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招商被指“纸上热闹落地冷”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03日 10:04 中国经营网

  编者按/随着煤炭价格的下跌,煤炭大省山西今年的经济下行压力巨大,GDP增速快速下滑,地方财政面临紧缩困局。而由于当前国有企业也处于盈利下滑、增长乏力的格局,在自保都非常困难的时候,拿不出多余的钱用于投资。这让长期过于倚重国企发展的山西,面临更加困难的局面。在经历曾经备受争议“国进民退”煤改之后,山西不得不将目光重新转向民营资本,试图通过运动式、大跃进式的招商高调引进民间资本,以迅速促进经济的增长。这种运动式的招商能否起到效果?民营资本会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重新回到山西?回到山西后能否真正得到发展?这是我们本期重点关注的问题。

  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提出的 “十二五”再造一个新山西的施政纲领,让处在经济下行周期中的山西正在疯狂寻找资本。

  8月12日,山西省投资促进局领导在第四届能博会新闻发布会上称:“本届能博会将签约项目上千个,签约金额超万亿元。”该发布会上所言的第四届能博会将于9月16日至18日在太原举行。

  8月19日,在首届世界晋商大会新闻发布会上,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聂春玉表示,大会确定的万亿招商引资项目的目标能够实现。为了保证签约的质量,当天的签约仪式上只签订合同和协议项目,意向项目不算签约。

  如此算来,两个大会在不到一个月内,山西招商额度将超过两万亿元。

  据当地官员介绍,山西如此浩大的招商旨在让民营资本留在山西。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两万亿元的招商引资力度,让当地的招商官员压力重重,但面对此番类似“大跃进”式的招商仍乐此不疲。不过,据记者了解,山西历年来的招商引资成绩单“纸上谈兵”的多,据当地官员介绍,实际落地的项目不足两成。另外,不少欲回流山西的民营资本人士亦担心,曾经在煤炭领域内“国资挤出民资”的模式会再度爆发,由此也小心翼翼地采取观望的态度。

  山西的招商“运动”

  急于转型的山西,如此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搞开发,极可能会令地方官员们犯追求项目短期效应的毛病。

  8月19日至20日举行的晋商大会,点燃了山西省今年招商引资的熊熊大火。千余名世界各地的晋商聚集太原,与当地政府准备的万亿元项目进行对接。根据晋商大会组委会公开通报显示:来自美国、日本及中国台湾、香港等42个国家和地区、国内和省内的65个代表团,在晋商大会共签署合同项目总数561个,总投资额7921.9亿元。

  记者获悉,为了实现晋商大会签约引资目标,山西省11个地市119个区县的官员们,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忙活,到了晋商大会召开的前期,招商官员以及区县一二把手都取消节假日“连轴转”找客商。

  山西太原市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年初山西省就进行了招商总动员,并将招商任务分解下来。为了完成招商千亿元的目标,各区县都是一二把手挂帅从准备项目到招商引资都相当重视。此次,在晋商大会上,太原市基本实现千亿元引资任务:招商引资签约项目51个,总投资额1313.9亿元,引资额1059.3亿元。项目涉及商贸物流、房地产开发、机械电子、材料工业、医药等产业。其中,签约较大的投资项目有:总投资300亿元的田森五方物流产业园建设项目,总投资120亿元的五龙城郊森林公园建设项目。

  据了解,今年年初,在筹备晋商大会并确定1万亿元引资目标之际,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和省长王君,亲自担任大会主席,多次对大会筹备做出指示,而山西省直各部门,更是赴全国28个省市区推介招商。在此主政一方大员的带动刺激之下,各地市官员也不得不成立招商小分队跑客商。而任务分解到各地市后,地方官员们只得各显神通,努力创造招商政绩。

  山西省永济市一位官员则表示,“除了一把手挂帅外,在招商引资任务分解下来的时候,一些区位相对弱势的区县招商部门不得不发动亲戚朋友,跑关系、找人脉以期完成招商任务。”

  当然,在甚为壮观的“全民招商”背后,是当地政府出台的对官员们的考核要求。“招商引资以及项目落实情况已经成为各地市考核干部的一项重要指标。”长治市一位招商干部坦言,当然任务完成好了,奖励也很丰厚。比如,长治市沁县为了鼓励干部,将300万元招商奖励资金列入财政预算,而根据不同的引进投资额度进行现金奖励。

  作为招商的主要部门,山西各地的招商局、投资促进局官员们在此种奖励政策鼓舞下,亦忙得不亦乐乎。“现在领导干部都忙着协调即将召开的能博会的招商项目,目前已经确定能博会参加央企就有20家之多,预计签约的能源化工项目总投资上万亿元。”山西省投资促进局负责宣传的官员杨文秀直言,“现在大家都忙着开会,难以接受全面的采访。”不过记者了解到,即将召开的能博会,参展企业几乎是清一色的国企,其中,中石油、中核工业、神华集团等重量级的央企都有项目签约。

