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齐齐哈尔:老工业城市艰难转身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2日 09:48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 马晖
角落里的中国
聚焦齐齐哈尔

  本报记者  马晖  

  黑龙江齐齐哈尔报道

  晚间,7点刚过。

  沿龙华路一路向西,街道两边均为繁华之地,商场、购物中心、酒家食肆一家挨着一家。不过半个小时,来到龙沙公园前的一处夜市,又是人头攒动。

  再往前走,一条大河,静谧流过,这便是嫩江了,齐齐哈尔的母亲河。

  齐齐哈尔,黑龙江第二大城市。地处黑、吉、蒙三省区交汇处,东临大庆、绥化,南接吉林省白城,西靠内蒙古呼伦贝尔,北与大兴安岭接壤,面积4.2469万平方公里,总人口571.6万。

  此地,是我走行“角落里的中国”在黑龙江省内的最后一站,但依齐齐哈尔的市情市貌,言之“角落”,有些“名不副实”。

  单看满街道上跑的“黑B”牌照,熟悉中国机动车牌照编序的人都明白,在省内这是仅次于省会城市的待遇,类似于青岛之于山东,大连之于辽宁。

  实际上,齐齐哈尔此前曾是黑龙江省省会。1949年之后,齐齐哈尔先后为嫩江省、黑嫩省、黑龙江省的省会。解放后,齐齐哈尔被定为“一五”期间国家的重工业基地。迄今,齐齐哈尔仍扮演着黑龙江省西部政经枢纽的角色,2011年,地区生产总值已突破千亿元。

  不过,对这座老工业城市而言,挑战依然存在,交通建设以及产业转型正迫在眉睫。

  部政治经济中心,两个重要节点之间的交通连接,竟落后至如此境地,让我颇感惊讶。

  黑龙江省交通厅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07年底,全省仅有1044公里的高速公路,包括黑河、绥芬河在内的重要口岸以及五大连池、镜泊湖等重要旅游景区均无高速公路通车。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2008年,黑龙江地方官员提出“公路建设三年决战”的宏大建设计划,此后三年间,集中投资1000多亿用于道路建设,使黑龙江省内的通道建设大为改观。而齐齐哈尔作为黑龙江西部的经济重镇,且肩负着辐射蒙、吉的重任,在过去三年间,倾全市之力开工建设了4条高速公路,即齐泰线、齐嫩线、大齐线以及齐甘线,总建设里程为446公里,投资规模逾百亿。

  即便如此,以齐市为中心的陆路交通路网建设仍然滞后。“过去欠账太多了,现在市里面决心比较大,修了不少路,不过修路涉及到的拆迁、银行贷款等问题也比较多,推动起来有不小难度,今年的基调是‘保在建’。”有齐齐哈尔市政府一位官员透露。

  据这位官员介绍,今后一段时间,完善本市内部的路网布局也是齐齐哈尔公路建设的一大重点。从齐齐哈尔的地图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座城市下辖8县7区,属于典型的一市多镇的工业城市布局,其下辖的一些区县距主城区距离较远。

  弥补通道建设欠账

  清晨,在五大连池市客运站购票时,售票员告知,每天仅有这一班车,6:20发车。

  从五大连池到齐齐哈尔,283公里,坐客运大巴走了将近五个小时。路况条件之差超乎想象,许多区段还是乡村公路级别的两车道。中间有一段在修路,车行其上,颠簸得厉害。

  五大连池是黑龙江全力打造的旅游度假地,齐齐哈尔则为黑龙江西。

  重工业城市转型

  齐齐哈尔,跟东北地区很多大城市一样,在中共建政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视作是“共和国的长子”。“一五”期间,这里被定为国家发展重工业的基地,肩负着建立共和国重工业体系的重任,由此形成的工业文明的基因,成为日后这座城市的底蕴。

  如今,走在齐齐哈尔的街道上,时时还能触碰到那个时代的印记。

  出租车李师傅,50多岁,此前在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做工人。1999年下岗后,用买断工龄的钱,再找亲友七凑八凑,买了辆车,开起了出租车。

  “现在一个月能赚3000块钱,比起那些留在厂子里的老兄弟们,要好多了。”李师傅用手指着车窗外做小

  生意的、开饭馆的人说,“他们很多都是当年从厂子里出来自谋出路的”。

  另一位是原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的负责人之一,他至今仍搞不明白当年机床厂的产品为什么会滞销。

  当年,他是厂里多连杆压力机(一种汽车外壳一次压制成型的机床)的生产负责人,据他介绍,该工艺是工厂组织专门的技术骨干,消化吸收当时最为先进的德国技术自己生产出来的,工厂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生产出来的机床,售价便宜,技术先进,却总是滞销。

  这样的处境,并非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一家所特有,在90年代末期,几乎齐齐哈尔所有的国有重工业企业都遭遇过类似的难题。

  此后,国家实行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计划,齐齐哈尔成为该计划施行的重点城市之一,很多市内的国有企业实行关停并转,并引进了投资者。

  以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为例,该厂曾有全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的称呼,后来却濒临倒闭。2000年,齐齐哈尔市政府出面改组为齐重数控,2007年浙江天马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与齐重数控进行了战略重组,使得后者成为上市公司天马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前几年效益还可以,从去年开始感觉稍微差点了。”在齐一床的宿舍区外有职工这样说,他从自己每月奖金的变化得出这一结论。

  2012年年初,市长韩冬炎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坦承,“我市装备制造、冶金、化工行业趋于严峻,市场萎缩,订单减少,效益下滑”。

  这与宏观经济形势有关,更受制于齐齐哈尔现有的产业格局。基于过去的产业基础,齐齐哈尔的产业以二产尤其是重工业为主,机械、冶金、化工等几个与宏观经济形势密切相关的强周期产业占据了很大比重。

  “我们这新兴产业才刚刚起步,产业结构还需要进一步优化,牵动发展的战略性大项目、好项目不多。”齐齐哈尔市政府的一位官员说。

  为此,当地政府规划了“一区五园”的发展规划,着力发展高端服务、科技研发、总部经济和交通运输产业。比如,富拉尔基工业园区以打造国家高端装备制造业研发生产基地和装备制造配套产业基地为重点,着力引进大型和产业链长的项目。

  “市里面今年定的数,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要达到15%以上,任务不轻。”上述齐齐哈尔市政府官员表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