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万亿大招商 欲留住民间的钱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8日 12:06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宋馥李 8月23日,下午6点,太原进入了晚高峰时段,车流密集,交通拥堵。坐在一辆车上的张省会和林寿光,不时看着表,抱怨太原的交通状况。两人正急着去赴一个重要的宴席:山西省政府某位高层官员,要找他们谈话。

  这几天,他们一直在紧张和疲惫中度过。8月20日,首届世界晋商大会上,由山西华晋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主导的香港金融数字城项目和古交特钢工业园项目,在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和省长王君的主持下,在大会当天正式签约。

  华晋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林寿光并不习惯被媒体关注,他说,毕竟项目还没有落地,说多了不好。这个来自福建宁德的商人,到山西投资已经数年。他自称,已经熟悉了山西的政商环境,项目得到了市领导的支持。香港金融数字城项目,虽然由太原市对接服务,却是山西省某位高层亲自招来的。而这两个项目,由于最能体现山西省转型跨越,得到了方方面面的重视,推进得很快。

  不过,俩人心知肚明,风光过后,紧接着就要抓项目落地了,而这中间,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香港金融数字城项目,投资200亿,拟推动香港特区政府和山西省政府合作,将香港的“零关税”引入山西,打造集会议会展、星级酒店、投融资、零关税商贸等功能的综合体。而特钢工业园项目,则将推动福建宁德市和太原市合作,将福建的一批钢铁铸造企业,转移到具有资源优势的太原古交。

  万亿大招商

  2010年,袁纯清来到山西,在山西呼喊了多年的结构调整基础上,提出转型跨越。

  转型跨越,当然需要引入大项目,投入大资金。从今年年初,高规格首届世界晋商大会确立,山西省掀起了招商引资总动员。

  据悉,省委书记袁纯清和省长王君,亲自担任大会主席,先后7次对大会筹备做出指示,而山西省直各部门,更是赴全国28个省市区推介招商。为了推进招商,山西省为此专门成立了重点工程领导组办公室,组长由省长王君担纲,常务副组长是常务副省长李小鹏,统一督促、检查、推进。

  而晋商大会最初确定的目标,是邀请1000个重量级客商,招商引资1万亿。这1000个重量级客商,分别指世界500强、民营企业500强的公司。

  今年3月份,大会会期正式确立,时间紧,任务重。邀商和招商的任务被层层分解到山西省11个地市。作为省会,也是山西经济实力最强的市,太原市的任务是邀请100个客商,招商引资1000亿。再次分解,太原市辖11个区县,再加上工商联、侨办、台办等部门,共确立了18个招商引资组,按经济实力分摊,共同来完成1000亿的任务。

  太原市工商联经济联络处处长肖怡红告诉本报记者,半年多来,从确立首届世界晋商大会的会期以来,他就没有了周末,为了完成招商任务,所有官员各显神通。实际上,要在短短几个月内,新招一批项目并不现实。在实际中,签约项目大部分是很早以前就开始接触和洽谈的项目,只是在晋商大会筹备期间,加快了洽谈进程。

  最终,首届世界晋商大会组委会公开通报:来自美国、日本及台湾、香港等42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和省内的65个代表团在首届世界晋商大会共实现协议、合同项目总数561个,总投资额7921.9亿元,拟引资额7084.4亿元。

  结果并没有像期待的那样,完成招商万亿的目标。但山西省内的媒体仍然用“成效显著”、“沉甸甸”来形容这次招商成果。

  而世界晋商大会,只是山西大招商的启幕。20多天之后,山西省第四届国际能源博览会即将开幕,主题仍然是招商引资。能博会的规格,比晋商大会还要高。对于山西省直各部门,与晋商大会一样,招商压力时刻存在。

  对这一点,山西省似乎毫不避讳,召开首届世界晋商大会,目的就是招商引资。关于晋商精神和文化传承的研讨,虽然官员和企业家在发言中屡屡提及,但并没有为此开设专门的分论坛。

