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世界工厂地位渐失 金融要引领“进口替代”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5日 10:50 中国网

  4年前,一场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关于金融与产业二者关系的大反思。中国意识到,金融创新的正道并非一味要走欧美“证券化”老路,而是应当真正让金融回归产业,为实体经济本身服务。

  佛山树立了成为广东最大先进制造业城市的目标,同样面临着这个问题。

  在“珠三角金改”方案中,明确着力发展国际金融、科技银行、产业金融、农村金融、民生金融五条主线。佛山以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为基础,抓住了“产业金融”这个概念,但这篇文章究竟应该怎么做?

  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

  陆磊认为,未来国内经济发展能否维持较高速度与是否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关系密切,后者关键在于金融资源配置。

  在他看来,当前国内的产业存在产能过剩的现实,而资本又较为充裕。如果不能合理配置金融资源,就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而所谓金融资源配置,就是银行资本市场是否会把相对宝贵的金融资源,配置于未来能够形成经济增长点的产业环节。

  服务贸易增长的巨大潜力,让陆磊看到佛山乃至广东现有贸易结构的风险,他认为中国和广东世界工厂的地位迟早会失去,佛山需要做进口替代,改变服务贸易逆差的格局。

  他提出由银行向存款人发出要约,与被投资人直接建立债券关系的理财产品。并建议本土农商行跟具有产业高附加值的企业形成更紧密的结合,从业务、产品等多方面完成科技银行的转型。

  关键词:产业金融

  产业转型升级中亟待金融创新

  转型升级是有风险的,对于金融业来说,他们更多是根据以往可连续的平稳路径来配置,而对企业来说,对这个陌生的领域毫无疑问是有疑虑的,所以需要金融部门、金融机构去思考怎么分担和化解风险。

  产业金融是目前佛山金融领域最热门的话题,8月底我们举办了一场论坛来专门讨论这个问题,同时也反映出佛山制造与金融结合的问题,产业金融为什么会变得重要起来?

  陆磊:随着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自然而然会出现虚拟化的倾向。从早期的要素品角度来说,我们国家的状况是缺资金的,实体经济和银行都比较缺钱,所以大都靠自有资金发展,不存在产业金融概念。但随着中国经济逐渐走进中等收入阶段,资金就变得不再欠丰裕,就从一个资金短缺性的国家转变成了资金丰裕性的国家。

  一旦资金丰裕,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资金是追求回报的。正如前面所说,在佛山乃至全国,很多企业原来都是依靠自有资金发展,银行融资和金融融资比较少。那么现在资金丰裕了,之后就是脱媒,我的实体经济有钱了,银行也有钱了,就会开始追求更高的资金回报,开始投机。正因为这样,产业金融才开始变得重要,这是一个大命题,我们的金融如何再回顾实体经济,助推实体经济高端化。

  自2003年农村金融改革和2005年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国有银行改革后,中国金融改革进入攻坚期。可以说,商品全球化的下一站是储备货币格局的变化,产业发展的下一站是对资产市场发展的兴利除弊,而金融发展的下一站是对金融资源配置黑洞的处置。

  但实际情况是民营企业现在获得融资的难度仍然比较大,这是什么原因?

  陆磊:从佛山角度来看,他目前代表着珠三角制造集群面临未来高端化的倾向,正在转型升级。但是,走转型升级的路线是有风险的,也就是说转型面临一种更大的不确定性,貌似会有很好的超额回报,但超额回报就意味着有巨大风险。

  对于金融业来说,他们更多是根据以往可连续的平稳路径来配置,而对于企业走一个相对陌生的领域,比如从代工制造走自主研发,金融业毫无疑问是心存疑虑的。

  所以这个过程中,风险怎么分担和化解,需要金融部门、金融机构在金融产品、金融服务上有新的思维。这个层面上需要金融部门思考怎么去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产业金融是一个老概念,但这次产业金融不同的是,它是产业转型升级中的金融创新,不是瞎投入,不是投向所有实体经济,不是打着产业金融的旗号,往那些已经没有竞争力的产业配置资金。所以这是一个结构性调整,如果做不好,就会出现系统性的金融不稳定,甚至金融风暴。

