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中国】大同:复兴攻坚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8日 10:25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山西大同报道

  在大同,煤的影子无处不在。以至于在当地人老张的眼里,大同只有两个区域,一个是城区,一个是矿区。

  在过去的百余年间,作为北方中国的区域中心城市,大同始终以煤为生,并因此博得“中国煤都”的声望,自古就拥有“三代京华,两朝重镇”的名头。

  和许多国内同类城市一样,在为共和国建设贡献大量优质煤炭后,大同市因其国有煤矿次第进入“晚年期”,而成为资源严重枯竭型城市之一。

  当下,如何实现转型已是这座古老城市最为迫切的问题。

  自2008年以来,一场声势浩大、耗资百亿的造城运动,被看作是古都大同“复兴”之梦的美好寄托。

  盛极而衰的煤产业

  8月25日,矿区中心同煤国际大厦旁边的步行街上,如过节一般热闹。

  74岁的老张,半眯着那双早已昏花的眼睛,安坐在银行门前的台阶上,时不时地跟身边同样衰老的工友们打着同样的招呼,“来开支啊!”

  对于老张们而言,每个月25号到月底的几天,是一段值得期待的日子,“每个月25号,开始发工资”。1958年,从山西浑源县农村上到大同当矿工,在井下一干就是40年,1998年退休。

  现在每月能拿2400元退休金的老张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矿工太苦,本来就活不长。很多同事早就不在了,还活着的不是有心脏病,就是肺不好”。

  在兼并32个地方小煤矿之前,大同最大的国有企业同煤集团本部有15个主力煤矿,地处大山深处,老张工作的雁崖煤矿在当地被称为“7矿”。

  雁崖煤矿于1962年正式投产,核定年生产能力为100万吨,设计生命周期为60年。但因为开采技术进步和进度的不断加快,到2005年,7矿的实际产能已超过160万吨。2001年,雁崖煤矿提前10年结束其生命周期,正式提出申请破产清资。

  实际上,7矿盛极而衰的生命历程只是大同煤炭产业的一个缩影而已。

  根据山西省公布的数据,大同市煤田已探明的煤炭储量约312亿吨。其中,现在主采的侏罗纪煤田保有储量约为28.2亿吨,按现有开采能力8700万吨、回采率50%计算,尚可服务16年,若加上资源破坏等因素,则只能开采6至8年。

  更值得注意的是,同煤集团本部的15个主力矿井中,除6个已关闭破产的矿以外,其余矿井服务年限多则20年,少则3年。

  面对这一现实,一场资源整合大战次第拉开。

  2007年12月21日,山西省政府决定把同煤集团与大同市地方煤矿资,采取组建股份制企业的方式进行整合重组。

  最终,大同126座地方煤矿重组整合为65座。

  “不整合不行,私人的小煤窑私挖滥采问题严重,不但造成资源浪费,安全事故也是防不胜防”,大同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如是称,“整合绝对是正确和必要的”。

  “这一整,咱就都下岗了”,47岁的洪理很怀念当年在矿上干后勤的日子,“整个矿的吃喝拉撒全归咱管”。离开矿上后,洪理开起了“摩的”,“一天挣个百八十块的,不能跟下矿的比,他们一个月能挣七八千”。

  由于被国有化后,大同煤矿企业都按要求加大安全投入,“现在下矿基本没什么事,安全得很”。现如今,能够下矿已经是当地人的一种奢望。“一般人进不去,有钱也不一定能下矿,关系很重要”,数位矿区人如是称,“以前当兵转业的,可以直接进。现在,只有大学生和煤炭学院毕业的中专生才有机会”。

  古城的复兴梦

  “儿子就是接我的班,现在在矿上干。孙女大专毕业,进不去了,现在一家超市做收银”,老张一再感叹周遭的变化,“现在是想下都下不了,以前谁愿意下矿啊!”

  不止是老张,整个大同市都已感觉到了“事情正在起变化”。

  “大同的煤不挖不行,但一直这样挖下去也不行,单纯依靠‘傻黑大粗’的煤炭产业肯定是有问题的。”上述大同市官员坦言。

  确实如此,由于长期的开采,造成地质灾害、生态恶化等环境问题也日益突出。“来到大同府,一天四两土,上午不够下午补。”当地一段民谚形象地道出了环境破坏后的大同风貌。

  痛定思痛后,大同官方确立“转型发展、绿色崛起”的发展思路,致力于将煤都建设成旅游名都和生态名邑。

  据当地宣传资料介绍,大同是北魏京华、辽金陪都、明清重镇,拥有2300多年的建城史,是1982年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由此,在全部的复兴计划中,一场声势浩大、耗资百亿的大同古城再造运动被寄予厚望。

  2008年初,被坊间称为“造城市长”的耿彦波赴职大同,一番调研后,耿就强力推行拟耗资百亿的“古城恢复性保护工程”,其中城墙修复工程耗资10亿,将在2013年前全面完成四面城墙及瓮城的修复。

  耿彦波对古城的未来充满信心,他曾高调对外宣称,大同未来的旅游人数瞄准300万的目标,“以100元门票算,一年是3亿元”。

  8月27日,明晃晃的太阳炙烤着大同城,站在市委大院门口望去,一座气势恢宏的古代城池傲然挺立。入城墙内,以华严寺、善化寺和法华寺为代表的庙宇是最惹眼的建筑,一幢幢仿古楼台依次安静排开。如果不是正在施工的挖掘机和待拆的房屋,眼前的一切确实能让人恍然回到千年前的古都大同。

  尽管愿望美好,但坊间对政府此举看法不一。

  出租车司机刘师傅非常认同新市长的魄力和能力,“以前那边都破破烂烂的,早就该整治了”。

  硬币总有其另一面。

  商人老王,2000年从某国有企业下岗后,在城内做了6年的古玩生意,按照政府此番部署,他所在的大同古玩城将被拆除改建代王府,“就是朱元璋第13个儿子代王朱桂的王府”。

  “旧城改造不能是简单的推倒重来,应该是以旧改旧”,老王说,“一下子把几十万人全部都弄出去了,留下的不是和尚就是尼姑,一点人气都没有怎么行呢?”

  除此之外,新建商铺的过高租金问题,也是被当地诸多商户所诟病。

  “按照政府给的价格,一个平米每年租金是2600元到2700元,”老王算了一笔账,“我的古玩店总共是42平米,如果想继续在这里做生意,光租金每年就得十多万”。对此,他坦言,自己目前完全没有能力承受,“身边的同行都搬到三环外了,那里租金是每平米一年650元”。

  8月28日中午,在著名的云冈石窟景区,一位年轻的导游指着表层泛黑的大佛,不无玩笑和虔诚地说道:“往后,咱大同就指望您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