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中心:浦东的第二个春天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8日 09:41 中国经营报

  国际贸易中心:浦东的第二个春天

  浦东三港三区成核心功能区

  本报记者  何勇  上海报道 

  进入梅雨季节的上海阴雨绵绵,位于世博园区的一块名为“前滩”的区域在朦胧细雨中迎来开发建设高潮,尽管现在更似一片荒地,但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是上海新的城市中心之一。

  在举办了一届“成功、精彩、难忘”的世博会之后,空旷的世博园区一直在伺机而动,而今年,终于迎来开发建设的高潮。

  按照上海的规划,未来3到5年时间内,浦东世博园区“前滩”这片2.83平方公里、比陆家嘴还要大两倍的风水宝地将被打造成上海新的世界级中央商务区,甚至也将有望成为第二个“陆家嘴”。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前滩”这个正在建设中的世界级中央商务区,将连同浦东“三港三区”、虹桥商务区以及后世博园区,作为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的重要载体,推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

  开发:浦东“前滩”成核心

  “外界都知道大虹桥商务区,但对浦东‘前滩’并不了解,”上海浦东新区一位政府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片区是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主政上海以来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城市功能区项目。

  据记者了解,目前,整个“前滩”地区开发的国际方案征集已告一段落,一份详细的规划甚至已经出现在上海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上。

  这份规划显示,“前滩”地区位于世博后滩拓展区以及耀华地块的南端,北起川杨河,南至中环线华夏路段,东起济阳路,西至黄浦江,总面积283.15公顷,沿黄浦江岸线长度2.3公里,沿川杨河岸线长度0.8公里。目前,该地块已经建成占地34.52公顷的东方体育中心。

  “前滩”地区将立足服务经济、总部经济、开放经济,成为一个集体育传媒文化集聚区、非金融类跨国总部集聚区以及现代化国际社区于一体的世界级中央商务区。

  从“前滩”地块所处的地理位置来看,区位优势相当明显,也是目前上海在中环线以内少数还没有开发的“处女地”,从“前滩”开车途径卢浦大桥,上南北高架到人民广场仅需十几分钟,到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都很方便。按照上述官员的说法,“前滩”地区有望成为第二个“陆家嘴”。

  按照上海市浦东新区区长姜    的说法,“前滩”地区将会建成一个包括服务业新高地、城市副中心、商住办一体化的垂直立体城市区域,成为浦东未来发展的重点区域之一。未来,这一地区将紧紧围绕三大功能来规划建设:服务经济功能定位为体育传媒文化集聚区,推动东方体育中心功能的拓展和升华,更大程度发挥滨江的公共服务功能;总部经济功能定位为非金融类跨国总部集聚区,体现“前滩”地区总部基地的特色和差异,成为快速成长型企业迈向全国、迈向全球的重要平台;开放经济服务功能定位为现代化国际社区,开发一个配套完善的国际家庭集聚区,为入驻上海的跨国公司提供良好的生活配套,提升上海国际化程度。

  除了“前滩”地区即将迎来的开发建设高潮之外,一些央企已经在规划入驻世博园区的主业务板块,比如,中国商飞将在世博园区建设总部大楼,中国铝业将入驻资源贸易、运输物流及交易业务结算等业务总部,中国黄金集团将入驻黄金珠宝交易等总部,随着这些央企的陆续进入,后世博园区也有望成为上海打造国际贸易中心的一块新高地。

  据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介绍,今年将在形成多层次共建机制的基础上,依托浦东“三港三区”、虹桥商务区以及后世博园区等空间载体,推动国际贸易中心“十二五”规划的十大平台逐步落地。

  目标:万商云集

  2009年3月上海明确提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以后,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也一直没有被“冷落”。 2012年,上海确定继续发力国际贸易中心。

  2011年,上海陆续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意见》和《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十二五”规划》,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实现了“破题”。

  同时,围绕国际贸易中心建设,上海编制完成《上海商业发展“十二五”规划》《上海会展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上海电子商务发展“十二五”规划》等专项规划和其他专项规划。

  外高桥保税区被授予全国首个“国家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崇明岛成为全国首批十二家“国家船舶出口基地”之一,大虹桥服装服饰出口创新基地升级为国家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随着一批国家示范基地的建成,上海的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并不逊色于“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

  特别是去年12月26日,商务部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共建的“中国博览会会展综合体”的开工,商务部、科技部、国家知识产权局和上海市政府共同组建的“上海市国际技术进出口促进中心”的挂牌,以及“中国(上海)网上国际贸易中心平台”的开通,不仅标志着国际贸易中心建设进入功能突破的新阶段,也成为推动我国贸易转型的重要举措。

  “浦东‘三港三区’实际上展现的是上海对外贸易方面的优势,虹桥商务区吸引更多的是长三角的企业家和消费者,世博园区一直是上海的城市名片。着力这三点,找准贸易中心建设的定位与目标。”上海市政府的一位离任参事对记者表示,“这些目标和举措都基于上海在港口、航运、乃至金融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并朝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最终目标前进。”

  至于国际贸易中心的长远目标,按照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商务委主任沙海林的表述,“2015年,上海将基本拥有比较完备的国际贸易中心核心功能框架;2020年,上海将计划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资源配置功能,现代服务业发达,万商云集,服务长三角地区、服务长江流域、服务全国,与国家经济贸易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贸易中心。”

  差距:结算中心在大陆以外

  数据显示,今年6月上海外贸进出口总额397.7亿美元,同比增长10.3%,规模创单月历史新高;其中出口189.21亿美元,同比增长10%,略低于去年1月196.8亿美元的历史纪录;进口208.49亿美元,同比增长10.7%,为历史新高。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WTO研究教育学院院长张磊教授指出,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特大城市,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不能只是出口中心,还应成为进口中心,优化和提升对外贸易格局。这就涉及到上海在全球配置进出口资源的问题,确切地说,就是上海建设国际贸易中心需要考虑如何通过进口促进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不解决这一问题,会给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长远发展埋下隐患”。

