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转型升级之张江样本调查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5日 09:56 21世纪经济报道

  从强政府模式转向相信市场的力量

  上海转型升级之张江样本调查

  本报记者 胡欣欣 上海报道

  “选择在张江是因为这里具备动漫创作的氛围。”徐克操着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告诉记者。

  徐是上海河马动画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的CEO,他的办公室位于上海浦东张江软件园三期的一栋独立办公楼里,颇有LOFT办公的味道。

  尽管从小在北京长大,徐克依然选择了在张江进行他的动漫电影事业,他说这里“最没有官味,创业氛围很好”。

  如今,徐所带领的公司已经成为国内最具实力的动画制作类公司,员工超过千人,而张江则是其企业快速发展的助推器。

  按照官方公布的时间,7月28日,张江高科技园区将迎来它的二十周年,据本报了解,到时相关部委、上海市有关高层将视察这个园区。

  如同“张江男”一样,当年名为张江的浦东小镇已经成为上海高新技术产业的代名词,总代表着年轻和“潜力股”,如今,在张江镇问路,当地居民都会指着高新技术园区的方向说,那里是张江。

  来自北京的徐克也时不时将张江和中关村进行比较,回溯历史时,徐克提及十年前一场媒体策划的,张江与中关村的对话。在徐克看来,把发力初期的张江与已经颇有名气的中关村放在一起,让羽翼未满的张江获得了 “名牌效应”。

  事实上,自从1999年,张江将其发展中心定位到科技创新之时,有关张江和中关村的话题就络绎不绝地出现。

  2011年3月29日,已经升级为“一区八园”的“大张江”,成为继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之后第三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同年10月,浦东新区政府官网发布了一份名为《张江园区与中关村创新发展比较分析》的报告(以下简称“分析报告”)。

  这份报告将中关村海淀区跟张江进行对照比较,“分析张江创新发展的优势和不足,为张江未来的发展提供决策参考”。

  如今,张江已从63平方公里扩大到296.4平方公里,在产城融合上形成了大张江“一区十二园”的格局,园区产值已占上海全市工业总产值的七成。

  而10年前那场讨论所带来的思考,仍在继续,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秉承了上海强政府模式的张江,如今将市场的力量奉为园区创新的动力。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

  要市场,要人才

  那场被徐克提及的对话是由一家中央媒体在2002年策划的。对话中,张江和中关村的入驻企业、开发公司、管委会及京沪两地的分管市长悉数露面。

  彼时的中关村被誉为“大名鼎鼎,家底丰厚”,而张江则被冠以“一夜成名,蓄势待发”,这也是“北有中关村,南有张江园”说法的由来。

  尽管刚刚经历了“聚焦张江”的集中开发,张江智力资源短缺的现象仍是其最弱势之处。与中关村周围遍布高校不同,这个从农田上“硬生生”建起来的高新技术园区凭什么能够集聚人才?

  时任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公司总经理的戴海波用了夸张的修辞形容他心里的落差,“走在中关村的大街上,到处都能嗅到智慧的气息”,张江连小学都没有更别说大学。

  仅仅十年时间,当年戴海波心里的落差或许可以被一串数字磨平。分析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0年末,尽管张江人才资源率(指大专及大专以上学历占从业人数的比重)上仍比中关村低5%。但是在硕士及以上学历人数占从业人员人数的比重分别为18.1%和13.2%,张江比中关村高了4.9个百分点。海归人员所占比重,张江更是中关村的1.7倍。

  报告用斜体字强调了这一数据的结论:张江集聚高学历人才和海归人才的优势比中关村更明显。

  这似乎意味着,张江所主导的以产业链来迅速聚集智力资源的方式已经奏效。

  另一个问题迎面而来,靠政府规划聚焦的张江,聚集其中的人才是否能够如中关村一样拥有活力?

