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鄂尔多斯请放弃你的轻狂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10:34 中国新闻周刊

  2011年,当希腊风雨飘摇,温州商人跑路如火如荼的时候,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我的那句话:“欧洲不该救,温州不必救,救鄂尔多斯吧。”

  但是,当鄂尔多斯近80%的在建楼盘处于停工状态,楼市崩盘几成定局的情况下,虽然符合基本的逻辑,但我还是认为这个结果来得有点快,甚至给很多鄂尔多斯的炒楼者连幻想的时间都没有留下。而这种财富迅速幻灭和变脸的根源,仍然在于楼市和煤炭繁荣破灭之后,高利贷杠杆断裂所引发的金融灾难。

图说:资料图片

  鄂尔多斯是一个典型的靠煤炭这种单一的资源富起来的城市,在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鄂尔多斯人经历了令人咋舌的财富快速积累的过程。大规模的城市拆迁和地下煤层,让这个中国内蒙并不起眼的城市人均GDP一举超过了香港。然而,这种资源带来的暴富过程与产业结构的变迁以及财富的投资途径却是脱节的。人均GDP远超国内所有发达城市的鄂尔多斯市,投资对GDP的拉动达到了70%,第三产业的比重不到30%,财富像欧洲一样积累,但产业像非洲一样的欠发达。在产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金融业欠发达的情况下,累积的财富大多进入到当地的房地产领域。用一句话概括这一过程,即是将地下的煤转变为财富,然后存入地上的存钱罐——那些永远也不开灯的房子。而开发房地产的资金来源,80%依赖的不是银行信贷资金,而是当地极其活跃的民间借贷市场。一般城市银行的信贷总额为当地上一年GDP的130%,但鄂尔多斯2010年末全市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只有同期GDP的50%。

  这样,鄂尔多斯的财富路径就很清楚了:地下的煤矿不断制造出财富,财富在没有出口的情况下扑向了楼市,引发了楼市虚幻的繁荣,而这种繁荣反过来又推动资本对煤矿和楼市的炒作,引发了民间高利贷的膨胀。根据之前鄂尔多斯官方调研的数据,目前该市民间借贷资金的规模应在1000亿元以上,利率为月息2分-3分(2%-3%)之间。根据当地一些企业和媒体人士的保守估计,民间借贷的规模应该在2000亿元以上,而最高的年利息在60%以上。民间借贷与房地产之间就形成了泡沫和风险的互动。这几年,在鄂尔多斯的东盛区和康巴什,到处可见正在建设中的成片楼房。2011年,鄂尔多斯房地产计划新开工面积达1300万平米,施工总量达2300万平米,完成投资450亿元,计划销售商品住宅面积达1200万平米。这对于一个总人口仅有160万的城市而言,这样的建设速度和规模意味着,在外来移民比例并不大的情况下,当地人将至少拥有人均10套以上的房子,而这些房子又是以高息的民间借贷支撑的,一旦房地产泡沫破灭,风险的多米诺骨牌将砸倒游戏的所有参与者。

  很显然,这是一个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财富游戏。一旦煤价下跌,或者楼市萧条,炒矿和炒楼的民间借贷将立即面临资金链的断裂,而今年以来,煤炭价格的暴跌和房地产的调控,给了海市蜃楼般的鄂尔多斯的煤炭、楼市和民间借贷以最惨重的打击。特别是,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由于缺乏江浙一带民间资本的金融和信用文化,民间借贷的信用风险无处不在,借贷者之间守信的潜规则并没有成为大家公认的生存逻辑。加上产业结构本身,特别是主流的金融业的落后,从而使得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的赌博意味更浓。如果说鄂尔多斯的人均GDP已经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的话,不客气地说,其金融业仍然处于草原放牧的最不发达状态。这正是我2010年为什么一直强调说,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的风险远高于温州的主要原因。

  鄂尔多斯人有一个梦,就是梦想真的有一天成为香港一样的现代都市。然而,从人类历史上大国崛起的逻辑看,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在金融业欠发达的情况下,成功实现从落后地区向现代都市的嬗变。这个逻辑,同样可以放到鄂尔多斯身上,对于鄂尔多斯而言,产业结构的滞后和金融业的短缺,已经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实现飞跃的最大障碍,人均GDP超过香港并未给其带来应有的尊重。对于鄂尔多斯而言,今天楼市崩盘,煤矿炒作的终结,可以让这个城市暂时放下赶超香港的梦想,放弃轻浮和狂傲,给这个城市更多的厚重一点的思考。任何一个国际大都市,不是靠炒楼,炒矿,玩高利贷玩出来的。今天鄂尔多斯面临的困境,不过是一个正常的财富游戏破灭的正常逻辑而已,但对于年少轻狂的鄂尔多斯而言,除了楼市崩盘的灾难教训深刻,除了千丝万缕的民间借贷急待梳理,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一个城市的内涵更加厚重,文化更有底蕴,而不是在财富的暴涨下失去了理智和方向。(专栏作者 马光远)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