  在山西省投资促进局投资服务处处长谢宏看来:“招商引资,如今早已不是一个部门的工作,是由山西省委和政府统筹推进,因为‘十二五’规划也好,转型跨越也好,山西必须有项目做承载,省里的目标是,是每年招商引资1万亿。”

  钱从哪儿来

  2010年5月份,袁纯清调任山西省委书记,那时,山西的煤炭资源整合,正在进行之中,谋求产业结构调整,山西已呼喊多年。在施政演说中,袁纯清就发出这样的疑问:山西有啥优势?

  现实摆在眼前,在全国的区域经济板块中,山西优势明显,劣势也很明显。除了资源,山西的交通、人才、产业基础,都不具有优势。

  山西省政协经济和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刘道友认为,转型跨越,最为关键的,当然还是引入项目。

  而众多资本巨头,之所以看好山西,也仍然是看好山西的资源优势。

  此前,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中,主导方向是由本省煤矿巨头整合中小煤矿,央企巨头中,仅有中煤,省外企业中也仅有冀中能源等少数企业,获得在山西参与整合的资格。而近两年,伴随着山西煤矿资源整合的深入推进,虽然没有正式的文件加以命名,山西“以资源换资金,以资源换项目”,已经取得丰硕成果。中石油、中电投、华能、中铝等央企巨头,掀起了挥师进入山西的高潮。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华能集团获得太原东山煤矿,曾任华能集团董事长的李小鹏调任山西后,将华能集团引入山西,并拿下了东山煤矿。虽然东山煤矿是省属国有煤矿,仍在资源整合中,划入华能集团名下。而作为回报,华能集团则拟定投资240亿,打造低碳生态工业园。为此,太原市政府在土地、税收、科技研发资金和示范项目的电价、热价等方面,均给予了优惠政策。

  其他四大电力央企,也先后确立,在做大做强传统煤电产业的基础上,与山西开展战略合作,进一步做实做优煤炭高端综合利用产业。山西省投资促进局投资服务处处长谢宏说,涉及煤化工、装备制造等大项目,仍然是以华能、华电、中铝等央企开发为主。

  在山西省2012年招商引资签约项目资金到位情况分析报告中,记者看到,在山西省上半年到位的资金中,投资额居于首位的仍是北京,其次是上海、广东、浙江、山东。其中,来自北京的投资额,比后四位的总和还要多。这得益于央企在电力、煤炭、新能源和基础设施领域的庞大投资。

  留住民间的钱

  转型的迫切,并不只在政府层面。

  外界一提到山西商人,就认为是煤老板,要改变这种认识,参会的晋商代表如是说。在煤炭资源整合之后,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煤老板”,仍然最忌讳听到这三个字,他们更愿意以“新晋商”自称,找到身份认同。“山西人并不缺钱,在全国是资金大省,但不是资本大省。”刘道友说。这十几年来,山西煤焦领域的企业家,积累了巨额资金。在一些重点产煤县,财富过亿的人,动辄二三百人。“在前几年,就算搞个15万吨的小煤矿,两年下来,积累一两亿财富不成问题。”刘道友说,有人曾粗略统计过,散落在山西民间的资金,至少有三四千亿。但这些钱没有投到山西,而是流向了全国各地,山西也成为资金流出大省。

  这一点,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也感到吃惊。作为海南省晋商商会会长,他形容说,“山西人投资都是大手笔,常常一买就是一座楼。”在煤矿整合之后,很多山西人一窝蜂似的跑到了海南,寻找投资机遇,海南的晋商商会,也迅速扩大,一开会,总有上千人到会。

  山西民间有雄厚的资金,明清时代的晋商,票号钱庄盛极一时,开创了中国金融业。但现在的山西,金融业却成了短板。山西的资金外流,一直是令山西省政府十分惋惜的事情。刘道友认为,山西急需建设一些投融资平台,将闲散的民间资金聚合起来,鼓励投资基金、小贷公司、村镇银行的发展壮大。这样才能把资金大省变成资本大省,把钱留住,为当地服务。