  这个问题在2002年时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最强的例证是“聚焦”两年后,张江的各项经济指标超过张江开园8年的总和。

  张江的“元老”,现任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顾学励对本报记者表示,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捕捉新兴技术产业是上海的强项,而在政府主导下的聚焦让张江的集聚力量变得更强。

  根据分析报告,张江企业的户均规模大于中关村:张江企业的户均从业人数是中关村的1.5倍,户均资产为中关村的1.6倍。

  但随着张江企业在国内外市场的崛起,张江的人才观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张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丁磊在2012年7月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以市场角度定义的“张江人才观”》的文章。

  文章中传递出的信号是,张江倡导不唯学历、不唯职称、不唯资历、不唯身份,以实践和贡献为出发点来衡量人才。

  丁磊再次重复了他的“市场论”作为张江的量才方法——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市场就是检验人才的唯一场所。

  除了给予人才资金、福利等奖励的“聚才计划”外,张江更为激发创新活力的改革在于股权激励试点。

  这是去年7月张江高科技园区管委会公布的“张江新十条”中含金量颇高的政策,现已进入实操阶段。按照政策的规定,参加试点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可采取科技成果入股、科技成果收益分成等激励方式,激发20%核心人才的创新激情。

  这与上海党代会后传递出的信息不谋而合。今年5月22日,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讲话中表示,对于上海的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而言,激励人才、用好人才为关键。

  “创新归根到底还是市场行为,这对上海政府的考验是改变其强政府的形象,营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上海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院陈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让创新的人才能够通过制度化的、合理的分配方式顺利获得创新带来的利润。”

  政府职能在于搭建平台:要有务实的尊重市场的氛围

  徐克选择张江的理由似乎很简单——全国走了一圈后发现,张江的领导最没官架子,不会“摆谱”。

  徐克认为,这是源自上海文化的精细和务实,“张江看好文化创意这个要熬很久的行业”。

  而在十年前的对话中,文化的潜在作用也作为一个话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时任国家高新区专家委员会委员的邹祖烨总结说,北京流行的是创业文化、“老板文化”,而上海则是“白领文化”占主导。

  邹祖烨认为,在这种地域文化的背景下,张江产业虽已成气候,但是民营高科技企业数量、实力和规模远不如中关村,也未出现柳传志一样的品牌企业家。

  在2011年2月,丁磊上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归纳张江的品牌和文化。丁磊的目标似乎要打破这种地域文化,他希望通过文化的塑造使人一想到张江,就能联想到“世界顶级的高科技的乐园、创新创业的乐园”。

  而在归纳创业文化的同时,张江还在去年六月邀请虞锋、史玉柱加盟张江高科,为张江高科转型介入创投界进行铺路。

  这意味着,张江加紧了从开发、服务、管理的承担者,迈入科技创新、产业投资引领者的角色。

  与张江高科思路类似的,是张江在除了软件、生物医药、集成电路以外,第四大支柱产业——文化创意产业上有所作为。

  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2011年,张江园区文化产业总产值已经突破716亿元。而2008年6月成立的张江文化控股公司,已作为张江文化产业园区的环境运营商、服务集成商和产业发展商。

  据张江文化控股公司新任总经理任剑琼介绍,文化控股公司不仅要发起设立张江文化产业孵化器基金,而且还将出资参与募资总额在50亿元的“海通证券-上海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经理人已经开始在园区物色投资对象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张江文化控股公司的新掌门人,和丁磊一样,也是来自上海通用。

  作为张江文化创意的代表企业的CEO,徐克希望在河马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张江能够对文化创意这样的轻资产行业,提供成本低廉的办公空间予以支持。

  事实上,这就凸显了张江当地管委会的职能所在,提供企业所需要的研发、融资、产权交易等诸多公共平台,而不干涉企业具体事务。

  但问题犹在,面对日益增长的商务成本,如何留在存量企业并引进更多的创新企业成为一大问题。

  比如,徐克的问题亦是张江目前所面临的问题——随着前期园区的不断成熟,后期进行物理空间拓展的过程中,获得土地的成本越来越高。

  也就意味着,与在上海的其他51个文化产业园区相比,张江在土地上的优势已经逐渐消逝。

  但在任剑琼看来,土地这种直接可衡量、可作价的服务不应该是张江的优势。“我们希望这些龙头企业能够在张江找到上下游的供应商、技术加工商、服务商,从而得到产业链的平台。”

  这就意味着张江试图建立一整个产业体系,以吸引企业留住和进入,任剑琼表示,能够配合龙头企业发展的招商步伐和融资支持,才是今后张江文化产业园区独特的价值。“当然,在土地方面的需求,我们将会纳入通盘的考量之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