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向东:首都副中心落子通州(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6日 10:21 中国经营报
北京向东:首都副中心落子通州(图)
作为北京副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现代化通州现代化国际新城建设目前正处于从设计规划迈向实质建设、从地下开发延伸到地上建设、从一点启动走向多点建设的重要阶段。本报资料室/图

  本报记者  韩言铭  周丽敏  北京报道

  编者按:东扩南拓,将中心城区的功能和人口转移出去,北京对此已经提了很多年,也在进行诸多努力和探索,如建设11个新城,建设卫星城。但时至今日,我们所见到的情况依然是:中心城区交通拥堵,行车难,上学难,看病难。今天,北京市将通州副中心建设首次写入党代会报告,将副中心的建设首次提上议事日程,让我们看到了北京解决大城市病的希望。然而,我们也担心,北京的这个副中心的建设能否真正起到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能否真正承接北京中心城区的功能和人口?对于这个副中心的建设,我们将拭目以待。

  北京要在通州建设副中心的消息,让陈俊十分关注。陈是北京浙江商会副会长,从事商业地产生意。在陈俊看来,通州要建副中心带来的商业机会可与奥运会相比拟。在未来,估计千亿元的投资急需引进社会资本甚至是海外资本。

  陈俊表示,与他类似的地产商正在翘首以盼这个商业机会。

  近日结束的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指出,进一步落实聚焦通州战略,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区长岳鹏表示,通州作为首都副中心,将全面疏解中心城的功能,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公共服务的配套功能,包括教育、卫生、文化、体育等。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北京市政府或将搬迁到通州区。另据岳鹏公开表示,史家胡同小学、北京小学、实验二小、育才学校、府学小学、北京五中等都将在通州建立分校。

  在外界看来,北京东扩的战略越来越清晰,而“通州战略”背后也暴露出北京“大城市病”已入膏肓,多个区域专家认为,随着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建设加快,北京也将进入多中心时代。

  为何是通州

  从北京的格局来看,目前的几个郊区,通州的辐射能力最好,与天津以及河北的大厂等地相连,通州对于天津和河北都有辐射作用,是实现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连接地带。

  在北京党代会上,刘淇代表中共北京市第十届委员会作了题为《全力推动首都科学发展为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而努力奋斗》的报告。其中两次单独提到通州发展,即:“加快城市化进程,进一步落实聚焦通州战略,分类推进重点新城建设,打造功能完备的城市副中心,尽快发挥新城对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加快通州高端商务服务区建设,增强对东部发展带的带动作用。”

  实际上,通州副中心概念,在7年之前就有动议,但真正进入北京市委报告中,还属于第一次。

  通州区区委书记王云峰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城市副中心概念首次出现在市委正式报告中,意义非常重大。这不仅对通州,对首都发展也非常重要。城市发展副中心绝不只属于通州,而是属于整个首都。”

  何为城市的副中心?

  岳鹏解读为,可以称为是城市中心区的补充。“是对通州现代化国际新城定位的更高要求,最终要形成对中心城在功能上的全面疏解,以解决中心城在发展中面临的日益显现的城市空间布局难题,同时为建设世界城市增加新的承载力。”

  北京的正中心一般认为是东三环的国贸CBD和长安街上的西单、东单等。但国贸地区与长安街地带的发展已经到了极限,仅从国贸一天上百元的停车费就能看出该地区已到了寸土寸金的地步,承接国贸地区的功能,分流大量人流缓解拥挤的交通压力正是通州副中心的重要使命。

  “北京大城市病越来越严重,显然不能通过扩宽几条路,建几座桥就能解决的,要真正从本质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靠建设首都副中心来解决。”通州区相关领导一语道破副中心建设的背景和意义所在。

  资料显示,到2012年,北京汽车保有量已经超过500万量,2011年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已达2018.6万人,以过去10年间人口年均增长率3.8%计算,5年后人口将接近2500万。

  实际上,为了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北京早在2006年,就提出顺义、通州、亦庄要成为北京承接中心城区产业和人口转移的重点建设新城,但这次为何是通州“胜出”?

  通州地处北京市东南部,是首都北京的东大门,乃“千年大运河北首百里长安街东端”。通州城区规划面积108平方公里,是北京市规划建设规模最大、区位优势最明显、基础设施条件最好的城区。北京提出建设重点新城,将通州作为首选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多个企业界和学界人士看来,通州还有另一层含义:“从北京的格局来看,目前的几个郊区,通州的辐射能力最好,与天津以及河北的大厂等地相连,通州对于天津和河北都有辐射作用,是实现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连接地带。”

  实际上,在北京“十二五”规划纲要中,通州新城的建设已被提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集中力量聚焦通州”。北京市发改委规划处负责人介绍,北京新城的定位和发展,过去主要依据的是新城的位置和空间。而在“十二五”规划中,第一次按照城市功能配置划分了新城建设的定位和方向。

  “十二五”对通州新城的定位为:“全面承接中心城功能疏解,突出商务、文化、教育、医疗等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充分彰显运河文化及滨水特色,坚持先进理念、技术和标准,将通州新城打造成为国际一流的现代化新城。”上述负责人说,通州与其他几个综合新城的定位区别在于,它要“全面承接中心城功能疏解”。言下之意,中心城的城市功能通州都将具备,这显然超过了一座卫星城的定位,而几乎要与中心城等量齐观了。

  通州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陈立军向本报记者透露,为加快落实通州副中心建设,党代会之后通州区正在研究关于副中心的含义以及功能,未来还将组织专门的研讨会。

