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经济逆势而上的几个理由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22日 16:39 中国经济时报网

  本报记者 王小妆

  逆势而上,结构优化

  在国际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况下,重庆经济呈现出一种逆势上扬的景观:今年上半年,GDP增幅14%,排名全国第二,以0.1个百分点落后于天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10月16日召开的重庆三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上了解到,重庆GDP增幅仍然领先全国,保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大致6个百分点的势头。

  记者了解到,该市的这种增长具有结构调整优化的特征,在工业上的体现是,重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6.2%,全国第二,占GDP的比重从2011年的46.9%增长到49.4%;工业结构持续优化,六大支柱产业协调发展。

  从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的角度看,也体现出结构优化的特征。衡量内需的一个关键指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幅达15.7%,是全国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进出口增幅为120%,而全国今年提出的目标是保10%;实际利用外资,全国1到9月是负增长,重庆是60.5亿,增幅41.7%。今年以来,全国投资逐月回落,重庆投资是逐季走高,三季度达23.7%。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两个通常不被重视的指标。一是市场主体的数量变化。经济危机时,通常的状况是企业倒闭、老板“跑路”,在重庆体现的是另外一个景象:1到9月,民营市场主体较2011年底增长125万户,其中民营企业增加27.7万户。二是就业状况。重庆今年以来新增城镇就业55.3万,增幅39.4%。与之相应的,登记失业率3.5%,为历史最低点。这得到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的高度肯定,尹蔚民部长评价:逆势而上,很不容易。

  最重要的两个理由

  对于重庆经济逆势而上的原因,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讲话中主要强调了两点。一是中央一如既往地重点支持。宏观上胡锦涛总书记“314”总体部署,党和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政策,还有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等政策,“这是第一层面,重庆这十年,一直受惠于中央这几方面的具体支持。”黄奇帆说,具体到2012年,中央对重庆的支持也是有增无减,特别是央企对重庆的投资,未来几年可达3000亿元,今年计划投资就达455亿元;还有针对重庆库区、少数民族地区、老工业基地等特殊困难地区开的民生“小灶”,达140亿元。

  二是6月份重庆市四次党代会“一统三化两转变”,“三中心两集群一高地”战略目标措施,与很多工作衔接在一起,是一个推动力。围绕四次党代会纲领性目标,重庆市委、市政府开了六个会,一方面通过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三个大会整体落实党代会经济发展目标;另一方面又有三个专题会,民营经济发展大会、职业教育发展大会一个解决发展动力问题,一个解决高素质劳动力来源问题,还有一个是民生会。对党代会精神的落实,形成了重庆经济社会发展另外一个重要的支撑。

  把前面提到的数据稍微深入分析一下,都可以发现中央政策的影子。比方说内需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能在全国如此靠前,这与300多万农民工的转户进城有关,也与4000万平方米公租房的推进有关。前者是利用了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权力,后者的保障房是中央大力提倡的,因为重庆公租房做得好,中央保障房资金每年都给重庆吃“偏食”,最多的一年1/3都给了重庆。

  重庆进出口和引进外资方面取得了令人吃惊的增长,基本都是两个保税区里发生的。内陆办保税区,重庆是开了先河,而且到今天为止,重庆的保税区面积都是全国较大的之一。重庆通过垂直整合一体化加工贸易模式的创新,把以笔记本电脑为代表的电子终端产品五个品牌商、六个代工商、700个零部件商集结到了重庆,这些企业的背后代表了世界92%的生产能力。

  重庆还打通了南线欧亚大陆桥渝新欧铁路联运大通道,现在已经每周三趟,也是在国家海关、铁道部全力协助下推进的。

  金融业异军突起

  如果说有的省市比重庆只落后一两个百分点,差距可能就在金融上。重庆金融对GDP的贡献率已达10%,而金融业增加值增幅前三季度达到了17%。关于金融业,在经济运行会上,黄奇帆说:“金融商贸最大的特点,不像基建工业要投资,改革得好,发展就好。如果当初我们没有把五大本土的已经变成垃圾的五个银行跟雷曼公司一样都该破产、倒闭关门的,进行了改革重组,怎么会有现在在国内同行面前都算靠前的五大金融机构?包括重庆银行、农商银行、三峡银行、西南证券、信托公司。现在我们八个品种的创新型非银行金融机构,有600多个企业,1000多亿资产。五年前这一堆是零,如果没有它们,没有改革,现在怎么会有这每年上千亿的非银行融通力量?我们的七八种要素市场,发展也靠改革;我们的金融结算,不管是和惠普的结算还是和宏、华硕的结算,或者其他的电子商务国际金融结算,所有这些也都是改革的产物。”

  所以,没有改革,就没有金融业在重庆的良好发展势头,金融业的每一步,都要结合重庆实际搞改革。

  结构调整与保发展

  重庆的成绩单还与密集的保经济发展政策有关,比方说提振实体经济“13条”等等。黄奇帆的体会是:

  一个行业,如果产能过剩在10%—15%的时候,政府要做的其实就是引导企业升级换代,规范竞争;如果全行业、全社会产能过剩到了40%以上,不管技术先进还是落后的企业,都面临生存危机,这种情况下政府该干什么?答案是:调结构,保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要有具体对策。比如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政策扶持我们关于民营企业《决定》有47条扶持政策。

  在国内外经济下行压力都比较大的情况下,重庆经济能够逆势上扬,当然还有很多理由,比方说微企发展政策,比方说房地产税,比方说低税费、低物流成本、低物业成本、低要素成本、低融资成本“五低”发展环境,等等。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