  关键词:新型工业化

  广东世界工厂地位迟早会失去

  我们的劳动力供求缺口在2011年已明显出现,而工资水平六年间增长三倍,中国和广东世界工厂的地位迟早会失去。而加工贸易正在萎缩,已成强弩之末,在此背景下再依赖外需导向的结果必然是引擎熄火。

  民营企业较难获得融资,在一定程度上也堵塞了上游资金的选择。现在佛山很多企业老板资金非常充足,但是找不到投资方向和渠道让他们很着急,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陆磊:先来看这个问题:中国到底缺不缺钱。答案是不缺。2009年中国广义货币M2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2011年广义货币相当于美国的150%,而GDP只相当于美国50%多一点,说明我们的资金是有的。

  企业家们在流动极其宽松的背景下所作出的投资选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合理的。他们知道原来所从事的行业产能已经过剩,很难保持资金持续投入,所以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增加附加值,二是拿着这些钱炒楼、买黄金、炒股票,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增加投机性投入。这是不是合理的?在企业家角度,是合理的。

  所以在不缺钱的前提下,我们一定要在金融层面想一些办法。我们知道,具有更高回报的产业、行业正在形成,不光是制造业,还包括可贸易的服务业、知识产权、IT技术、医疗等,这些产业未来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背景下的需求量是很高的。我一直认为中国经济水平在未来10年左右,仍将会维持在8%甚至以上,这看我们是否走新型工业化之路。

  为什么我们需要新型工业化?第一,要素成本上升过快,我们的劳动力供求缺口在2011年已明显出现,而工资水平六年间增长三倍,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包括广东世界工厂的地位迟早会失去。第二,看贸易结构,目前我们一般贸易是加工贸易两倍,只有一般贸易在贡献逆差,加工贸易在萎缩,已成强弩之末,在此背景下再依赖外需导向的结果必然是引擎熄火。

  关键词:金融资源配置

  改变服务贸易逆差格局

  服务业贸易规模将成为全球贸易的新推动引擎,包括外包、远程服务、知识产权传递等,全球服务可贸易比重会从20%在未来十年推进到40%,而美国无疑将成为这一趋势的主导者和最大的受益者,其那么经常账逆差和庞大的债务都有可能变为历史。

  佛山金融帮助实体经济的一个战略方向是否就是新型工业化?

  陆磊:新型工业化具体怎么走,不仅仅是依靠政府产业布局,也不仅仅依靠民营企业家面向自身企业提升科技含量提升附加值的发展动力,最关键的是金融资源配置问题,是银行、资本市场是否会把我们相对比较宝贵金融资源,配置于未来能够形成经济增长点或中国经济增长极的这些领域或行业。

  我们现在应该高度关注美国,美国可能已经找到了经济再平衡战略目标,再工业化路径或许不是重点,而是积极推进服务业的可贸易化,由服务业变成新型工业形态,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兴起、普及和应用。

  服务业可贸易规模将成为全球贸易的新推动引擎,包括外包、远程服务、知识产权传递等,全球服务可贸易会从2010年7.2万亿美元、不足20%的贸易比例,在未来十年推进到40万亿-45万亿美元、40%的贸易比例。

  而美国无疑将成为这一趋势的主导者和最大的受益者,它的优势产业是金融、教育、医疗、传媒、知识产权类产品,那么经常账逆差和庞大的债务都有可能变为历史。

  我们再来看,2010年中国服务贸易赤字总额达219亿美元,2011年迅速扩大到554亿美元。可以预见,随着服务贸易比重的增加,中国在货物贸易所累积的顺差正在迅速消减。所以我们佛山,包括广东都需要做进口替代,改变服务贸易逆差的格局,摆脱技术层面依托美国为代表的先进经济体,在珠三角诞生我们自身的技术,这就需要我们的金融行业倾斜。

  美国硅谷银行就是最好的范例,它脱离实体经济了吗?没有,它是依托了以资产服务为中心的高技术地带,谷歌、雅虎、甲骨文,并由此形成了上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主导世界的产业地带,这不恰恰是我们朝思暮想的产业金融吗?显然这是我们该借鉴的。

  如何去判断新型工业化的走向?是靠政府引导吗?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