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之边城丹东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7日 10:37 21世纪经济报道
角落里的中国之边城丹东
丹东区位图

在中国版图上,除了熠熠生辉的一二线城市,还有更广袤的土地和人们,它们长期沉默,却是决定中国未来的重要力量。

  本报发动政经版全体记者、编辑,在全国范围内规划了43个标段,实行接力采访。采访立足于观察中国基层社会变迁,以经济学、社会学的视角,近乎白描式的手法,切入中国版图内那些被人忽略的部分:三、四线城市、县城及小城镇、乡村,接触和再现各不同社会阶层的真实生活,从细节处观察底层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看他们是如何被挟裹进这30年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解剖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过程中,政府、企业与社会的认知改变过程,从中体察中国未来的走向。

  采访将历时整一年,或者会更长的时间,向读者推出约200篇系列报道。

  本报记者 叶一剑 丹东报道

  7月9日,踏上北京到平壤的K27列车,我开始了前往边城丹东的旅程。

  丹东市位于辽东半岛经济开放区东南部鸭绿江与黄海的汇合处,地处东北亚的中心地带,与朝鲜隔江相望,与韩国一衣带水,是中国一万八千公里海岸线的北端起点。

  K27列车是一趟被广泛讨论的国际联运列车,原因之一是,列车的终点是朝鲜的平壤。但这并不是一趟很特别的列车,除了在行进的过程中,列车上的推销员会向你推销朝鲜钱币。在火车到达丹东后,后面两节卧铺车厢则会被朝鲜来的列车牵引着通过中朝友谊桥,奔向平壤。

丹东与朝鲜仅一江之隔,人们对这座城市的地理表述基本上都会以鸭绿江和中朝边界作为坐标。

  但这显然不是丹东的全部,它的未来是东北东部地区经济中心,东北亚经济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

  鸭绿江畔

  7月10日下午,丹东下起了中雨。我从著名的中朝友谊桥处沿江边向下游走去,因为下雨,鸭绿江变得浑浊而湍急。

  鸭绿江源出吉林省中朝边境长白山主峰白头山,西南流至丹东市东沟县境入海。

  对岸朝鲜的几座房屋和发电站的烟囱,也被笼罩在雨中,一艘悬挂着中国国旗的游船沿着朝鲜一侧的岸边慢慢地航行,在船上拍照的游客依稀可见。

  对岸工厂中不时传来类似大型钢铁建材撞击地面的声音。那一刻,让我突然想到,两个国家的距离,那么远,又那么近。

  丹东与朝鲜沿江边境线长达306公里,在沿江线上共开通一、二类贸易口岸9个,有公路、铁路、管道、水路和朝鲜半岛相连接,是沟通我国及欧亚大陆与朝鲜半岛的主要陆路口岸,具有独特的对朝贸易区域优势。

  据海关统计,每年通过丹东口岸向朝鲜贸易出口额占全国对朝贸易进出口总额的七成以上,是我国对朝边境贸易的重要通道。

  在丹东中朝友谊桥附近,每天都会有一些蒙着绿色帆布的大货车等待着通关后运往朝鲜,里面装的多是蔬菜或者水果,日用百货、服装、粮油食品、家用电器。一位当地居民告诉我,“反正朝鲜那边需要什么,这边就会有商人想办法往那边运。”

  7月12号下午,我来到中朝友谊桥的通关处。车排成了长队,很长时间不见一辆车通关,排队等着通关的前后车辆的司机,索性将头伸出车窗外聊天,打发时间,排在前面的车主,也会与关口的边防战士聊几句。

  从友谊桥沿鸭绿江下行大概10公里,一座跨江大桥的四座桥墩已经耸立出江面,初现其气势之恢弘。

  这就是新的鸭绿江公路大桥的建设现场了。这座大桥的动议、规划和开工修建,经过了两国国家层面的长时间协调和努力,最终形成了现在丹东市所称的“一桥两岛”的对朝开放与合作项目。

