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生意差到司机都走光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7日 10:18 新闻晚报

  调查

  工作日下午厂区内静悄悄

  圈内人口中的“后厂”订单萎缩、利润摊薄,折射到“前店”的状况又会如何?上周五,晚报记者走访了滨江一带店铺集中的环城东路。

  衡器电子秤、铁器老店、船舶配件、合金工具、调整内衣、仪表加工、针车行、山茶油、翡翠珠宝、体育用品、精准潜水表、手表箱包……这既是一张包罗万象的温州产业列表,也是环城东路上大门紧锁的店铺名单。

  记者注意到,下午3点多,环城东路附近每走几步就能看到联排关闭的商铺。一家贸易公司正在落锁卷帘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些商铺关门一个多月,估计是工厂停工放假,还有些上午还开门,没什么生意,所以提早关门。 ”而同样是工作日下午,龙湾区三大工业园区之内,也无一例外地悄寂无声。记者在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看到,三大园区中,文具、管材等传统制造企业最为集中。遍走区内的几条马路,几乎听不到任何机器轰鸣。

  转过一条马路,紧邻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之内,企业“面貌”变换,不再是清一色“蚂蚁雄兵”般的微型企业,厂房面积普遍较经济开发区为大。不过,产业园内同样一片静寂,部分厂房门口更是保安缺席,只是趴着几条懒洋洋的看门狗。

  沿着瓯海大道再一路向东海方向行驶,抵达龙湾区最偏远、占地规模最大的滨海园区,记者注意到,沿途鲜有运输车辆进出。相对最有人气的是非“制造系”的高翔控股集团。记者多方了解到,它是从事厂房租赁、配套设施投资管理和仓储服务等,厂区内云集着各种小厂和小超市,门口还停着整个园区内难得一见的蓝色摩的。

  关于具体的停工数字,记者采访浙江省眼镜行业协会秘书长许海洲时,也因问题敏感而被回避。浙江省人大上半年官方调研,温州3998家成规模的工业企业中,今年已停产企业有140家。尽管厂区内静悄悄,记者却没有看到急待转让厂房的广告。海鹤药业厂房则是一片工地,正在新建厂房准备入驻。在金乳牛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的厂区,一边的厂房正在拆除,另一边厂房则正在新建。门卫说,新建的厂房依然属于金乳牛,但不再做冷冻食品。

  只有在位于鹿城区双屿镇的“中国鞋都”,记者才听到两三家工厂机器作业的声音,值得一提的是,整个产业园内气味也同样最刺鼻。

  仍有三分之一企业急招工人

  由金属支撑的红色伞面、一张没有抽屉的办公桌、一幅显眼并打满“补丁”的招聘海报……守着这个临时“摊位”,小武(化名)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机,手边塑夹装订的招工章程细则没有翻开过。

  事实上,在一天内,几乎没有前来询问的打工者在整条滨海二道上,都鲜有车辆往来。小武面前的海报上书“新春特大招聘”,但似乎那场“特大招聘”没有招到充足的工人,这份时效已过的招聘海报上贴着许多用彩纸打印的“急招”广告。

  据悉,小武所在的金帝集团在去年温州市依法纳税大户名单中位列制造业第十、鞋革第三,其厂房所在的经济开发区内,包括它在内的一些大厂仍“逆势”招聘工人,粗略估计占比在1/3左右。究竟是因为员工流失过大还是企业依旧扩张,由于厂方的谨慎态度,记者未能求证。

  但从招聘广告上,至少可以看出工厂“求人”的诚意与迫切。记者在金帝集团竖立的招聘牌上看到 “急聘临时工”、“急聘车包、普工、做包、车包学徒、做包学徒、针车组长、针车品检”、“急聘湿印、湿印学徒保底2000+计件”的广告。据记者了解,目前招工的大厂给出的福利“礼包”相当丰厚。以金帝为例,员工每月固定休息4天,技术工裁断、针车第一二个整月都有数百元适应流程补贴,各车间普工平均工资2200元以上,部分普工还高于2600元。

  位于屿田小区的文具龙头企业爱好笔业厂房外,不仅有红色牌子上写着“诚聘男女普工若干名、注塑工若干名、质检员男女不限”,还有一块白色塑封的标牌上书“计件工资,工资保底2000元/月、生活补贴150元/月,全勤奖60元/月,夜宵补贴3元/晚”。记者从各厂招聘广告上看到,类似生活补贴、全勤奖、住外补贴、高温补贴、夫妻特别福利计件员工工龄奖及年休工资、申请慈善救助金、全员享受年度评优、岁末礼包、开工礼包、生日蛋糕及节日礼品、新员工入职前3天免费就餐等揽人花样层出不穷。

