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东北角:那些贫瘠的富裕地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4日 11:0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整个东北行程远远超过计划,因为东北交通如此曲折。

  大庆没有直达吉林白城的汽车,白城的通榆与内蒙古通辽接壤,却没有直达汽车,必须从大庆西行齐齐哈尔,再南下白城。通榆和通辽相邻,却要先西行到内蒙古的科右中旗,再南下转往通辽。

  通辽是国家发改委确定的东北地区四大物流枢纽之一,交通运输为何如此不发达呢?

  而记者所到之处,当地资源及其丰富,但当地大都守着丰富资源过着贫瘠的日子。

  奇怪的是,当地居民的幸福感却很强。发展慢,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可是,为何不发展得更好些,生活更舒适些呢。

  资源如何转换

  东北无处不是“金银财宝”。

  比如大庆到处是湿地湖泊。大庆下属的县市,一望无际的草原比比皆是,大庆城中的龙凤湿地,也是望不到尽头。

  比如东北的土地,都是以墒(1墒为15亩)来测算,可见人均拥有的土地有多么丰富。

  尽管这些地方物产丰富,但是绿豆价格起不来,牛奶产业也陷入困境。风电极其丰富,但是没地方要。

  承德兴隆县蘑菇峪乡孙杖子村风景秀美,因为没有路,仍在进行刀耕火种的大山生活。

  再如风电,这么清洁的能源,却难以有大的市场。当地企业和政府人士不愿多言,因为事情说不得,唯一的出路是本地消化,比如发展高耗能产业,但是高耗能产业也不是想批准就能批准的。

  这些区域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实现资源能源转换成实实在在发展的动力。

  这些城市首先要明确自己的定位。承德的风电发展得很好,放弃风电的比例很低,按照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孟宪淦的说法,是这里“灯下黑”。

  白城、通辽、赤峰则基本上归属东北地区,东北经济整体发展慢,才导致风电难以消化。要消化风电,核心是要自己的经济发展起来,用电需求增加。

  整个东北晚上几乎没有夜生活,大庆晚上八点半就没有公交车了,路边也是黑灯瞎火。至于白城、通辽、赤峰等更是如此。

  但是这些地方并非没有需求。记者到达白城的当天晚上,发现稍微好点的宾馆,均住满了人,这表明人是有的,关键是没有充分开发人的需求。

  交通改善也是很大的问题。承德到北京的距离只有250公里,坐火车最长的需要十多个小时,汽车最快也要三个半小时。当地游客如何的不方便,自不待言。

  在东北采访中,均听到很多当地居民亟待改革的呼声。还是当地某宣传部门一位人士说得好,计划经济的堡垒亟待突破。

  发展慢的幸福感

  虽然如此,当地人幸福感却很强。

  记者从大庆,到白城、通辽、赤峰,最后到承德,最震撼的是当地的低房价。

  比如承德市中心有每平方米1万的房价,但是在承德双滦区核心区也有每平方米2500多元的房子。记者在售楼现场看到,销售的火爆,和前几年北京和上海抢购的程度差不多。

  承德不是唯一的。在通辽的霍林格勒还有每平方米1000多元的房子。这个地区人均GDP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远远超过香港。当地人数也就10万人, 财政收入不到15年涨100倍,GDP也涨了30多倍。按照这个速度,不出几年霍林格勒GDP总量就是一个新的鄂尔多斯,达到2000多亿。但是鄂尔多斯的房价贵得已经达到每平方米2万多。

  目前大庆的房价一般是每平方米5000元左右,通辽则在每平方米3000多元。赤峰很贵的房子,价格也在每平方米7000元左右,但每平方米3000多元的房子也有。

  当地居民尽管收入很低,但每月按2000元计算,两口子1个月收入买1个平方是没问题的。而出租车司机,如果是自己拥有牌照的车,白天晚上干活,每月可有9000元纯收入,可以买3个平方。即使租别人的出租车开,1月也有3500元左右的收入,这也可以买商品房的一个平方。

  但是要是在北京,别说司机,就是一般的白领,按照月收入1万元计算,三四个月收入能否买得起当地商品房一个平方都成问题。

  这也使记者深思,这些地区,经济发展尽管不是很快,这又有什么不好呢——起码居民收入再差也能买得起房子,能安居乐业。

  记者在大庆采访了多位大学毕业生,他们毕业2年就着手买房。原因是房价很低,自己爹妈拿一点,再借一点,可以够付一个90平方米房子的首付。

  “这个地方很安稳宜居。没必要出去到北京、上海、深圳打拼。”这是当地多名大学毕业生发出的感叹。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