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河之殇:十年治理无功而返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03日 10:39 中国经营网

  8月中旬,陕西省环保厅给该省渭河流域沿途的宝鸡、咸阳、西安、渭南四市开出1.15亿元的生态罚单,该消息甫一发出,舆论一片哗然。

  作为陕西的母亲河,渭河昔日水清鱼肥的景象已不复存在。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渭河水质在耗时超过10年的防治整改后,迄今仍无法完全达到国家河流验收标准,另外,耗资巨大的污水处理厂因管理等原因成为渭河治理的摆设,而渭河沿途上百家火电厂的存在,在地方GDP的发展冲动之下也让渭河陷入了“氮”治理之困。

  环保找钱

  记者独家获知,面对陕西省环保厅的这次铁腕治理以及数额如此之大的生态罚单,陕西省咸阳、渭南等沿渭河四市地方政府都已经责令市环保部门严格遵循陕西省环保厅的决议,对辖区的大型涉污企业进行突击检查,或者找其“谈话”以求完成罚单任务。

  咸阳市环保部门的一位官员向记者透露,陕西省环保厅的这次生态罚单对象是宝鸡、咸阳、西安、渭南四市政府,并非直接开给企业。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面对亿元生态罚单,上述四个地级市的政府环保部门的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检查各个辖区单位的环保工作。

  位于咸阳市长武县冉店乡的大唐彬长电厂,是一个投资百亿元的大型发电企业,现在还没有开始并网发电。

  该电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面对陕西省的这次生态罚单,他们要埋单。“就在陕西省环保厅1.15亿元的生态罚单开出不久,咸阳市环保部门的人就紧接着赶到了,对我们的环保设备进行了全方位的检查,最后确定我们在除磷脱氮的设备上没有达到国家的相关标准,随后就开据罚单(具体数目还商讨,但该人士表示最少不会低于20万元)。”

  大唐彬长电厂的遭遇并非个案。知情人士描述称,在亿元罚单面前,但凡是可能涉及渭河污染的企业,都会为陕西省环保厅的这次生态罚单埋单。

  陕西渭化集团环保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接到渭南市相关部门的检查通知,但是面对这次的陕西省的生态罚单我们已经做好了埋单的准备。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造成渭河主要污染的并不是我们这些大型企业,而是陕西的那些小型的化工企业和造纸企业。根据陕西省“十一五”环保部门的总结显示,造纸行业“十一五”GDP不足总额的6%,但是在渭河的污染上却占到了60%以上。

  造纸业退陕

  渭河污染由来已久,陕西已数次治理沿途污染企业。

  2012年3月10日,随着西安市环保局工作人员的一声令下,陕西省奥辉纸业有限公司的厂房被拆除,同时还有西安市秦岭纸业有限公司、西安市西郊造纸有限公司、西安市和泰纸业有限公司、西安市银泉纸业有限公司、西安市临潼区汉兴实业公司五家造纸公司在这次的整顿中被强制关闭。

  其实,这已经不是陕西省第一次对造纸行业进行治理。

  2005年陕西省渭河流域的水质一度出现了恶臭、难闻,甚至有的流域水质已经严重变黑。陕西省环保厅提供的数据显示,2005年工业废水排放量约为3.75亿吨,COD排放量约为13.8万吨。渭河丧失了基本的生态功能,沿河的农业灌溉已经不能正常进行,同时影响到了国家“引黄济津”工程的水质安全。

  随后陕西省逐一排查,将污染渭河的首要元凶定位造纸业。紧接着陕西省就对造纸行业加强管理,并且制定了一系列的整改措施和处罚条例。

  原陕西兄弟纸业的一位杨姓管 理人员透露,陕西省依照《造纸工业发展的十二五规划》对造纸行业提出,要转变发展方式,加快结构调整,加快传统造纸业现代造纸业的快速转换,尤其是对污水处理要求十分苛刻,所有的企业都尽快地实现零排放。这对于传统的造纸行业那几乎就不可能完成,所以每年都面临大量的罚单,导致大量的造纸企业经营困难随即倒闭,有的造纸企业在关闭的时候还欠有环保部门的罚款。所以陕西的造纸行业几乎是在陕西环保部门的高压政策下相继倒闭的。

