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中部塌陷之下的复兴渴望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9日 10:55 昆明信息港

  喜欢以“大”自称的武汉,因历史及自然条件绘就了其在中国版图中的特殊地位,特别是在近代,清末、民国,直到1949年后的改革开放以前,它的位置一直显得重要、突出。但后来,“大武汉”就如同“中部塌陷”的一个缩影,在全国的地位不如从前,尽管“大”,但仍难抗地位的下降。如今,武汉发出了“复兴”的呼声,它要努力成为国家中心城市……

  “大武汉”

  关于武汉的“大”的信息,一下飞机,便扑面而来。在从位于武汉北部的黄陂区的天河机场开往主市区的机场大巴上,车载电视不停地在讲“大武汉”、“大武汉”……“大江,大湖,大武汉”。

  出租车上,记者问司机:“武汉怎么样?”

  “武汉?”司机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奇怪,但接着,他又十分坚定地蹦出“大撒!”“大”字,是本地方言中特有的第二声,而非普通话中该有的第四声;“撒”,则是武汉人习惯用到的语气助词,其作用和地位大概相当于昆明人经常用到的“噶”。

  “什么大?哪里大?”

  “区域大,面积大。” 大仍然是第二声,但语气中则多了一些不以为意。显然,在他看来,这么明显的特征,谁看不出来,还需要问?

  被问到的几乎所有出租车司机,差不多都会给出这条答案。正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每天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用车轮丈量这一方水土。大,是他们对这座城市所持有的共识。

  说武汉“大”的,当然不仅仅只有出租车司机群体。

  著名乐评人李皖生于江苏徐州,1989年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在武汉工作,至今已有20多年。他对这个城市的态度经历了从“特别不喜欢简直是厌恶”到“特别喜欢”的转变,他说武汉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大”。

  在中国,真正能在城市名前面加一个“大”字的,恐怕只有上海和武汉,“我来武汉的第一印象是武汉比上海还要大。”李皖回忆说,“我去过一些省会城市,然后拿其中很多同武汉相比,就觉得好多都像是小城市,而武汉才是个大城市。”

  李皖眼中的武汉之大,一个是地域层面的大,“在地域上,能够跟武汉相比的大城市,在我看来,只有北京和上海,包括重庆(指主城区)都没有武汉大。我原来上班,在路上花去的时间经常是三四个小时当然,其中也有交通的问题,当时的快速交通太少。我下班回家,就经常没有车子,要打车,打车的费用是四五十块钱,可能在一般的城市,就会觉得很惊讶:怎么要打那么长(路程)的车呢?”

  市民文化、城市格局这些城市精神气质层面的大,是李皖所体会到的另一个武汉之大。由于历史及地理位置等原因,造就了武汉具有非常大的包容性,无论文化或是饮食,全国各地的、三教九流的,在这里都不难找到。

  “这个城市的格局,或者说气势、气魄,在我看来,放到全世界范围,都是罕见的:中国最长的河流(长江)和这条河上最长的支流(汉江)在此汇聚,把这座城市切割成为"三镇"也就是两条江从城区穿过。你从空中,或是到江边去看这座城市的格局,是非常壮观的。”除开有大江,武汉还有一百多个湖,其中的东湖,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为杭州西湖的6倍大,李皖自认作为一个外地人,到武汉来后,就被这种“江湖”的城市格局“给吓一跳”。

  武汉的城市格局使得李皖“非常惊叹”,他认识的一些外国朋友也是如此:“我所接触到的一些老外,几乎都会对武汉的这种格局惊讶得不得了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是少见多怪,毕竟对中国了解有限。他们会拿武汉同伦敦相比,同曼彻斯特相比,会觉得武汉跟伦敦是一样的城市。他们就惊讶于,这里居然有那么大的城,还有那么大的湖、那么大的河。”

  文化、物产上的无所不包,自然、环境上的得天独厚,造就了武汉之大及其拥有的特殊魅力,同时也使得“江湖之城”武汉就是一个绝好的江湖模型。

  正是这些,转变了李皖对武汉的好恶看法,在武汉大概待了十年后,他就真正喜欢上这里了。

  李皖更多的是从武汉这座城市的底蕴、气质方面来理解它的大。身居江城的另一支健笔著名时评人、《长江日报》评论部主任刘洪波对武汉也有着差不多的看法,但它给出的则是另一种角度。

