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恼火的船厂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29日 09:59 经济观察报

  杜远

  山城重庆特有的阴霾天气里,“总统八号”四个红色的大字在雨雾弥漫的峡江中格外显眼。这是一艘接近完工的豪华游轮,对建造它的重庆长航东风船舶工业公司而言,明年的订单数量就像川江上的大雾一样捉摸不定。

  “订单”的话题在此时并不轻松。10月25日,东风船舶工业公司党委机关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的订单相比2011年确实有所减少,自己并不清楚明年订单的情况,得问经营部,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找到有关人员置评。

  但在私下里,“明年订单恼火得很”的消息已经在东风船舶公司里传开了。在东风厂工作近40年的退休职工杨卢明经常在厂里转悠,和老同事摆龙门阵,大大小小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告诉记者,明年订单的情况不是很好,身边一些同事、学徒已经被减员了,到期的合同工也不再续签了。厂里还有一个政策是,一两年后退休的职工,可以写申请提前退休。

  老厂冷清

  长江穿过重庆朝天门,划过一道半圆的弧线,又陡然向东北急转,形成了川江上知名的回水沱唐家沱,东风船舶工业公司的厂区就在唐家沱的岸边。江边橘红色的龙门吊上漆着“重庆市船舶出口基地”的白字,龙门吊下,五六条已经基本成型的货轮、游轮被脚手架包围着,头顶黄色安全帽的电焊工在船体上爬上爬下。

  下午3点,离厂区不远的宿舍区,手头没活的船厂钳工秦铭坐在麻将馆里抽着烟、喝着啤酒。如果明年没有足够多的订单,身为“合同工”的秦铭也许就完全不用上班了。

  在秦铭的记忆里,2009年、2010年是他手头活最多、也是近年来船厂最红火的时候。2009年9月,可供15000吨级船舶常年下水的船台滑道在东风船厂正式建成,这个西南地区最大的机械船台滑道让船厂的生产能力实现了“鸟枪换炮”。此前,东风厂只能在枯水期时在沙滩上摆墩造船,然后赶在汛期时借助上涨的江水让船体下水,这种传统的造船技术与80多年前东风厂前身民生造船厂没有太大的区别。

  船厂生产能力的提升也赶上了国内外的好环境,2008年,重庆推出振兴当地山水都市旅游的“太阳”工程,这项规划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的工程包括20艘五星级豪华游轮,30家五星级旅游饭店以及40个精品旅游景区。造船实力在重庆位列前茅的东风船厂获得相当部分的游轮订单,一两年时间里,“长江2号”、“交旅1号”等豪华游轮的轮廓陆续出现在江边巨大的船台上。

  国外的订单也让东风船厂振奋,希腊5500吨、瑞士5700吨、香港9000吨……陆续而来的出口船订单也让全厂上下信心满满,船厂的母公司重庆长江轮船公司的官方网页上还挂出了《重庆长航东风公司虎年造船生产忙》的宣传稿。

  事实上,一直到2011年,包括东风船厂在内,整个重庆船舶工业还都保持着增长。重庆市交委编撰的《2011重庆航运发展报告》显示,2011年重庆船舶企业手持订单增幅达到13%,总量也达到78.51万载重吨的历史高位。

  而仅仅一年后,重庆造船业开始感受到“冬天”的寒冷,重庆市经信委的数据显示,2012年1-6月,全市重点船舶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30.55亿元,同比下降1.49%;新承接船舶订单32.67万载重吨,同比下降41.09%;手持订单56.63万载重吨,同比下降18.28%。“高峰时东风厂大约有4000多人,现在订单不多,可能就2000来人,还有不少是坐办公室的。”杨卢明说。

  杨卢明说的这些4000多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船厂的“协议工”,造船订单多的时候,这些来自涪陵、长寿等地的农民工会大批进入船厂,爬上高高低低的脚手架,穿行在船身间干着电焊一类的活计,造完一艘船,如果没有新的订单,他们就会被遣散,或回家务农,或远走江浙等地寻找新的工作。

