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9日 10:55 昆明信息港

  它位置的下降,应该说是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改革开放开始的。“在70年代末以前,可能也有一些使武汉地位下降的因素在起作用,但并不是特别显著一个就是京广线的贯通;第二个就是"三线建设"、"三线建设"实际上就把大量重要的工业、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有战略纵深意义的工业布局到西部。”

  “但那时,武汉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时我们国家并不是外向型经济。”刘洪波分析说,“到70年代末以后,中国就走上了外向型经济的道路,跟世界市场连接起来。这个时候,武汉的位置就显得不重要了,因为我们是在沿海地区接受订单,又在沿海设立加工厂,然后直接在沿海装船,就出去了。国内市场是不重要的,所有的内陆地区都不再重要。”

  但是显然,这种发展模式到现在就面临问题了。因为这样的发展带来国内各区域间经济的不平衡。在刘洪波看来,“中部塌陷”主要就是因为中国经济非均衡发展造成的,整个经济发展的思路就是发展外向型经济。

  “如果是扩大内需,注重国内市场,注重人民生活的改善,而不是仅盯着赚了多少外汇,国家的发展就会均衡一些。要是说我们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的幸福,那么就必须人民来消费,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显然,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不只是提高部分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它应该是全国范围内,“这样就涉及政治公平和社会平等的问题,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内陆的市场就必须得以建设。所谓的"扩大内需",既是一个经济层面的政策,也是一个社会和政治方面的考虑”。

  除开宏观层面的国家战略布局,武汉地位的失落,也体现在一些具体的事情上。比如,在与汉口江滩隔江而望的武昌滨江商务区,“世界第三、中国第二、中部第一”的武汉绿地中心于2011年7月全面开工建设,虽然在不久前又传出大楼将加高至636米,以超过在建的632米的“上海中心”,“做成全国最高楼”,但就在前不久6月初,即传出长沙要建世界第一高楼,220层,838米,再加上广州规划建设高650米的钻石大厦。如此看来,武汉的“中国第一高楼”梦将落空,其无论是定位于世界、中国还是中部的高楼座次,都将往后挪。

  这似乎是反映武汉地位失落的一个小小斑点。其实,近些年来,仅在中部地区的各项地区间的比较中,武汉地位也频遭质疑和挑战:建设中部地区中心城市,郑州跃跃欲试,不甘落后;城市圈建设方面,相较于湖北以武汉为主导的“1+8”城市圈(以武汉为圆心,包括黄石、鄂州、黄冈、孝感、咸宁、仙桃、天门、潜江周边8个城市所组成的城市圈)建设,似乎湖南的“长株潭一体化”更像那么回事。

  “满城挖”

  地位下沉,甚至与同区域内的省会城市相比,也面临挑战。武汉并非无动于衷的。

  前市长、现中共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被当地人称作“满城挖”,阮成发似乎也欣然接受:“我知道,在网络上有人叫我"满城挖"。”现在的武汉,就是作为“世界工地”的中国的一个缩影,全市有5000多个建设工地遍地开花。这必然对市民的生活、出行造成极大影响,若把武汉的堵况仅归咎于“武汉太大了”,那么就错了,对武汉的堵,其实阮成发同志也“功不可没”。

  阮成发说他能理解市民的感受,但“建设不会停止,我会顶着骂名继续下去”前五年在城区挖,未来五年还要挖到远城区去,“大建设时期,也是出问题最大、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很容易找到理由让一些建设工地不开工。但是,事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对不住这座城市,对不住市民。对这座城市负责,我就必须这样做”。

  为填补之前在市政建设方面的不足,武汉市近些年对城市硬件方面的投入绝对是火力全开:通高铁、修地铁、建桥、挖长江隧道、地下管道……在未来五年,武汉每年都会通一条地铁线,到2015年,将有12条过长江通道,10条过汉江通道。仅在2010年,武汉全年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就超过了1000亿元,为武汉城建历史上投资规模最大年份。

  但这些还并不是武汉的最大动作。

  复兴: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武汉要当仁不让!”2011年12月25日,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在中共武汉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发出了复兴大武汉的呼声,首次提出“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目标。而此前,只有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及重庆5座城市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

  今年5月18日至2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湖北考察,对武汉的这一发展目标作出表态,表示“大力支持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随后,本月中旬,武汉即召开动员大会,誓师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无论有多少困难、多少考验,都将坚定信心、一往无前。”

  任职于国务院的湖北籍专家、学者为武汉的这一发展战略建言献策。“围棋中,居棋盘中央的天元之位,主宰着棋局的输赢。武汉,就是中国版图上的天元之城。”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信息研究司副司长向东如此评价武汉在全国版图中的地位。

  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的经济学家巴曙松就是武汉新洲人,针对武汉当下高涨的“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热潮,他提到了“芝加哥策略”:“从地理位置上做简单类比,武汉十分类似于芝加哥。芝加哥被称为‘美国的动脉 ’,而武汉九省通衢;芝加哥是美国最大空运中心和铁路枢纽,也是世界上最大一个内陆港口;武汉在这些方面同样有巨大潜力。”

  来自武汉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武汉市GDP总量为6756亿元,较上年增长12.5%。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长江中游城市群研究中心主任秦尊文认为,虽然与已有的5个国家中心城市相比,武汉现有的6000多亿元的经济总量“还太小”,但在中部地区,尚未有其他城市有实力与武汉相争武汉市经济总量稳居中部省会城市首位。

  而在本地政府的工作报告中,GDP这项经济指标预计在今年能超过8000亿元,到明年,武汉则有望步入“万亿元俱乐部”。

  “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要承载和支撑国家现代化,在其发展格局中,中部地区没有国家中心城市是有悖区域布局规律的。”中共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原湖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凌云认为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中部地区非武汉莫属,“武汉历史上曾经是国家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之一,是名副其实的国家中心城市,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只是复兴武汉历史地位的过程。”(记者 李一枪)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