  武汉三镇可成三个城市

  “历史上积淀的基础,再加上国家战略层面的布局,造就了武汉今天的大。武汉的大,首先是区域,人口及经济总量,再就是它在国家战略纵深中所起到的作用可能会比较大这一点和昆明倒有点相似,就是国家在危急的时候,会更加关注到这样的地方,比如抗战时期。”

  在刘洪波看来,武汉太大的这种现状,还使得湖北相较于其它省份,会体现出明显的差异:“对于一般其它省份来说,省会城市的量不够大,成为它们的一个病;但对于湖北来讲,武汉这个城市的量太大,则成为它的一个病。病是不一样的。所以,其它的省份在发展省会城市的时候,会不遗余力,比如像郑州,河南省是坚决要把郑州做大的。除了湖北和一些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沿海省份外,几乎所有的省份,都是在考虑怎样把省会城市做大,只有武汉给人的印象是这个地方已经太大了。”

  刘洪波认为武汉跟中国其它的城市不一样,还体现在“中国的其它城市一般都是典型的中心辐射型,有一个中心区,然后朝外发展”,武汉则不是,它有“三镇”,有明显的功能分区汉口的商业、汉阳的制造业、武昌的文化功能,“但同时三镇都能独立地生活,不相往来都没问题。一个城市如果把重要设施都建在中心城区的话,会产生很多问题进不来、出不去。在这方面,武汉相对会稍微好一点。但也并不是因为武汉有先见之明,而是因为它拥有的特殊的自然环境江,使得它不得不被变为"三个城市"”。

  这倒不是说,武汉就不存在一个中心城区那是不可能的,江岸、江汉、硚口、武昌、洪山、汉阳等6个区属其传统意义上的主城区,而其中的核心区域应该可以归为:从长江大桥至下游长江二桥之间江畔所辐射的周边区域,再加上起自长江大桥、阅马场附近的武珞路至珞瑜路沿线。

  由武昌过长江大桥去到汉阳,再过汉江上的江汉桥,便是汉口,下桥便是曾经“天下第一街”汉正街的所在。汉正街以东西多、便宜著称,是一个无所不包的市场,甚至包括世界上的著名品牌正品,也能在这里买到,而且同样会比其它地方便宜,便宜很多。李皖对这个也深有体会,有一次,他要去英国,需要买那种可以飞国际航班的大箱子,然后就在武汉物色了一圈,最后决定到汉正街去买,“我锁定的那个牌子的箱子,在汉正街只要700多块钱,但在武汉其它的商场得1000多块钱,其中的差价达40%”。所以,汉正街也并非水货、杂货的代名词。

  在上述的“核心区域”内还包括有:江汉路步行街武汉最繁华的商业街,地位大致相当于南京路之于上海;长达7公里的汉口江滩;广埠屯据说是华中地区最大的电子市场,有“北有中关村,南有广埠屯”之说;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国家“211工程”高校,以及“中国光谷”等在武汉乃至全国都地位显著的区域或机构。

  虽大,但地位下降

  虽然武汉如此之大,但在现在看来,其在全国版图中所处的地位却是下降的。

  于政治地位而言,武汉在辛亥革命时达到顶峰,在民国时期仍显突出。

  经济上,自清末开埠及后来张之洞主政湖北,武汉在工业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世纪初,汉口一度被誉为“东方芝加哥”,其地位可见一斑;1949年后,武汉在全国经济体系中也仍占有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在重工业领域,武钢、武重、武船、武锅……一大批重点工业企业在此落户。

  上世纪50年代,长江大桥的贯通是一个节点。此前只有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长江两岸并未被连通。在长江大桥建成以后,整个京广线也就被贯通,南北间的交流也就通畅了,自然而然,武汉在交通方面的重要性就不再显得之前那么强。不过,这影响也并不算太大。

  武汉的综合实力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还位列全国前四,仅次于三大直辖市。在改革开放以前,武汉的经济发展在全国是靠前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