  也正是在上述“全员招商”的环境下,仅今年上半年山西省就引进各类资金258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加上上述两项活动引资额度,山西已经引资两万亿元之多。

  如此之大的招商投资规模,当地的区域经济观察者多少感到有点“大跃进”的意味。有当地不愿具名的学者指出,急于转型的山西,如此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搞开发,极可能会令地方官员们犯追求项目短期效应的毛病。另外,急躁的招商,亦难杜绝一些借投资来圈地的项目。山西财经大学教授崔满红认为,全员招商是山西省确定战略转型、多元化发展对资本迫切需求的必然。在他看来,招商动作确实有点大。

  民资冷看山西

  对于山西摆下的招商盛宴,民营资本却是顾虑重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们担心一旦地方政府的政策有所变动,那么伤心的必将是民资。

  据山西官员介绍,山西大规模招商其实意在将民营资本留住。

  这是在山西省经历曾经备受争议“国进民退”煤改之后,对民营资本重新高调的引进。

  据了解,目前民间投资已成为地方“稳增长”的重要举措,山西也不例外。

  数据显示,由于受外部市场需求不足和国内产能过剩的影响,山西主导产业增速明显放缓,经济下行压力巨大。今年上半年山西省GDP增速同比回落3.2个百分点,工业增加值同比回落7.6个百分点,工业用电量同比回落2.8个百分点,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7.6%。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5.3%,与煤炭行业密切相关的钢铁行业实现利润2.7亿元,同比下降90.5%,焦炭行业净亏损33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山西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民营资本。不过,对于山西摆下的招商盛宴,民营资本却是顾虑重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们担心一旦地方政府的政策有所变动,那么伤心的必将是民资。

  曾经在山西投资煤矿,并在2009年被迫出局的一位浙江投资人告诉记者,此次他到山西找投资机会看中的是,该省综合试验区改革中的特殊优惠政策。这位不愿具名的浙江投资人称,2004年他来到山西投资煤矿起家后,对山西应该还有一点感情的。但众所周知的山西煤改,令他被迫将几个亿的资金转到房地产方面。现在山西似乎重新对曾经规模高达2000亿元的民间资本感兴趣,并且省委书记袁纯清“对待民企要与对待国企一样”的要求,当然更重要的是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政策,让他重新萌发回流想法。但这位商人也坦言,曾经投资被挤出的阴影仍未消除干净;再者,8月份的晋商大会上地方政府答应的优惠兑现起来也并不容易。因此,他目前仅仅还是对一些比较稳妥的地方基础设施项目感兴趣,不过,晋商大会上这类项目并不多。另一位陕西商人,也是遭遇过撤离山西的状况,但此次借着会展还是想看看,熟悉的能源或者新能源方面是否有机会。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山西省目前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的行业多为新型行业以及竞争性行业。比如新材料、物流、电子信息、旅游文化等行业。从此次晋商大会招商项目看,山西省此次为民营资本准备的丰盛项目大餐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机械制造、房地产等行业,几乎没有与煤炭产业链相关的项目。这些行业相比能源行业投资规模较小,但承担的经营风险也较高。

  由此,上述当地观察者认为,民资有担心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建议,可利用先试先行的政策优势,引导国企主导的能源行业对民企进行反哺,不失为令民资扎根的一个可供研究的方法。

  招商引资落地仅有两成

  山西的招商多是“纸上招商”,相对于招商,安商才是重点。

  与高调招商同时进行的是,山西省政府高调宣布要重视项目落地。然而急躁的招商不但令上述民资担心落实起来困难重重,而且地方政府落实成果并不理想。

  今年初,山西省委、省政府宣布,今年为山西省“项目落实年”,全年拟落实的项目投资超过1万亿元。为完成这个政治任务,各地市不得不在项目落实上,改变过去只招不落的作风。

  山西省投资促进局的一份“山西省招商引资签约项目进展情况通报”显示,历年来山西省举办的“九会”(一至三届能博会,一至六届中部投资博览会)签约项目落实的成绩单并不好看。据统计,“九会”共累计签约项目3263个,拟引进外资558亿美元,内资30996亿元。实际执行过程中,因各种原因撤销352个项目,目前累计执行的项目2911个,拟引资总额折合人民币32475亿元。但在这些项目中,完成审批的仅有1637个,正在审批的763个,尚未审批的503个,不予审批的8个。外资累计到位内外资折合人民币4268亿元。到位率不足原来拟引资3万多亿的两成。

  当地政经观察者认为,山西的招商多是“纸上招商”,相对于招商,安商才是重点。“当地一些地市大可不必启动几乎全民式的招商之举,毕竟安商才是引资之后的重中之重。所以,在对地方官员招商政绩上的惩奖模式的考核亦同样有待日后事实的考验。更为重要的是,山西此番招商模式亦等待其正在进行的转型实践的检验。值得注意的是莫让此番招商引资成为地方官员的负担,亦成为签约落实项目的负担。尤其是对待民资摇摆的官方政策,更应该以法律法规的方式固定下来,才不至于发生曾经煤改模式的教训。”上述观察者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