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株潭融城聚合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01日 09:34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傅天明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湖南就提出建设“毛泽东城”,但一直是梦想,从2007年开始,湖南获批国家“两型社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试验区,长株潭梦成为了现实

  2011年和2012年上半年,长株潭城市群(长沙、株洲、湘潭)与中部6省省会城市比较,其中长沙名列第二,经济增速仅次于合肥,经济总量仅次于武汉。

  2008年,中央批准长株潭和武汉两地进行“两型社会”试验区建设,试图探索出一种“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下,这样的两型探索是否会面临着进退维谷的困窘?“两型试验”到底能否为中国转型探索出一条门径?本刊记者近日专访了湖南省委常委、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工委书记张文雄。

  《瞭望东方周刊》:湖南实施“长株潭”城市群战略意义何在?

  张文雄:我曾说过,湖南有3个梦,现在基本实现。一是“10强”梦:这个梦在上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2009年开始,湖南进入了全国第10位,2011年进入第9位;二是“工业强省”梦:2012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已经成为富民强省的第一推动力;三是“长株潭”融城梦: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湖南就提出建设“毛泽东城”,但一直是梦想,从2007年开始,湖南获批国家“两型社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试验区,长株潭梦成为了现实。

  长株潭试验区主要规划是要率先形成有利于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新机制,率先积累传统工业化成功转型的新经验,率先形成城市群发展的新模式,加快建设成为全国两型社会建设的示范区、中部崛起的重要增长极、全省新型工业化、新型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引领区、具有国际品质的现代化生态型城市群。

  我在调研中发现,个别干部对“两型社会”建设还有不同的认识,总结起来,一是“对立论”,把两型社会建设与发展对立起来,认为两型社会建设束缚了发展;二是“超前论”,认为两型社会建设超越了发展阶段,搞早了;三是“吃亏论”,认为发达地区都没有鲜明地提出搞两型,我们作为中部地区搞两型试验会吃亏。针对这些认识,我们在不断统一思想。

  我们计划,到2015年,试验区人均GDP将达到6.7万元,三市总人口将达1600万人,城市化水平高于70%,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比2007年降低35%,城市空气质量达标率93%以上,饮用水源达标率为98%、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为95%,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大幅削减。

  到2020年,试验区人均GDP将达到11万元,三市总人口将达1800万人,城市化水平80%以上。

  《瞭望东方周刊》:在“长株潭”融城中,如何处理城市群与产业群之间的关系?

  张文雄:城市群一定要有产业群作为依托。所以城市群和产业集群还是不能分开,应该是有机地结合。

  经济下行的确对湖南省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对两型社会建设更是一个严峻考验。我们既要稳增长,实现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同时还要深化推进两型探索,坚持走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型的发展道路。在双重压力面前,出现一个新问题:我们是走过去老路,还是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新路呢?

  过去,我们投资重化工业、房地产。现在,我们主要是投资于节能减排,投放于十大环保工程。投向基础建设、投向科技创新。

  两者的投入不是一回事,投入的结果显然也不一样。

  所以,我认为,在稳增长的大环境下,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全新的思路,走立足于创新驱动的路径:在这个增长的过程中间,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得到了大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大力加强;科技创新得到了大力加强;两型社会得到大力加强;民生改善得到了大力加强。

  《瞭望东方周刊》:有经济学家提出,长沙有可能变成一线城市?

  张文雄:当然有可能。长沙和武汉大约隔了三四百公里,如果距离300公里没有一个大城市、特大城市,这个地方应该适宜成为一个特大城市。广州到长沙600多公里,长沙西到重庆800多公里,东边到上海则更远,长沙当然适合。

  《瞭望东方周刊》:作为中部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同长三角、珠三角相比,是不是更具复制性和推广价值?