  外围

  生意差到司机都走光了

  王民才 温州交运公司司机,80后,在温州开了6年出租车

  遇到王民才是下午5点多,按理说,他和“夜班”的交班时间是5点整。即使是一路从温州南站飙车到交班地站前大道附近,也要半个多小时。但错过了交班时间的王民才依然逗留在车站附近,寻找着前往市区的客源。

  一个开黑车的小伙子充当他的“中介”,对于那些出差需正规机打发票以作报销之用的乘客,小伙子会主动介绍给王民才,王民才则会抽出一张人民币作为谢资。

  捎上记者后,王民才在路上给夜班搭档打了一个电话,再三关照记者不要出声,并不断解释说“油都没加,来不及了”。当王民才挂掉催促交班的电话,记者简短采访了他。

  记者:你刚才叫我别出声是什么意思?

  王:我和夜班说路上堵车,不能让他知道我还在捎客人,不然会不高兴吧。

  记者:那你为什么不准时交班呢?

  王:因为白天生意实在太差,我向公司租车每天的成本200元,加柴油100多元,刨去这些成本,剩不下什么钱,长线生意更少。白天有时还要堵车,按照现在的计价器,堵车时表几乎是不走的,亏死了。

  记者:今年的生意和去年相比怎么样?

  王:差了很多,去年我开白班,每天可以净赚200多元,今年只有100元。

  记者:收入变少,主要是油价涨了,还是客人少了?

  王:主要还是客人少吧,来温州做生意和温州人到外地谈生意的人都少了,明显的就是在高铁南站和飞机场门口候着的正规车、黑车都少了。去年一个外国客人每两个月都会来一次温州,包我的车去工业园,现在已经回去四个月还没来过。

  记者:你每月的租房费用是多少?

  王:我住格子间,每月500元,老婆都娶不上。

  记者:算下来你每月只有1000多元净收入,为什么不考虑去工厂做工呢?

  王:我喜欢自由,工厂能累死人,开车虽苦,我要是不想开了,随时把车一停,自己睡觉去了也没人管。

  记者:你打算在温州待多久?

  王:明年春节过完就回去了,开个小店,我弟弟中医大学毕业了,在县里当了医生,我也想找点有价值的活干。

  记者:像你这样不打算再开车的司机多不多?

  王:多得很。租车给我们的老板是温州本地人,他们有的都自己出来开车了,司机走光了,车不能闲着。

  温州报关的单子明显少了

  曹语 上海一家货代公司报单员,做了五年出口海运报关工作

  曹语所在的公司位于吴淞路,在对朋友解释她的工作时,“货代”常被误解为“物流”。事实上,货代公司即是货运代理公司,接受货主委托后,就将货物装箱运输到目的地。

  在公司的流程环节上,曹语是负责货物报关的报单员,直接与海关接触。据她介绍,公司的操作流程是由营业部从一代、二代那里接货,操作部则根据发货目的地装箱,由报单员预录入海关的专业网站系统,海关会给一张电子回馈单证,报单员凭电子放行单证再办理现场报关。对于外贸的地缘特征,负责填写“境内货源地”的曹语有着直观感受。

  记者:今年委托你们公司代理运输的订单多吗?有没有数量上的变化?

  曹:我们有好几个报单员,大家都是随机做单子的,就我手里接触的单子来看,总量变化还不是非常明显。

  记者:那分地区来看呢?

  曹:比较明显的感觉是,经手的境内货源地为“江苏”的单子多了,过去江苏和浙江的比例大致是1:1,现在大约2:1,一天的单量是七八百张,可以算出浙江大概的量。

  记者:报关一般要求对发货地细化到什么程度?是省、地级市,还是县级市,或者更小的行政单位?

  曹:一般是要求细化到县级市,多数单子在报上来的时候填写的是县级市或者地级市。

  记者:那温州和温州下辖几个县今年报上来的单子有什么特征吗?

  曹:浙江减少的单子主要就是来自“温州及其它”的货源地,包括温州一些辖县和经济开发区,明显变少了。台州、海宁的量变化不是很大。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