  按照规划,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总投资22.2亿元,去年9月初主桥进入施工阶段,计划于2014年7月建成通车。

  而在此之前的6月上旬,中朝罗先经济贸易区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开发合作联合指导委员会会议确定,双方将努力将两个经济区建设成为中朝经贸合作示范区和与世界各国开展经贸合作的平台。

  考虑到东北亚和朝鲜国内改革的特殊形势,中朝这一合作规划的确定,

  顿时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也为丹东迎来了很多的机遇。

  有多位丹东人告诉我,大桥开工当天,丹东的房价就涨了500元。大桥所在地区的鸭绿江边,丹东新区已经初具规模,体育场、剧院、市政大楼等已经修建完成,而包括新加坡城、滨海壹号等房地产项目也在热卖中。

  所有人都寄望的是,中朝在这一地区这次真的可以迎来长期的开放与合作,而不是依然充满波折,甚至是夭折。

  新丹东港

  在很早之前,东北东部、长白山区的木材和粮食,很多都是沿鸭绿江而下,在丹东港发往市场目的地,当时的鸭绿江还没有丧失通行能力,丹东港还在鸭绿江上,属于河港。

  两天后的下午,我来到同样位于鸭绿江边的丹东虎山长城遗址,这里是前几年被考证出来的明长城的东起点。在遗址公园的不远处,树立着一个石刻,上写着“滨海公路起点”。

  这个石刻提醒了我,丹东不仅是一个鸭绿江畔的边城,还是一个临海的城市,而这也正是辽宁省和丹东市这几年一直向外界传达的一个概念。

  丹东的区域优势被表述为与“四带一圈”密切相关:是我国东北东部经济带、辽东半岛经济带、辽宁中部城市群经济带和朝鲜半岛经济带交汇处,东北亚经济圈的中心点。

  从辽宁对外开放的格局来看,新的丹东港更是辽宁沿海港口群中唯一的东部港口,且自然条件优良,具备成为亿吨级大港的优势。丹东港临港产业园区亦是国家战略辽宁沿海开发战略中“五点一线”规划的北起点。

  按照辽宁省和丹东市的规划,东起古楼子乡、西至大孤山的130公里黄金江海岸线,既是丹东开发开放的前沿,也是面向朝鲜半岛开放的桥头堡,更是北黄海区域合作的重点区域。

  在丹东港的规划中,“以港兴市”被作为重要战略,2012年要实现亿吨大港,“十二五”期间则要建成两亿吨大港。。

  为了保证这一目标的实现,除了大力发展临港产业之外,在港口腹地的开拓方面,辽吉黑三省去年确定将用1至2年时间打通东北东部由丹东港直接出海等4条对外开放交通运输通道;加快东北东部“12+1”城市间物流节点设施建设,争取《东北地区东部经济带发展规划》纳入国家战略,承担起对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桥头堡作用,带动东北地区整体开放。

  届时,丹东港将不仅是丹东的丹东港,还是东北东部地区的丹东,甚至会成为整个东北地区和东北亚地区的核心港口。

  但是,丹东针对朝鲜开放战略的实现也面临一些挑战和变数。

  同时,纵然是丹东港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很多的资源和腹地优势,但是,随着吉林中国图们江区域(珲春)国际合作区的开发开放,丹东港的战略腹地或将受到影响,从这个角度看,丹东以港兴城的战略依然面临变数。

  79岁的张干宽经历了近70年丹东的变迁,做过丹东好几个工厂的厂长,他经常到正在建设的鸭绿江公路大桥去看它的进展。

  他为丹东这几年的快速发展而感到兴奋,但是,他最近的困惑是,虽然每天都在说快速地发展了,但好像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改变。

  他所在的工厂曾生产出来全国工业体系中都响当当的品牌和产品,现在都一个个倒闭或消失,“实体经济没有了,这在将来可能也会给这个城市带来麻烦”。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