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共富”负面效应引发关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15日 10:43 中国经营报新浪城市新浪机构认证

  重庆“共富”负面效应引发关注

  “王立军事件”迷雾渐散

  本报记者  周远征  重庆报道

  自2007年11月30日薄熙来出任重庆市委书记以来,每年的全国两会,重庆代表团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今年两会期间,重庆代表团无疑是焦点之中的焦点,一方面因为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事件”引发的高度关注度,另一方面涉及“重庆模式”在“王立军事件”之后能否继续推进。

  3月9日,重庆代表团举行开放日,吸引了大批中外记者,许多人从早上7点排队,还未被允许入场。在近1个半小时的问答环节,薄熙来首次谈及“王立军事件”,他指出,目前事件还在调查当中。他承认,在“王立军事件”中,他用人失察,为此“感到痛心”。但不能因此否定“打黑”的功绩,他个人也不会因此而灰心丧气。

  迷雾渐散?

  虽然各方都有了表态,但引起轩然大波的“王立军事件”究竟是由何事引发,只能在随后的时间里找到答案。

  薄熙来两会语录

  “王立军怎么回事,重庆发生了什么?”2月底,《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日本采访期间,素以不关心政治著称的日本人频频向本报记者了解“王立军事件”。从2月6日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步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之后,“重庆”、“王立军”等词汇就成了全球各大媒体上的热点词汇。

  3月2日,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表示,“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调查工作也取得了进展。他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已经请假不出席这次会议。”

  重庆官方也在沉寂近一个月后,发布了王立军的最新信息。3月5日,重庆市新闻发言人称,“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国家有关部门的调查,调查工作也取得了进展,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全面深入调查后,中央将会严格依纪、依法作出处理。”

  与重庆市政府新闻办此前发布的“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相比,这次的表态略有不同,政经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的表态直指王立军可能涉及“违法违纪”。

  重庆官方的表态,让带着离奇色彩的“王立军事件”得到了部分澄清。在过去的传闻中,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带着70辆警车赴成都。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表示,只有黄奇帆、陈存根、徐敬业三位重庆市领导和市政府秘书长受市委、市政府委派一起去的,根本不存在70辆警车一说,这一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完全是造谣。

  重庆官方进行表态的同时,涉及到“王立军事件”的多方也在两会期间进行表态。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回答媒体关于“王立军是否被赶出总领事馆”的提问时明确表示,王立军是自行离开的。

  在王立军工作过的辽宁,也有王立军与此前落马的铁岭市公安局局长谷凤杰有关的传言。对此,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也是明确表示,“原辽宁省铁岭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谷凤杰案件涉嫌买官卖官、贪污受贿,目前已移送检察院,谷凤杰案是孤立事件,王立军的事和谷凤杰没有关系。”

  虽然各方都有了表态,但引起轩然大波的“王立军事件”究竟是由何事引发,王立军为什么会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或许只能在随后的时间里找到答案。

  重庆走出了一条以民生为导向,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路子,实现了民生与发展同步、公平与效率兼得。

  这几年,我们坚持发展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成果由人民共享,将市级一般预算支出50%以上直接用于民生(综合民生支出70%以上),75%用于区县和基层,新增财力70%投向农村。

  通过实施“五个重庆”、“民生十条”、“共富12条”,重庆在民生导向、缩差共富上迈出了实实在在的步伐。

  问题凸显

  外方投资者在高度关注重庆政情之余,重庆财政资金问题和债务问题也被高度关注。

  从王立军事件发生到两会召开期间,“王立军事件”一直影响着重庆。

  记者了解到,重庆两江新区一个重要工业园的投资建设就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对于“王立军事件”,外方投资者希望了解到更多的准确信息来消除担心。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此表示:“担心是正常的,但是目前重庆两江新区的重点项目进展也在按部就班地进行,随后还会加大招商引资力度。”

  近日,记者与多位日本企业和韩国企业高层人士进行了交流,相关人士表示,在西部投资的参考要素中,当地政情是很重要的信息。当然,随着“王立军事件”的迷雾消散,外方投资者的担忧也渐渐得到了缓解。两江新区管委会人士表示:“西部重庆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重点区域,外资企业必须要抢占到这个高地。”