  而今,在船厂效益下滑的当下,这些“协议工”首先受到牵累。杨卢明告诉本报记者,今年8月底9月初的一个周末,几十号协议工和家属冲进东风船厂,声称厂里已经有几个月没发工资了,甚至还有人爬上数十米高的龙门吊与船厂对峙,说是马上开学了,厂里不发工资,娃儿学费都交不出来。“几年前船厂红火的时候,这块场地几乎没有空位,晚上也是灯火通明,但厂里没趁着好年景做好谋划——今后造船行业不景气了怎么办?”杨卢明指着足球场大小的船舶分段建造场地惋惜地说。

  订单减少的不仅仅是东风船厂。《重庆日报》的一篇报道说,重庆全市共有船舶生产企业108户,年造船能力160万载重吨。受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2011年下半年,重庆船舶制造业出现下行态势,今年更是整体进入下行通道。重庆船舶工业当前面临船舶建造市场萎缩、落实订单困难、生产成本增加、产品价格降低等问题。

  重庆船舶企业面临的困难和国际国内的大环境有关,重庆市外经贸委2012年3月就曾对当地船舶企业发出过“警告”,该部门的一份报告说,波罗的海航运指数(BDI)一个月内跌幅接近70%,收662点,创下近25年来的新低,2012年船舶产业的发展也相应地陷入低谷。

  转型艰难

  船舶是出口外向度极高的产业,要在低迷的国际市场中转危为机,产业升级是关键。

  10月19日,重庆市长黄奇帆主持召开全市船舶企业座谈会,“为船舶企业‘过冬’理思路、想办法,帮助困难企业渡难关”。黄奇帆在会上说,当一个行业产能过剩达到15%~20%的时候,政府要做的是引导企业技术改造、升级换代,提高核心竞争力;而如果一个行业产能过剩超过40%甚至50%,全行业亏损时,政府该干的则是推动企业破产兼并重组,压缩产能调整结构。

  市长给船厂的支招还包括努力实现零部件本地化配套、推行“渝轮渝造”、做好非船业务的开发等办法。

  以钢结构制造见长的东风船厂也做过一些“非船”的业务,2011年,在重庆打造红色主题公益广告活动的推动下,东风厂加工制作了64块大型红色公益广告牌,在制造这些“中国精神”、“红岩精神”、“英雄人物”主题广告的过程中,东风船舶工业公司创下了40天制作1200吨大型复杂钢结构项目的纪录。

  显然,仅仅制作广告牌难以满足这家大型船厂的胃口,这两年,东风船厂承揽过为法国公司建造安装石墨焙烧炉、制造俄罗斯的火车用钢侧架等“非船”业务,在船舶订单低迷时,这些业务多多少少能为公司带来些收入。

  但是在杨卢明看来,做钢结构的业务并不足以弥补船舶订单的不足已造成的损失,在厂里干过多个工种的他告诉本报记者,用量较大的钢结构多用在桥梁、水利领域,东风厂在这些方面并不具备整体设计建造的能力,厂里的强项只是钢结构的焊接。

  更为关键的是,杨卢明认为国企的老体制制约了东风船厂参与市场竞争,民营造船厂“竞争手段”比国企灵活得很,就拿跑订单的业务员来说,东风厂负责对外经营的办事员一年的业务费用就2万块钱,跑起订单来,怎么和民营企业比。只要在技术含量上不存在太大差距,很多船东最终会把订单投向民营造船企业。

  杨卢明也特别羡慕在重庆同属国企背景的长安集团,这家军工背景的企业在大环境变化的情况下,上世纪80年代初,长安进入汽车领域,并着力发展微车、轿车,目前已连续几年成为重庆体量最大的工业企业。“如果东风船厂那时候能像长安这样,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了。”杨卢明说。

  不过,对于东风船厂而言,临近年底时传来的也并不全是坏消息,10月24日,国家文物局与东风船舶工业公司签署合同,后者将于2013年底交付中国首艘排水量约860吨的水下考古船,尽管船不大,但对于“过冬”中的东风船厂而言,明年的订单又多了一份。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秦铭为化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