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正面临的几大问题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10日 09:59 每经网

  卖不出去的煤

  鄂尔多斯地方财政,依赖于煤以及相关产业。但2012年5月以后,鄂尔多斯的煤卖不出去了。

  地产这条腿走不动了,更糟糕的,另一条更粗壮的腿也突然停了。

  煤炭,是鄂尔多斯所有财富的起源——即使是后来的楼市财富,最初也通常来自煤炭。

  2005年,鄂尔多斯煤炭年产量超越多年稳居全国产煤冠军的山西省大同市,成为全国产煤第一大市。鄂尔多斯地方财政的七成,完全依赖于能源、化工以及它们的初加工产业。

  但2012年5月以后,鄂尔多斯的煤第一次卖不出去了。

  东胜往北15公里,仅铜川镇红泥塔的一座小山上就聚集了七八个煤矿和三十多家选煤场。

  2012年8月3日,南方周末记者登高下望,满目皆是煤炭堆积成的小山丘。这些煤堆大约有四十万吨,均为粉煤,已经在此滞留了近三个月。

  通常,煤炭从小煤矿运到煤场,遴选成颗粒较小的粉煤和较大的块煤,随后由煤贩子运往河南、山东等地。粉煤主要是工业用煤,多销往火力发电厂,而块煤则多为民用煤。

  一位煤场主回忆,此前煤几乎“从不积压,即来即卖”,“从早上六点忙到晚上十点,一天一百来车,4500多吨。”

  5月起,形势急转直下。先是眼见粉煤价格短短几天内急跌五十多元,而后,即使贱卖,仍然生意惨淡,“隔一天来上两三辆煤车”。

  当地一家大型煤矿集团也无法逃脱噩运。“去年前年一个矿一天卖一万多吨,今年一天卖几十吨煤。”该集团副总经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东胜煤区地处热量较低的煨煤带,每吨缴完地税的粉煤在煤场的售价仅为130元左右。每售出一吨粉煤,就意味着亏损近40元。

  又正值雨季。大雨过后太阳直射不到两个小时,积压煤堆上就升起袅袅白烟。粉煤因颗粒较小,不易保存,极易自燃,损耗很大。

  因此,大多数煤场都选择“只出不进”。

  根据东胜区政府的数据,2012年上半年,占东胜区财政总收入四分之一的煤炭业,税收减少17.2%。

  “2008年金融危机时,感觉好像天黑了,下了几点雨就过去了。但是从去年开始就是瓢泼大雨了。”上述煤炭集团副总经理说。

  工程款欠着,拆迁款也欠着

  “如果政府不欠企业这么多工程款,或者铁西和康巴什不同时这么大步子开发,现在鄂尔多斯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些。”

  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府来说,收入增速放缓显然来得太不合时宜。

  鄂尔多斯正在打造“康巴什新区、东胜市区与阿镇新区”100万人口中心城区,而公开数据显示,中心城区现有人口仅50多万人。

  康巴什新区兴建的七大标志性文化工程,总投资近30亿元。与此同时,东胜的铁西新区,未完工的商住综合体亦比比皆是。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仅2010年3月至2012年6月,康巴什国投公司公开招标的项目金额总计高达57.6亿元。而2012年上半年康巴什新区财政总收入仅为7.3亿元。

  “近两年,我区经济及社会各项建设任务繁重,财力有限,入不敷出。”东胜区财政局对此忧心忡忡,在2011年工作总结中提到,“土地出让金不体现净收益,不能有效补充财政。”

  连续多年来,造城热席卷中国大地,鄂尔多斯不过是其中最热切的城市之一。而巨额资金的来源,来自于煤炭、地产以及借债。

  不过,对于地方负债,无人能知晓确切的数据。民间对鄂尔多斯地方债总量的估算,大致有1200亿、2400亿和4000亿三种版本。

  而官方表述来自于市长在一次市委内部会议上的讲话——“目前鄂尔多斯市各级政府债务规模已远高于警戒线。”

  按照这一说法,鄂尔多斯债务规模很可能超过2000亿——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是,公共部门债务占GDP比重60%,而2011年鄂尔多斯GDP达到3218.5亿元。