  另一方面,外方投资者在高度关注重庆政情之余,重庆财政资金问题和债务问题也被高度关注。

  根据重庆市财政局公布的2011年财政预决算执行情况,2011年,重庆市地方财政收入达到2908.8亿元,支出达到3961.7亿元,支出比收入高出1000亿元。其实,薄熙来主政重庆以后,推行“五个重庆”建设,财政支出巨大,这引发了各界质疑重庆“寅吃卯粮”,透支未来财政的疑问。

  对此,黄奇帆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重庆市地方财政2900亿元,支出是3600亿元,透支的部分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来平衡,这个钱多出百分之二十几,其实这个比例在中西部地区是最低的。”

  根据重庆市财政局公布的数据,2011年重庆财政支出相比收入高出1000亿元,透支比例实际上超过30%。另外,记者发现陕西2011年财政支出2928.85亿元,财政收入2577.97亿元,透支比例实际上还不到20%。

  比较2008年以来的财政收支情况,重庆财政超支并不是从2011年才开始激增的。以2009年为例,当时重庆财政收入1165.7亿元,支出1806亿元,透支比例近50%。

  正如重庆财政局官员的表态,重庆财政运行中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收入结构有待优化,收支矛盾依然突出,专项资金使用仍然存在浪费,债务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对于这些困难和问题,新一年的财政工作必须予以高度关注,并且加以解决。

  与财政问题同样受到外界关心的是重庆的地方债务问题。黄奇帆表示:“经济学上有个基本观点,政府债务如果超过GDP的60%,就进入危机报警阶段,重庆各级政府去年的债务余额是1800亿元,这里包括财政的直接债务,还有财政担保的贷款。我们GDP是一万亿元多一点,我们的债务余额占GDP的比重不到20%,所以是比较安全的。”

  无碍共富大局

  在“王立军事件”的阴影消退后,处在“共同富裕”关键节点上的重庆或许将会走得更加稳当。

  随着“王立军事件”迷雾渐散,重庆市一位参与招商引资的官员不无感慨地说:“现在我们感觉松了口气,一个月来,各方都在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继续拖下去对重庆肯定会造成较大的负面后果。”

  重庆两会代表在高压中步入了人民大会堂,“王立军事件”成为媒体采访最集中的话题。然而,峰回路转的是,“王立军事件”的各方表态让这种压力渐渐得到了释放。

  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专程来到重庆代表团驻地看望重庆两会代表,他表示,“对这些年来重庆所取得的新成就、重庆面貌发生的新变化,我感到由衷的高兴。”贺国强表态之后,薄熙来也表示:“市委、市政府一定按照国强书记的要求,坚定不移,常抓不懈。要不断反躬自问,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在经济大发展的同时,继续加强党的建设,转变干部作风,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造福广大人民群众。”

  3月5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在通报“王立军事件”的最新情况时也刻意提到,“近期,中央主要领导明确指出,重庆的成绩来之不易,应该充分肯定,继续推进。”

  一连串的信息获得释放之后,重庆代表团在两会期间谈及了“共同富裕”话题,也受到了各方关注。3月5日,薄熙来在畅谈“收入分配改革”时表示,从重庆经验可以看出,公平分配与优质高速发展可以兼得。

  薄熙来特意提到, 重庆2007年GDP为4670亿元,2011年翻一番,超过一万亿元,年均增幅15.7%; 农民收入2007年是3500元,2011年达到6480元,城镇居民收入2007年1.2万元,2011年突破2万元,都几乎翻了一番。他强调这些数据,意思是共同富裕之路是走得通的,“这是在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同时,取得经济高速优质发展,而且走在全国前列,我觉得是可能的,二者是可以兼得的。”

  3月6日黄奇帆也表示, 2010年重庆推出“民生十条”,计划投资3400多亿元,两年下来已经投入2500亿元,今年还有七八百亿元;2011年搞的“共富12条”,涉及投资量高达1.2万亿元。正是基于这一系列的投入,重庆在“共同富裕”上出现了显著变化。

  在“王立军事件”的阴影消退后,处在“共同富裕”关键节点上的重庆或许将会走得更加稳当。负面效应在于财政透支过大、投资效率低等问题引起了警惕,中国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易鹏表示:“只有尊重市场的力量,才可能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