  据了解,2005年至今,7年时间陕西省一共关闭了140家造纸企业。根据造纸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依照陕西省环保部门目前的整改力度,相信在2014年整个陕西省造纸企业或许不超过10家。

  渭河“氮”治理之困

  数次治理,渭河依然处在“高危”状态,污染程度令人触目惊心,渭河治理究竟陷入了怎样的治理之困,其越治理越污染的原因何在?据不完全统计,仅因渭河治理开出的环保罚单就有数亿元之多。

  这些罚金去向何处?有无真正投入到渭河环境治理和污染预防之中?面对质疑,陕西省环保厅副厅长李孝廉表示,政府会将所有的罚款纳入财政部门统一安排,用于环境污染防治,环保部门将不做他用。

  据了解,建污水处理厂一直都是陕西省用于渭河治理的主要手段,也是环保罚金的主要去向。根据相关部门统计显示,陕西省截至2012年6月用于污水处理厂建设的资金已经累计超过百亿元。

  其中西安市先后建成了十四家大型的污水处理厂,累计完成投资超过20亿元,同时建成了多个河流污染检测站,但是这些污水处理厂却在运作的过程中大打折扣,尤其是氨氮和氮氧化合物始终没有达到国家节能减排的预期标准,致使渭河流域的氨氮成分严重超标。

  西安市第四污水处理厂是渭河治理中规模比较大的污水厂,累积投资达到2.6亿元,具有控制井、初沉池污泥泵房、污泥脱水机房、综合办公楼等设施先进的污水处理厂,下设六个污水处理系统,日均处理污水能力达到50万吨,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60%以上。在2010年开始提标改造,并且增加了除磷脱氮工艺,按理说可以大大地缓解渭河水污染。

  但事实上,西安市第四污水处理厂处理之后的净化污水,经漕运明渠排入渭河的污水,在氮氧化物检测中仍然严重超标。

  另一方面,不单是西安市第四污水处理厂的氮含量超标,陕西省几乎所有的污水处理厂都存在类似问题,西安市环保部门的一位官员如此解释。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污水处理厂在污水处理的环节上缺失管理,据污水处理厂的附近村民反映,有的污水处理厂存在间断性开工,导致污水处理厂附近臭味难闻,“污水处理厂就形同摆设”。

  李孝廉亦表示,干流全长818公里的渭河作为黄河第一大支流,在陕西境内河道长达512公里。因此陕西省视渭河为母亲河,也在努力促使水质得到改善,但遗憾的是,长期以来,氨氮和氮氧化合物始终无法达到预期的国家节能减排标准。

  有环保人士指出,氮氧化合物超标的根源其实与渭河陕西境内四市的生产、供暖和发展方式有关。“我国能源结构以煤为主,二氧化硫排放量的90%来源于燃煤。”据了解,在渭河陕西境内的沿线星罗密布着超过100家各类火电厂。

  “渭河应该下工夫减少火电厂规模,根治高硫煤使用,限制二氧化硫排放总量,杜绝任何企业超标排放。”环保人士称,实施这项政策并非环保部门一家可以说了算。以火电厂为例,电厂对脱硝不感兴趣的原因是脱硝电价未严格执行,反之,没有脱硝电价的保障,花费巨资建设脱硝装置与缴纳小额生态罚单相比,火电厂会觉得后者更划算。

  据测算,一台100万千瓦脱硝机组年运行费4000多万元,而氮氧化合物排污费只有600多万元。

  显然,渭河“氮”难治理背后,仍然是地方经济发展方向亟待转变的大命题。相对比,区区亿元的生态罚单,似乎也很难撼动地方政府加速发展GDP的诉求。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