  进一步可以计算出来,鄂尔多斯政府杠杆率为3-5倍(2011年鄂尔多斯地方财政总收入为796.5亿)。

  这意味着鄂尔多斯的杠杆率非常之高。资深信托业人士刘擎说,她考察众多地方政府项目,那些债务杠杆过高的项目,信托公司都不接受,即使是风险较高的结构化产品,银监会允许的杠杆率也只是3倍。

  市长在讲话中还提到,市政府“决定从今年起利用3年时间完成全市政府投资项目拖欠工程款的清理化解任务”。

  事实上,在鄂尔多斯,政府大量拖欠工程款司空见惯。

  当地一家经营养老地产和承包政府投资路桥工程的房地产公司,工程款及财政返还金额共计2.5亿元,但实际从政府获得的款项不足1000万。

  “我们算是小数目,本地一些大公司的政府欠款动辄几十亿。”上述公司高管说。

  “政府一般的做法是拿土地还,或者可以便宜一些卖。但问题是,现在土地不值钱了。”上述地产公司高管说。

  康巴什国投公司副总经理苏润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承认,康巴什新区建设欠内蒙古博宇事业集团有限公司债务约10亿元,园林绿化负债约20亿元,东方路桥、新泰、吉泰等民资基础设施建设公司的债务约20亿元人民币。

  “如果政府不欠企业这么多工程款,或者铁西和康巴什不同时这么大步子开发,现在鄂尔多斯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一点。”上述地产公司高管说。

  停不下的红舞鞋

  “第一步挤掉泡沫,第二步给伤口做清洁,也就是清查融资平台、重点企业的债务,第三就是补足养分”。如果做到这些,鄂尔多斯或许能迎来一次变得更健康的机会。

  “鄂尔多斯是转得最快的齿轮,突然让他停下来,后果是最严重的。”一位当地房地产公司高管说。

  像穿上了红舞鞋一样,鄂尔多斯无法停止找钱—投资—找更多钱的步子。为了不让轮子突然失速,政府不得不四处找钱来保障一些重大项目。

  尽管鄂尔多斯房地产业一片死寂,但政府性投资项目却仍在迅速推进。为了举办2015年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鄂尔多斯体育中心正在赶建。“体育中心预算4.7亿,最后可能会达到8亿。”康巴什城建局一位工程师说。

  为了保障这些重大项目建设,鄂尔多斯勒紧了裤腰带。

  市政府下令“严格控制公用经费”,包括“原则上不新购买公务用车、不新进人员、不新举办未经审批的各类大型活动、不新建楼堂馆所”。

  当地酒水行业一位销售总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上半年三分之一的酒店关门歇业,几个主流酒水品牌在鄂尔多斯的销量都出现了四五成的下滑。

  “因为不好报销,有相当一部分政府的酒水消费档次,从八九百块转移到三四百块钱这个价位了。”他说。

  康巴什国投公司也于8月初贴出了“关于降低经费支出相关事宜的通知”,包括“严禁各子公司自行招人”、“一般的招待必须到单位内部食堂进行,严禁随意提高接待标准”等内容。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鄂尔多斯市交通局、人事局等政府部门,曾一度于3月至5月只发放基本工资,后于6、7月才补齐。

  在开源方面,市政府、税务部门已经制定了增加税收的一系列具体办法,总的目标是,要让2012年鄂尔多斯新增地方可用财力达到50亿元以上。

  招商引资,也日益重要起来。

  不久前,鄂尔多斯政府就曾邀请江苏企业家代表团前去考察,当地政府举办了盛大的晚宴,考察的项目里就包括房地产项目。当地政府希望引入外部资金或上市公司资金接盘。

  不过更重要的,是帮助当地经济摆脱对煤炭与地产的依赖,真正建立起健康的产业。

  “第一步挤掉泡沫,第二步给伤口做清洁,也就是清查融资平台、重点企业的债务,第三就是补足养分,比如邀请发达地区的企业家去考察接盘项目。”刘擎说,“这个思路没错,但需要提醒的是,如果涉及上市公司和国有企业接盘这些债务,需要履行有关程序,不能让并不同意接盘的部分小股东和纳税人埋单来承担这个风险。如果中央政府接盘,也要经过有关预算法和人大会议程序,不能再走一旦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就中央财政接盘的老路。”(文中魏晨为化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