就地办单手续服务到西北客商的家门口,同时又要借助海铁联运,实现产业无缝对接。

  《中国经营报》:如你所言,顺势而为正在成为西安崛起的原动力。西安国际港务区的建设,如何用顺势而为来解读?

  韩松:2010年,继《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及要“积极研究设立西安陆港型综合保税区”之后,在党中央第11号文件中,再次明确提及要“积极推进西安国际港务区建设”,应该说,这一系列中国大政方针,是西安国际港务区顺势而为的有力保障和政策推手。

  我再讲讲2011年春天刚刚发生的故事:正月初七,新年开工第一天,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孙清云第一次将新年调研的第一站放置到了西安国际港务区,孙清云书记要求港务区要积极作为……要成为其他开发区的示范和榜样。紧接着,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来了,赵书记站在港务区,非常感慨地说,以前我们去沿海地区学习,第一站就被别人领到港口去,我们也深深知道,陕西、西北乃至西部为什么穷,我们没有港口,我们进不来出不去,物流成本太高了。但是,赵乐际看了西安国际港务区,非常自豪地说,“陕西终于通江达海,有了自己的港口!”

  内陆港引导大西北

  《中国经营报》:2011年2月14日,西安综合保税区项目正式获得国家批准。包括综合保税区在内,西安国际港务区目前还拥有哪些核心支撑平台?它们各自能发挥什么功能?

  韩松:西安综合保税区我们争取了整整两年,现在看,可以说是苦尽甘来,这一项目获批,也代表着西安国际化大未来的临近。

  目前,我们已经在西安城市东北部,规划出了建设区面积高达44.6平方公里的国际化港务区,以西安综合保税区、西安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西安公路港为三大核心支撑平台,创新地构造出了“中国国际内陆港”的模型,通过港口服务功能内延到内陆地区,开始建设以生产性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创新型开发区。

  就综合保税区看,它最大的功能,是让拥有巨大物流业功能之后的西安,不再仅仅成为过路财神,我们要做到能把客户请进来、留下来,同时又要让客商的原料、设备、信息、技术等所有的生产要素进得来,同时还要确保他的产品、物资、信息、需求等所有的销售元素出得去,一出一进间,保税区意义重大。

  大家知道,综合保税区是设立在内陆地区的具有沿海港口城市功能或类似功能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换言之,它在西安的出现,获批,意味着国家已经认为西安具备成为国际内陆港的能力,中央在明确支持西安打造中国第一个内陆港。

  事实上,保税区的获批,还有第二重含义,迄今,西安港务区是我国内陆港中唯一出现了海关通关、检疫检验一站式内镶到了保税区的港务区,这也意味,西安港务区的功能,是强大的,它不仅仅体现在物流业的振兴上,还将带动物流、人流、资金流等各个方面齐头并进,共襄伟业。

  当然,西安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西安公路港也是西安国际港非常核心的业务平台,它们与保税区一起,让国际港务区的功能得以完善,尤其是铁路中心站,作为最关键的支撑,中心站将西安的物流空间前移到了天津、青岛、上海等港口城市,打通了内陆与国际之间物流业的物理通道,是我们的核心资产。

  《中国经营报》:拥有国际内陆港的西安,如何引导大西北?有哪些具体的产业和产业抓手?

  韩松:通江达海,诉说的是港口的力量,应该说,国际港务区的建设,让西安与西北其他城市的差距越拉越大,我们的区位优势将得以更加凸显,明确。

  在我看来,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必须是经济参与全球经济的循环,而这,恰恰是国际港务区的功能,我们通过打破物流瓶颈,完全可以实现经济外向度更高、区域辐射能力更强、国际化发展战略更清晰的目标。

  在具体的产业和项目抓手上,陕西省委省政府带领西安市主要领导曾经16次下华南,请来了总投资高达500亿元的华南城。另外,围绕现代物流业集群如何形成,中国移动、新加坡讯通、沃尔玛、联邦快递、马士基等一批世界500强都在蜂拥国际港务区,这些庞大的物流业基础与需求,都是西安引导大西北实现西部腾飞的战略抓手。

  借力物流缔造城际血缘

  《中国经营报》:作为国际贸易与国际经济管理专业的学士和硕士,我们知道,你也曾经长期在国家商务部、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工商总局履职。站在国家高度看,西部城市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如何破局?

  韩松:不避讳地说,改革开放过去30多年,国家并没有限制西部发展,但事实上,西部发展得就是没有东部好,这是为什么?我理解,没有港,没有吞吐能力,没有产业集群效应,这是关键。

  印象非常深,长期从事经贸工作的赵乐际书记总结说,西部为什么穷,为什么落后?“不就是因为物流不方便,产业不配套,功能不完善,思想不解放吗?”

  我认为,企业之前不到西部来投资发展,是有客观原因的。人家不敢来,因为之前任何物流都进不来出不去,这个成本太高了,以至于你的土地再便宜,也不划算。

  换个角度,站在更高的角度看,西安打造国际内陆港,所能弥补的,恰恰是解决了历史问题,即借助港务区,我们弥补了过去人家有我们没有的比较优势。

  国际港务区这一功能的出现,也隐含着中央要求“西安应该发挥它作为欧亚大陆桥重要节点城市和西部大开发桥头堡的功能,要主动向西部渗透”的深意,那么,我们可以理解,西安向西开放,就会成为国家撬动西北大发展的支点,成为地缘经济新的起点;而向东开放,又是西安成为国际大都市内在的需求与动力。

  《中国经营报》:地缘经济如何理解?西安在与其他城市之间,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如何实现在竞争中融合发展?

  韩松:我理解,在地缘经济上,西安天然是西部与东部经济对接的后台与中心,而就功能看,唯有拥有国际港务区之后,西安也才可能真正地肩负起成为国家开发大西北桥头堡的国家战略和城市责任。

  以点带面,试点发展,这是中国最成功的经验,显然,西安国际港务区一旦成功,它的模式也可以随时拷贝到西宁、新疆等区域,进而形成更大范围内物流业的集群效应。

  由此可以预期,以国际港务区为支撑,以发展物流业为纽带,西安无论与重庆、成都,还是兰州、西宁、银川抑或乌鲁木齐,西安与所有城市之间的关系,都不再是直接竞争,而是优势互补,西安与所有城市之间,缔造的将是一种血缘关系,一种亲情,一种全面融合、联手发展的姿态与平台。

  链接

  韩松简介

  西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国际港务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贸易与国际经济管理专业学士、公共管理硕士。

  在国务院办公厅、国家商务部和国家工商总局的就职经历,使之长期参与国际贸易与合作事务,从而深谙双边、多边经济贸易商务谈判技巧、熟稔国际贸易与国际经济运行“游戏规则”,他还曾深度参与中国加入GATT的谈判与制定。现在,西安市副市长韩松的外向型背景都被认为是构成国际港务健康发展的有利因素之一。

  西安

  西安国际港务区简介

  西安国际港务区是陕西省“十一五”重大建设项目,地处西安市东北部灞渭三角洲,西沿灞河,北至铁路北环线,东至西韩公路,南接城市三环和西安绕城高速,规划建设范围为44.6平方公里,是西安经济社会发展和城市建设“北扩、东拓、西联”的前沿区域。

  国际港务区这一功能的出现,也隐含着中央要求“西安应该发挥它作为欧亚大陆桥重要节点城市和西部大开发桥头堡的功能,要主动向西部渗透”的深意。我们可以理解,西安向西开放,就会成为国家撬动西北大发展的支点,成为地缘经济新的起点;而向东开放,又是西安成为国际大都市内在的需求与动力。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