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们江出海口:15公里的忧伤与东北的未来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6日 10:17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对很多来到珲春的人而言,有一个地方是必须要去的,那就位于图们江下游的防川村。

  该村子位于珲春城以南70公里处的敬信镇,在吉林省地形的最低处,往前数公里就是1886年由清廷钦差大臣吴大澄会同沙俄代表巴拉诺夫监立的“土”字界碑。从这里到日本海出海口只有15公里,可以远眺日本海面。登上附近山坡上的瞭望台,就可以看到中朝俄三国,这是中朝俄三国唯一的交汇处。所以,防川村被形容为“鸡鸣闻三国,犬吠惊三疆”的“中国东方第一村”。

  这是一个朝鲜族村庄,每天有很多游客到这里拍照留影。

  不过,围绕这个村庄的讨论却包含了一个大的战略命题,那就是中国东北地区在图们江出海口的问题。

  一个让人期待的战略前景是,如果打通从珲春沿图们江直接入日本海的通道,整个东北地区尤其是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北部地区,将可以由此实现与外界更直接的边界交流。

  目前,对这些地区而言,只能选择由大连或环渤海的港口出海,在此背景下,吉林虽然希望通过打通通化到丹东一线实现新出海口的突破,但这些线路相较于图们江出海口而言,战略价值不可同日而语。

  多年来,无论是吉林省还是中国政府都在致力于推进图们江流域的合作开发开放,以实现新的出海口的战略突破。这也使得防川村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但也正是这15公里,因直接事关中、朝、俄三国历史和现实的恩怨,直到目前,都是吉林和东北地区在出海口问题上的一个愿景。

  争议图们江口

  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山脉主峰山巅上的天池,全长525公里,其中中朝界河段长510公里,标志中俄边界线的所谓“土”字碑以下为俄朝界河段。图们江下游出海口曾经是清廷时期的中国领土,吉林省也曾经是沿海省,1858年《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将吉林省与日本海之间的15公里领土割让给了俄罗斯,从而使中国失去了通往日本海的海岸线,无法利用图们江进入日本海。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吉林省开始谋划打通图们江入海口 ,从而将吉林省由内陆省份定义为“边疆近海省”,以实现全省的对外开放战略。这一战略的背景之一是,《中俄瑷珲条约》中承认图们江河道航行权或者出海权属于两国共有,即可共同利用江河航道,而且,历史上图们江下游的中国渔民的渔船也确实利用此航道进入日本海,比如防川村的村民就从此航道进入日本海打渔。

  1991年,吉林省社科院和科学技术委员会共同制定了图们江三角洲开发开放构想,在此基础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出了一个更宏大的长期计划,这一被称为“欧亚大陆桥”构想,希望在其后20年内投入300亿美元,在图们江下游地区建设东北亚国际物流金融中心。设想从新瀉港乘坐豪华客轮出航,到图们江的国际港口,在那里连客轮原封不动地转乘高速陆路列车,经过中国东北、蒙古、俄罗斯、欧洲等地,最后到达荷兰的鹿特丹港。

  不过,这一构想,直到今天也未能得到实现。曾经参与该规划的商务部一位人士给我说,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参与的多个边境合作区的规划中,图们江地区的是最为棘手的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不可控因素也太多,有时候甚至连对话都无法实现。”

  不确定的未来

  曙光一度出现。

  从上世纪80年代后半叶开始,随着冷战思维的解冻,不光是中国的吉林省,沿日本海周边所涉国家和地区,也开始考虑东北亚地区的合作问题,包括日本西海岸的开发、俄罗斯对远东地区发展的重视,而且朝鲜也开始尝试在这一地区进行开放。

  朝鲜在1984年颁布的涉外经济法《合作经营法》被寄予厚望,这是在朝鲜国内设立合资或独资企业的第一部外资法规,被认为是朝鲜开始实施对外开放政策的重要步骤。此外,朝鲜在沿日本海的北方罗津市和先锋市设立自由贸易区,后来将两市合并为罗先自由贸易区,与中国的珲春经济开发区相连接,成为图们江下游中朝两国实施图们江流域合作开发计划的重要基地和对外窗口。

  但是,掣肘于图们江下游通航权的问题,这一曾被广为看好的地区合作进展并不顺利。

  图们江流域开发开放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如何使中国的珲春与俄罗斯远东港口城库拉斯基诺与朝鲜的罗津港联结起来,形成一个中朝俄三国国际联运体系。而这样的合作,显然不是吉林一省能左右的,也不是任何两个国家能决定的。

  尽管中俄两国可以基于历史条约就图们江下游的出海口问题达成一致,但朝鲜方面在该问题上持有与中国不同的看法和立场,主张在中俄之间关于图们江出海权问题的讨论或者协议,必须得到朝鲜方面的承认和谅解。比如,中国根据《中俄瑷珲条约》主张中国出海权,但属于朝俄边界的图们江下游15公里河口部分,就需要得到朝方同意或谅解。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