  同时,跟其他国际贸易中心相比,上海差距仍然十分明显。

  比如新加坡拥有地区总部近500家,中国香港拥有地区总部近1300家;截至2012年2月,外商在上海累计成立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只有369家。

  此外,上海尚未形成国际化市场运营环境,相当一部分在上海设立地区总部的跨国公司仍将资金中心、结算中心、维修中心、数据中心等设在大陆以外地区。

  因此,专家建议,上海加快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必须紧紧抓住跨国公司资源配置向我国倾斜的趋势,通过吸引地区总部整合跨国公司资源,进而推动上海城市经济的转型。

  国际金融中心:还差“最后一公里”

  交易品种有限,尚不能满足国际化要求

  本报记者 冯雅男 上海报道 

  “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显示,2011年在全球45个金融中心城市的排名中,上海位于第二阵营,名列第6;“前三甲”仍是传统三强——纽约、伦敦、东京,排在上海之前的还有香港和新加坡。

  “一个国家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时候,她的金融之都,会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欧洲大学学院经济史教授Youssef Cassis在不久之前的上海陆家嘴金融论坛上表示,“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上海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成为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

  福卡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何万篷也认为,国际金融中心之间实际上是大国经济之争,上海要想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对比的不仅仅是上海与纽约、伦敦、东京等城市的实力,更是中、美、日等经济体之间的实力。

  股票筹资总额  4904亿港元

  2011年“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显示,在全球45个主要的金融中心城市中,除了上海排在全球第6位以外,北京和深圳分别排在第14、21位。

  由于金融中心城市的标志性意义,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在海外面临着追赶新加坡、香港、东京、伦敦、纽约等城市的局面,在国内则面临着天津、深圳等城市的追赶。

  目前,天津、深圳、温州等地正在进行金融改革的尝试,期望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的上海反而没什么动静。业内专家指出,天津距离决策中心——北京更近,滨海新区正在利用政策的优势,进行金融创新;深圳则是以“深港合作”为改革的总基调,前海已经成为金融改革的先行先试地区;温州也被国家设为金融试验区,主要是以创新的方式整合民间资本。

  “北京是决策中心的角色,深圳是科技金融中心、金融创新中心,上海则是交易中心和社会资本中心。”何万篷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我国的外汇、期货等金融要素主要在上海,全国海量的实体产业资本都要通过上海转化成为专业、规范的金融资本”,因此上海在国内竞争中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其他城市的金融发展是根据地方特色进行,切合地方特性。上海则以全面、多功能取胜”,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如是说。

  上海金融办主任方星海则表示,国内城市之间的竞争是好事,一方面可以使上海的金融工作更加努力,另一方面,全国各地的金融业发展快一点,其实有助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推进。例如,其他城市培养了较大的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要来上海发债,运营流动资金,并且需要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理财、清算服务,这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也是一个推进。

  上海的金融定位是什么?

  尽管,上海的金融地位在国内有些竞争优势,但与国际几大金融中心相比,上海还处于第二梯队。

  2011年“新华-道琼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相关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与第一梯度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纽约、伦敦、东京相比,上海在成熟度和综合环境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第一梯度的金融中心发展模式成熟,不仅金融要素可以自由、方便地流动,而且基础设施、人才供给以及政策体制也都十分完备;其最大特征就是已经完成基础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服务业是绝对优势产业,金融服务则是其中的龙头。”报告指出。

  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显著特点就是“相对成熟、正在发展”,具有强劲的发展空间,在国际经济环境中具有稳定性,更多的金融要素正在流向上海。

  “如果从交易额上来说,上海主要的金融交易,例如货币市场交易量、银行间市场交易量、股市交易量等,已与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差距不大。”奚君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上海的主要差距是在国际化程度上,市场主要参与者仍然为本国企业、个人,距离国际化还有很远。”

  奚君羊还指出,上海与纽约、伦敦等金融中心相比,差距还体现在交易结构商,纽约和伦敦等地的金融产品极度丰富,市场成熟度非常高,而上海的交易品种还是有限的,主要是常规品种,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品种比较少,不能满足国际化的产品需求。

  国际上的第二梯队

  人民币跨境清算中心有望落沪

  记者获悉,日前上海已向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提出报告,希望将全球人民币跨境清算中心放在上海。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屠光绍近日透露,该报告已得到央行的积极回应。

  对于如何从操作层面上,建设好金融中心,何万篷建议“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应该有较好的梯度,应该分为前台、中台、后台、远台。前台应该是金融策划中心以及现场交易区,具体就是外滩;中台是陆家嘴,主要是交易平台;后台应该是张江高科技园区,主要进行数据处理以及金融的IT备份;远台应该是大小洋山,主要进行人民币离岸中心的操作”。

  此前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刚刚挂牌,将为非上市公司代办转让股份;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境内证券投资试点也已经在上海启动;外资股权投资企业试点工作也在上海正式启动。这些事件都将演变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

  另外,国有银行正在上海推进第二总部计划。奚君羊表示,“各大银行在上海建立第二总部已经是必然趋势。从业务发展来说,上海具有独到的条件,主要金融要素市场交易都在上海,例如银行拆借、外汇市场、补充的主板市场,黄金市场,金融期货交易所,包括以后要开的国际期货和国际板等,金融机构是不可能脱离上海的。”作为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国有银行建立第二总部将进一步推动金融要素在上海的聚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