  北京市政府或搬通州

  这种动迁将涉及上千亿元的资金投入,会给北京市政府造成很大的财政压力,北京市政府应该积极引入社会资本甚至是海外资本共同参与动迁一事。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北京市政府将搬迁到通州区,但在截稿之时,记者并未从北京市政府获得确切答复,在区域专家看来,如果此消息确切,这正是通州建设副中心的重要路径之一。

  在陈俊看来,国家行政机关有强大的聚集效应,行政中心会带来区域价值的变化,行政部门搬迁可盘活迁入地土地资产、提升土地价值。

  陈十分关注北京市政府搬迁一事,“如果市政府能搬迁到通州,通州将是一次腾飞的质变,道路会拓宽至少两个车道,各种配套会更完善。”陈俊认为,这种动迁将带来上千亿元的资金投入,会给北京市政府造成很大的财政压力,他呼吁,北京市政府应该积极引入社会资本甚至是海外资本共同参与副中心的建设。

  对于通州下一步应该如何承担其副中心的职能,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认为,上升到北京城市副中心的位置,意味着通州新城的规划、投资和建设的主体将发生改变,从以区为主体到以北京为主体,也就是说通州建设成为北京市的重点,有利于各种政策向通州倾斜。

  但他同时建议:第一,应该把建设通州城市副中心的主体明确为北京市政府,在市政府层面要有专门的机构负责建设。第二,需要做全面有前瞻性的规划,包括产业和人口要有一个目标。第三,要把这些规划落实到实处,把它具体化。这样才能增强对产业和人口的吸引力。

  “北京市政府完全可以考虑将部分行政职能部门搬到通州去,这对于通州城市副中心的建设会是重要的引擎。我国其他地方政府有过这样成功的案例,比如南昌。”肖金成说。

  2001年12月28日,南昌市委市政府率先搬迁至红谷滩,当时除了“四大家”办公大楼,周边光秃秃,成为不折不扣的“村中城”。而今,江西省部分省直机关也已搬迁至此,江西省委省政府也将搬迁到这里,目前正在进行征地工作。随着省市行政部门的搬迁,南昌市老城区交通拥堵等城市病得到很大的缓解,而红谷滩也从一片荒滩变身为“五脏俱全”的宜居宜业的现代新城。

  北京进入多中心时代

  从伦敦、纽约、东京等世界主要国际城市发展来看,都是一主多副的格局。北京未来应该不止一个城市副中心。

  对于北京来说,是否只有通州一个副中心就够了呢?

  对此问题,通州区委书记王云峰表示,从伦敦、纽约、东京等世界主要国际城市发展来看,都是一主多副的格局。北京未来应该不止一个城市副中心。

  而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赵弘看来,目前制约北京建设世界城市有很多矛盾,首先就是“单中心”格局,他指出,一个世界城市应该有很强大的全球资源配制能力。这些功能不能仅仅依靠城市中心城区来承担,需要分散在城市的不同区域来实现。

  事实上,世界大部分大都市都经历了由单中心到多中心格局的演变历程。在这一演变过程中,出现了卫星城、新城、城市副中心等一系列的概念。

  而大部分卫星城在分散中心城市人口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在分散产业方面有很大的局限性,出现了在卫星城居住、在中心城区工作所导致的潮汐式交通现象。

  但对于北京来说,这次提出的首都副中心概念远非普通的卫星城或是新城。意义更深远。

  新城的概念是在总结卫星城发展模式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的。新城是一个职能健全的独立性城市,居住与产业功能相对协调。北京市在2004版城市总体规划中提出了建设11个新城的思路,虽然在11个新城的基础上又提出了通州、亦庄、顺义三个重点新城,但是新城数量众多,而且新城目前在发展水平、对高端资源的吸引能力等方面,都与中心城区差距过大,所以在促进中心城区人口和职能疏解方面的作用尚未体现出来。

  城市副中心是一个相对于城市主中心的概念。与新城相比,地位层级比新城要高,承担了城市的诸多高端职能,对于产业和要素的吸引力也更强,在疏解主中心人口和产业方面的作用也更突出。东京、伦敦、巴黎等国际大城市都通过建设城市副中心来解决城市发展中的空间矛盾。

  “东京通过‘一主七副’的多中心格局来支撑东京国际城市建设。北京要建设世界城市,也应该借鉴国际大都市空间格局演变的经验,加快推进城市副中心建设。”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燕霞说。

  据介绍,东京从1958年至今就曾三次实施“副中心”战略。现在东京共有7个副中心,每个副中心既是所在地区的公共活动中心,同时也承担东京作为国际城市的某些职能。

  作为东京副中心之一的新宿区位于东京都中心区以西,是东京市内主要繁华区之一,仅次于银座和浅草上野。在成为副中心以前,新宿在消费、娱乐行业方面就颇具吸引力。进入20世纪5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作为首都东京原中心即原中央商务区(CBD)的中心三区,已不能适应形势需要,政府机关、大公司总部、全国性经济管理机构和商业服务设施等高度集中,交通拥挤,建筑高度密集。为缓解中心区过分集中的状态,1958年东京都政府提出建设副中心(即新宿、涩谷、池袋)的设想,并首先从新宿着手。经过近30年的规划建设,新宿副中心已经形成。

  目前,新宿副中心的经济、行政、商业、文化、信息等部门云集于商务区,金融保险业、不动产业、零售批发业、服务业成为新宿的主要行业,人口就业构成已接近东京都中心三区。(本报记者李正豪、实习生孔芳晶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