  张文雄:通过4年的艰难探索与实践,长株潭“两型”建设已成为刷新湖南经济版图的核心增长极和引领全国“两型”改革的标杆。长株潭三市一、二、三产业由2007年的9.2∶46.6∶44.2调整为今年上半年的4.5∶57.1∶38.4。长株潭文化和创意产业快速发展带动全省,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2%。

  我认为长株潭的试验区,有颇强的复制性,与长三角、珠三角相比,更富有全局上的指导意义,因为它是从发展的至高点开始,具备前瞻性的试验,具有长远、可持续、全局性。

  我对“两型社会”建设的认识可以概括为3句话:两型社会是竞争的新优势,是合作的新品牌,是执政的新基础。

  比如,我们现在竞争的是新优势,“两型社会”需要成本,湖南还在发展的阶段,需要资金,用钱来盘活,但它是两面性的,要付出成本,或者退出一些产业,而竞争能形成新的优势,有了国际国内合作的新平台,是我们执政新的基础。

  “什邡事件”、“启东事件”,均说明我们进入了一个环境敏感期,老百姓的维权意识在增强,而且重点体现在环保上,关心群众的生活,更要关心群众的利益,包括政治利益、文化利益、生态利益。

  我刚从东欧考察回来,去了俄罗斯、匈牙利。我们如果从现实发展来看,就看中国;但是要看保护,则要看欧洲。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不抓发展不抓建设不行,因为欠账很多,还比较落后。但在加快发展建设的同时,一定要加强保护。怎么在建设中保护,在保护中建设,是我们应该研究的问题。

  所以我们湖南,要保护好文物文化,保护好水资源,保护好大气环境、生态,还要保障民生。长沙是一座古城,却看不到古建筑;同是一条江,洞庭湖还有血吸虫。

  2008年至2010年,湖南省启动“碧水湘江千里行动”, 投入174亿元,重点治理湘江水污染突出问题以及株洲清水塘、衡阳水口山、湘潭岳塘和竹埠港工业区及郴州有色采选集中地区环境污染问题。这是湖南省首次对湘江实现全流域联动综合整治,借鉴欧洲莱茵河的整治、管理经验治理湘江。

  通过3年艰苦努力,共完成2063个整治项目。其中,关闭、退出、停产企业765家;流域内建成62座污水处理厂、14个垃圾填埋场、3个园区污水处理厂;郴州四大矿区由239个小矿整合成22个。

  我们要增强环境保护意识,文物保护意识。这就是湖南向全世界展示有价值的地方。我们探索“两型社会”的价值就在这里,真正的意义不在速度,而是要借鉴世界最先进的经验,探索一条有别于长三角和珠三角曾走过的发展道路。

  《瞭望东方周刊》:长株潭试验区在实践中遇到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张文雄:最难解决的还是体制问题。我们进行一些探索,进行了一些改革,中央给我们的政策是先行先试,但做起来有难度,比如强化科学发展指标体系和改革政绩考核体系等一些问题,特别是涉及转型发展的一些战略性瓶颈问题还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又比如,资源性产品和价格的改革,现在这个价格都是政府说了算,如何由市场来定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农业用地“先征后转”、公共机关建筑节能、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消纳、建筑废弃物资源化、垃圾分选和综合处理、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处理、重点饮用水源的保护、污水和废气等排放物费改税、农村养殖污染治理、混合动力汽车发展以及产业整体科学布局等问题,目前都较为突出。

  再比如,自去年(2011年)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实施方案获批以来,沿江部分重点区域治理尽管取得了一定成效,至目前,株洲清水塘及其周边地区,共关闭淘汰涉重金属企业43家,共获得重金属治理资金26630万元,支持重金属治理项目8个,治理总投资达到243641.4万元。衡阳水口山及周边地区,已淘汰关闭企业45家,共获得重金属治理资金支持23560万元,支持重金属治理项目14个,治理总投资达242145.8万元。

  人物简介

  张文雄:男,1962年4月生,1982年8月参加工作。硕士学位。1998年7月,任湖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01年3月,任湖南省委副秘书长。2003年2月,任湖南省委副秘书长、省委政研室主任。2006年3月,任怀化市委书记。2007年4月,任湖南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2008年3月,任衡阳市委书记。 2011年11月,当选湖南省委常委。现任湖南省委常委、中共湖南省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工作委员会书记。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