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煤城双城记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01日 09:42 21世纪经济报道
铜川:煤城双城记铜川:煤城双城记

  由西安向北,行约68公里,见黄土高原南北走向的沟壑之间夹着一座城,这便是铜川。著名作家路遥为写作《平凡的世界》,曾长期在此体验生活,其笔下的铜城,原型即为铜川。

  生于黄土高原,铜川名虽有“铜”,却是一座因煤而兴的城市。1958年建市后,铜川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成为西北乃至全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其境内原煤产量,一度占到了能源大省陕西30%的份额。

  但资源枯竭的魔咒,也已开始困扰这座煤城。历经六十载开采后,铜川于2009年被列入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2011年,铜川煤炭产量2360万吨,照此开采速度,30年之后,铜川将无煤可采。

  转型的压力已迫在眉睫。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意识到煤炭资源终将枯竭的主政者们,开始寻找新的发展思路。1993年,由陕西省政府批准创建的铜川新区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铜川新区与老城区相距28公里,坐落于耀州区西部的一片开阔平塬上,2002年被列为国家级关中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带的重点建设区域,是规划中的国家级“关中-天水经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区周围,分布着新规划的四个工业园区,铜川市希望凭借其丰富的工业及人文旅游资源,将此地打造成为西安的“后花园”。

  而在由“黑”转“绿”的过程中,数十年采煤生活所形成的固定思维,仍在困扰着铜川的转型之路。

  正在蜕变的老区

  历史上,铜川行政区划几经变更,至2002年6月,陕西省撤销耀县,设立铜川市耀州区之后,今日铜川下辖耀州区、王益区、印台区和宜君县的“三区一县”格局,才得以定型。

  人们熟悉的铜川老区,即是今日的王益区。从山顶远眺,整个城区被两侧山峦挤压在狭长的山谷中,一条铁路沿着山底穿城而过,铁路上火车托运的,大多是从矿区挖来的煤。

  作为铜川市第一代矿工的儿子,生于1972年的张文革,对这个城市有着自己独特的记忆。

  他带记者来到城北的一片老建筑区,指着眼前的一栋暗红色三层老房子说:“这就是以前煤矿工人的宿舍。”

  沿着矿工宿舍继续往北走,道路变得狭窄起来,两旁的房屋也越发低矮老旧。张文革告诉记者,这里住着的,大多都是以前的矿工,“80%都挖过煤”。

  这片老建筑所在的矿区,名叫史家河煤矿。如今,矿井早已枯竭,井口也在不久前被封闭起来。铜川市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和绿化工程,正在改变这个曾经人声鼎沸的,如今却暮气沉沉的老区。

  从人们记忆中逐渐消失的,并不止于史家河煤矿。张文革告诉记者,在王益区周边,以前就有四个煤矿矿区,现在全部都因再无法采煤而被废弃。

  他们所工作过的矿区,大多都已寻不着踪迹。当地政府为改变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从本世纪初开始大规模的整顿矿区植树造林,为裸露的地表披上植被,拆除低矮潮湿的矿工宿舍。一系列举措之后,城区周围的山峦,已看不出曾经采煤的样子。

  尽管如此,煤炭开采却依然是这座曾经在“卫星上看不见的城市”的支柱产业之一。

  虽然生于矿工之家,张文革却没有下过井。由于早年采煤经历的危险记忆,张文革80多岁的父母坚决不让子女再去矿上干活,尽管现在矿工的待遇已远超他们的记忆。

  张文革和几个兄弟姐妹为让父母宽心,只得各自另谋生路。如今,他开着自己买来的车跑出租,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每月付80元的租金。

  但他向记者表达了对矿工的羡慕,“现在挖矿比我父母那时要规范多了,挣的钱也不少,现在要当矿工还必须走后门才行。”张文革说。

  尚未完成的新区

  张文革喜欢老区的生活,至于28公里外,那个仅用十年时间建起来的新区,则让他多少感到有些陌生。

  铜川市政府研究室主任陈中华告诉记者,当时铜川市政府决定搬迁,是考虑到老区城市的发展空间受限,要拉大城市发展的框架,也是为了推进城市转型的需要。

  “老城区能够提供城市建设的面积太小,容不下更多的发展空间,搬到新区后,城市规划的框架就拉大了。”陈中华说。

  显然,铜川主政者们正在试图摆脱城市对煤炭资源的依赖。这种依赖,不光体现在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上,也关系着铜川市的就业、社保、养老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在陈中华看来,铜川市没有经过工业化的递进发展,经济结构不协调,要转型,就必须调整工业结构。

  目前,铜川第二产业的比重由2001年的44.3%上升到2011年的63.7%;第三产业的比重由2011年的45.3%下降到2011年的28.9%。

  就工业化水平来说,铜川市由2001年的37.4%,提高到了2011年的52.79%。陈中华认为,其中主要的成就,在于工业结构不断得到了优化。“工业结构中,对资源型的依赖在逐步减少,升级后的现代化工业在增加。”陈中华说。

  铜川市在新区周围,规划除了四个工业园区,分别定位发展资源产品加工、电力陶瓷、循环经济以及对传统工业的升级改造。

  而其依托“药王”品牌打造的“两园四区基地”,更是其为转型发展竖起的一面旗帜。千年之前,“药王”孙思邈归隐的地方,如今已出现了大唐养生园、中医药产业园等借助其名望而诞生的工业园,其中大唐养生园项目总投资达52亿元。

  然而,要用企业填满这些园区的土地,铜川市还必须大力的招商引资。而在与外界竞争时,铜川又处在什么位置呢?

  “铜川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历史积淀太重,负担很重;二是基础设施,尤其是与产业相关的配套设施还比较薄弱。”

  陈中华说,50年代的矿工,如今都已步入耄耋之年,仅1.2万人的养老需求,就让铜川承受重压,更不用说铜川还要补上铁路交通等公共设施的欠账。

  从陈中华的办公室向外望去,铜川新区规划整齐,马路宽敞,房地产开发楼盘仍在紧张的施工,新区轮廓逐渐清晰。但在街道上,只有寥寥行人在路上。

  铜川新区,尚未完成建设。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