  伴随着山西的转型跨越,离开煤炭开采业,坐拥大把资金的煤老板们,也开始了转型跨越。

  从去年以来,山西由农业部门强势推出的“一村一品”、“一县一业”,意在仿照温州每个村都有一个小产业的模式,鼓励资金雄厚的煤老板们,立足当地,投资农业、食品加工或旅游业,实现转型。而另一方面,则是尽量把财富留在省内,造福一方。

  伴随着煤炭资源整合,煤老板们投资项目遍及现代农业、食品加工、旅游业等等。“但总体来说,转型投资的成功率并不高。”刘道友分析认为,一方面,“煤老板”的观念要转变,没有哪一个产业,可以有煤炭那样的“暴利”,与其投资利润不高的产业,还不如直接买楼。而另一方面,政府也要转变观念,放开更多领域,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很多有投资意愿的老板们,找不到合适的项目。

  不过,调动山西民间资金,还是吸引外资进入山西。山西长期被人诟病的投资环境,需要大力整顿。刘道友坦言,相比沿海省市,山西的投资环境并不宽松。这是因为,很多政府部门,抓着权不放,有事拖着不办,吃拿卡要之风仍然盛行。

  在山西省上半年到位的资金中,境内省外的资金,仍然占据第一位,占比66.9%,而山西省内的资金,占比25.5%。

  2012年,山西省也出台文件,专项治理吃拿卡要,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在晋商大会期间,多位在山西投资的商人均向记者表示,在山西投资创业,环境仍不是很好。有些事,虽然口头上不断支持,但在具体执行时,就是另一个样子,就比较缓慢。

  钱到哪儿去?

  在晋商大会上,作为最重量级的晋商代表,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疾呼,山西要破除一系列思想心结和体制障碍,摒弃“唯煤是图,以煤为重”的思维定势,支持发展现代服务业和高新科技产业为支柱产业。

  8月初,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实施方案,刚刚在国务院获批。山西可以“先行先试”。因而,郭台铭在发言中,呼吁山西省给予更优惠的政策,而李彦宏,则强调山西省应该努力培育鼓励创新机制。

  未来5年内,富士康将投资千亿元,把山西建设成为全球最大的精密机构件、镜头模块、光通讯零组件等八大生产基地。而百度公司的云计算中心,也在山西阳泉奠基,拟投资47亿元。

  对转型到何处?政府高层和企业家,认识不尽相同。刘道友说,山西转型发展,除了传统产业,究竟哪些产业是具有优势的、适合发展的产业,仍然需要认真总结。

  不过,当下的山西,完全脱离传统产业,显然还不现实。山西传统的煤、焦、冶、电等能源工业,仍然是山西省财政税收的支柱。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山西的财税收入,面临很大的压力。“以煤为基,多元发展,挖掘煤与非煤两种资源,做好地下与地上两篇文章。”在晋商大会上,袁纯清这样强调山西的定位。这意味着,山西要转型,仍然难以绕开资源。巩固原有产业,引入新的项目,在增量上做文章,才可能改变山西的产业结构。

  在此次晋商大会的招商中,在2000个重点招商项目中,涉及电力、煤化工等行业,仍然是招商重点。谢宏说,作为对转型的体现,单纯扩大煤炭产能的项目被否决,而延伸煤炭产业链的项目,则被积极鼓励。

  而山西省投资促进局也在报告中分析,山西省应该加快服务业领域的开放,培育外资新增长点。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山西省共引资到位资金2577亿。其中内资到位2381亿,外资到位196.4亿。而这些资金分布的十个产业中,电力、新型材料、煤炭、装备制造、煤化工仍排在前五位。其次才是文化、食品、旅游等产业。山西的传统重工业,仍然是吸引投资的重点领域。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