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经济增速跌至全省倒数第一 商铺集体关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7日 10:18 新闻晚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商铺·集体关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工厂·无工可开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房展·人气惨淡

  半年前,车沿晚间的江畔行驶,这条温州最高端地段的滨江大道上,璀璨华灯与喧闹城市投于江面的幻影,还会令人心生安逸。但就在100多天之后,一场去年已蛰伏的GDP风暴却席卷了昔日的商业丽景。

  9月14日,周末夜晚。安笛为一间装修考究的酒吧落了锁,他在廊下的风灯上悬挂了转让酒吧的标牌。已两个月无人问津的酒吧,最终成了他的财务负累。 “以前周末要定位子的滨江会所、酒吧,现在每个月都在亏钱。 ”安笛对记者说。

  在生意跌入谷底的酒吧一条街不远处,每走几步便能看见扎堆的铁门把守的商铺,多是涵盖各行各业的工厂销售窗口。在部分路段,甚至出现十店九关的清冷现象。官方数字也无法掩饰经济颓势:上半年温州的GDP总量跌出浙江前三,增速更是位列全省11市之末。向来被认为最有活力的资本斗场,究竟怎么了?晚报记者实地采访的多位圈内人都坦言,下半年情况仍在继续恶化,尚无复苏征兆。

  对话

  为了2美分谈了9小时

  黄发静 全球知名打火机大王、温州日丰打火机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温州市工商业联合会执委

  9月15日,温州湿热的天气瞬息转凉,如注的暴雨令路面折射出各种反光。所以在约定的茶吧,黄发静黑衣黑裤、不持伞具的出场散发出强烈的气场:这应该是一个不拘小节、轮廓硬朗的典型温商。

  采访中,他不断点燃香烟,有时会干咳几声,并顺势微调坐姿。但和许多受访者不同的是,他并没有正襟危坐、正视记者,而是弯曲着右腿,目光则更多时候投向不可知的窗外。

  “整体情况很差,打火机行业更差。 ”刚开始,黄发静并不愿多谈企业,采访进行到一半时,他依然极少抛出数据,脸上始终紧绷着严肃的表情,让人可以对温商当下的心态揣测几分。但如此凝重的气氛还是出乎记者意料。因为从数字上看,上半年温州打火机的出口量逆势上升了8.5%,情况似乎并不算最糟。

  “可这是在去年基数特别低的情况下的增长,日本市场占40%以上,去年日本CR法案刚执行,整个市场不能进入,我们应诉后,日本政府才废除价格壁垒,启动认证制,符合认证的企业收复了一部分失地。”黄发静对记者解释道。他口中的CR法案是指要求进口价低于两欧元的打火机,必须加装儿童安全锁的法案,在此之前,美国、欧盟都曾以此“没收”中国企业在流通市场上的“通行证”。同时作为温州打火机行业协会会长的黄发静更是几乎成为“官司会长”,他曾代表行业与欧盟、日本政府直接叫板。

  “从2001年开始国际贸易纠纷便不断,大众知道的反倾销、反补贴这样的关税壁垒很少,更多的是非关税壁垒,比方各国纷纷跟进CR法案,国际生意越来越难做。”1997年,温州市政府发文规定当地不能生产一次性打火机,作为金属打火机产地的温州想要转战国内市场,更是受制于航空管制。

  “由于航空管制,很多国人觉得买金属打火机被海关没收太可惜,金属打火机价格是一次性打火机的50—100倍。成本也是几十倍,金属打火机出口价格基本是2美元,一次性打火机只有六七美分。 ”黄发静说,去年开始,金属打火机的利润逐步降到2%—5%,甚至不如存银行,“还有很多无形成本无法计算,如各种隐性费用。 ” 在极低的利润和不乐观的前景“围攻”之下,即使是行业内的龙头,黄发静也不得不咬住微利不放:“前几年和外商谈判,我们依据惯例价格,一个价格至少维持半年以上,现在变成了单单谈判,甚至为了2美分谈整整9个小时,最后还是谈不下来,只能各让1美分。 ”

  对于温州上半年GDP排到省内末尾,黄发静则用“意料之中”来回应:“温州没有资源优势,没有人才优势,当年温州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也已被全国复制,现在是时候反思升级了。 ”

  采访尾声,暴雨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尽管是作困兽之斗,黄发静还是用“会继续坚持主业”结束了近两个小时的交流,转身消失在雨幕之中。

  有些企业零订单零利润

  陈琦翔 温州市服装商会常务副秘书长,温州服装电商联盟副主席

  陈琦翔的办公室紧挨温州的“南京路”后仓街,距离位于龙湾区的温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约半小时路程。但在“袖珍市区”的温州,这几乎就是从鳞次栉比的商业区步入机器轰鸣的工厂区。

  年底前,陈琦翔的办公室就将搬到产业园。作为温州支柱产业之一、总产值600多亿的服装行业“代言人”,他不仅呼吸到经济冷空气,更开始电商的破冰之旅尽管相比杭州等地,1000多家会员单位中只有100多家加入电商联盟的现状,明显落后得多。

  但用他的话来说,传统制造业的情况正在“加速恶化”,到了不得不思考升级之际:“今年单子是去年谈的,1—5月仍上升 4%,6月开始下滑10%,7月继续下滑超过10%。即使是订单数最好的企业,今年欧洲订单也下降30%-50%,还有一些企业反映一个单子都没接到,整体订单的金额量也少了50%以上,现在就是靠过去一些展会的资源积累在苦撑。 ”

  另一大出口对象国中东,则受到叙利亚战火的波及,同样风雨飘摇。更紧迫的是:成本控制最得力的企业上半年成本也增长15%以上,中上水平的企业总成本则涨33%,“有10%的小企业已停工,有些企业则裁员30%-50%,还有3家企业的老总跑路了。去年拟定的扩张计划,今年起码打了5折。 ”

  服装行业的利润率已降至冰点。“下半年还会更严峻,外贸现在的利润率是0-5%,贴牌业务中的内销利润3%-7%,外贸0-5%,品牌业务的利润率则因为库存如何折算缺少标准而不太好算,大致是在5%-15%左右,今年企业的库存压力很大,除经济下行的压力,还因为去年是暖冬,一般货品开发要提前半年,结果就出现了大量积压。 ”

  电商似乎是目前看来最靠谱的消化库存的方式,在被动的“被现状追着跑”的情况下,向来更重视渠道和经营的温州服装不得不探索出路。 “今天上午我刚和科技局在谈新大楼场地的问题,下周二将成立电商服务中心,入驻产业园的就是服务中心,现在还在研讨企业参股等细节。 ”陈琦翔说,新大楼将集聚摄影棚、培训机构等资源,将于年底前正式运作。

  与杭州的“文人服装”、宁波的“匠人服装”不同,“商人服装”的温州拟定的另一条出路是继续开拓市场。 “我们在意大利设立2个境外贸易代表处,注册公司,今年还将在美国的纽约和洛杉矶选一个设立代表处,相当于一个470平方米的公共展示平台,供十几家企业展出产品,如果展出产品3个月没有订单,就实行末位淘汰。 ”

  不过就目前来看,其带来的订单量仍是杯水车薪。 2010年设立意大利代表处时,带来560万美元订单,2011年则产生订单920万美元,去年整个温州服装出口的总量则是19亿美元。

  未来最大的驱动力会是什么?时近日暮,陈琦翔也没能给记者一个明确的答案。唯一确定的是,这个周末,他依然无暇如过去那样前往滨江一带的酒吧、会所放松片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