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关村”式创新何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5日 09:56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海“中关村”式创新何在?

  上海国企势力庞大使得当地民企创新的土壤相对不够,因此没有诞生出中关村如此之多的IT类上市公司。

  即使是两个城市都当作引领产业来发展的第三产业,仔细分析其内在的结构,也能发现京沪两地明显的特点。

  根据京沪两地2011年经济运行情况的统计数据,北京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探业占整个第三产业增加值的比重远超过上海。

  “这与北京科技教育中心的功能相适应,而在这种基础研究能力,恰恰是上海的弱项。”赵弘分析说。

  不仅仅是上述三个领域,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晓鹏进行的“‘十二五’期间上海提高自主

  创新能力战略思路研究”结果显示,在专利权拥有量——这个能够有力表现自主创新能力的指标上,上海国内发明占专利申请总量的比例远远低于北京和深圳两个城市。

  “与北京相比,上海的基础科学研究较为薄弱,”陈家海说,“上海的优势在于借助其制造业的发达,将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

  这为上海提出的命题是,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思路下,在基础科研力量薄弱的情况下,作为驱动力之一的科技创新到底在哪里?

  在胡晓鹏的研究结论中,上海的大中型企业的技术开发仍然是支撑上海科技创新能力提高的主体。根据分析,上海的创新资源及创新产业大多集中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外商及港澳企业,而民营企业的发展则相对滞后。

  胡认为,前者从长期来看,均会出现创新动力不足的情况,“上海自主创新能力决不能忽视中小企业的重要作用”。

  这一观点亦是上海主政者的担忧,俞正声在今年1月份曾公开表示,上海科技创新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小微企业的创业环境和人才问题。

  俞举例说,上海的创业板中小型企业的数量,不要说与北京相比,在全国各城市中也是比较低,“说明上海的小微型企业成长比较差,这恐怕是我们几年来依然没有解决好的一个课题”。

  而上海的另一弱项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北京的这一项目占第三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12.32%,而上海的数字是6.87%。

  俞正声也将其归于上海民营经济的弱势。2008年,俞正声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提出,上海IT产业与深圳、北京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上海民营经济发展不足是一大缺陷,主要反映在新兴产业上。”俞说。

  而面对这样一个长久未能突破的课题,上海未来五年的解决方案是以市场准入和公平待遇为重点,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完善服务体系,加大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力度。而这些思路能否落地奏效,依然将是考验上海主政者的难题。

  官方资料显示,中关村2010年年底就有28家企业在深圳创业板上市,而上海方面上市数量则较少,当地的核心产业园区当年只有两家企业上市,这其中,上市公司基本都为民营科技创新类企业为主。

  北京、上海互相借鉴

  “北京银行总部比较发达,但金融市场不如上海活跃,”赵弘说,“而金融市场恰好是表现在金融对产业的影响力和服务能力上”。

  事实上,作为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赵弘在更多地思考北京的发展中,有哪些方面可向上海借鉴。

  在接受采访的上海不少学者看来,上海在城市公共治理领域有不少经验,且上海的市场力量因素较之北京更大一些。

  以动画制作领域为例,徐克就表示,在上海拥有北京无法比拟的动画科技类人才,但与此同时,其也指出,以电影产业为例,北京则拥有上海无法比拟的导演等人文类人才。

  事实上,上海在现代科技领域优势在于更多地服务于市场,尽管北京拥有更多的科研成果,但是在赵弘看来,北京还没有找到在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中,给北京带来更多收益的途径和方向。

  “北京的技术大约有20%-30%在北京当地进行产业转化,而近80%的技术都辐射到了全国各地。”赵弘说,“这种转化,受益方往往是接受成果的地方。”

  赵弘认为,这种技术在外转化难以为北京带来实际的收益,而这将影响到北京为企业进一步地服务。

  因此,寻求北京和外地合作的共赢渠道、机制是北京当前面临的一项任务。

  而在赵弘看来,被广泛应用于长三角内部产业转移的共建园区无疑是北京解决这一问题的好方法。

  这种“飞地经济”的模式把“飞出地”方的资金和项目放到行政上互不隶属的“飞入地”方的工业基础,通过规划、建设、管理和税收分配等合作机制,从而实现互利共赢的持续和跨越发展。

  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办公室主任胡雅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土地、环境、能源、劳动力成本等方面压力,上海生产、商务成本在逐年增加,“走出去”成为上海园区的必然选择,而苏浙皖不少城市在园区建设方面,急需学习上海园区管理经验。

  这一模式在以上海为主要飞出地的长三角得以广泛的推广,仅“大张江”12个园区中,就有9个走出去。

  尽管环绕在北京周围的环首都经济圈,由于长期的“灯下黑”尚不具备像长三角一样完整的经济链和便利的基础设施,但是赵弘认为,飞地经济的模式仍然是首都经济圈规划中值得探索的合作机制。

  “这将促使北京科技成果转化腹地的打造,由政府搭台,集中进行经济合作。”赵弘说。

  而即使在北京上半年逆势增长的金融业,仍有提升的空间。“北京银行总部比较发达,但金融市场不如上海活跃,”赵弘说,“而金融市场恰好是表现在金融对产业的影响力和服务能力上”。

  这样“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差距也同样可以在北京党代会的报告中找到答案,北京对未来五年的规划是,积极推动场外市场发展,加快发展要素市场,加快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

  “实际上,北京和上海两个城市都已经发展到后工业时代,面对的困难和问题十分相似,政府之间相互审视的态度将会使两个城市得到共同的进步。”赵弘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