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下一个大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02日 09:58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郑升 甘肃庆阳报告

  庆阳,人们习惯称其为陇东,地处陕甘宁三省区的交会处,全市总土地面积27119平方公里,总人口261万,其中农业人口223.29万,是华夏民族农耕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虽地处黄土高原,这里却塬面平坦,土壤肥沃,日照充足,适于农耕。

  自1934年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在陇东建立革命政权后,庆阳就作为“陇东粮仓”,出现在人们的记忆中。

  时过境迁。如今庆阳卖到外地的主要产品,已从塬面上生长的粮食,变为塬面下埋藏的石油和煤炭,“这东西比粮食值钱”。

  车出庆阳城区,在昔日生长粮食的地方,新架起的数千架抽油机,渔网一样覆盖于黄土高原的每个角落。

  庆阳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个大庆。

  步入了快车道

  “庆阳这两年餐饮和酒店业都火起来了,都是因为外地来庆阳的人多了。”出租车司机李师傅指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大楼说,“据说这里要建一个五星级的酒店。”

  这是位于庆阳市西峰区的一条主干道,过往的车辆中,除庆阳本地的车以外,挂着兰州、西安牌照的车辆亦不在少数。从上午8点左右开始,拥有六个车道的公路持续出现拥堵。

  李师傅还清楚的记得,堵车也只是这两年才开始出现的,“以前没那么多车”。

  让庆阳这个革命老区重回人们视野,并再次铆足发展动力的,是一系列支持庆阳发展的规划文件,这些文件包括《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支持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陕甘宁革命老区振兴规划》以及正在国家层面征求意见的《西部能源金三角开发规划》。

  在这些涉及国家能源发展布局,以及区域经济发展的规划中,庆阳已经摆脱了只作为“陇东粮仓”的定位,进而变为规划中的“国家级区域能源中心”。

  庆阳市发改委能源办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庆阳27119平方公里的黄土地之下,拥有油气资源总量近40亿吨,占鄂尔多斯盆地总资源量的37%;预计埋藏着2360亿吨的煤炭,占甘肃省的97%,探明储量140亿吨。

  庆阳市发改委副主任张正民向记者介绍,庆阳境内石油、天然气等矿产资源折合油气当量约1208亿吨,仅次于第一资源大市榆林市油气当量1400亿吨。

  2010年9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六位院士在完成对庆阳石油煤炭资源的实地调研后,认定此地“具备建设千万吨级大油田、亿吨级大煤田和千万千瓦装机容量煤电基地的资源条件”,因此建议国家“加快建设庆阳国家级区域能源中心”。

  张正民特意向记者强调,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支持甘肃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国务院鼓励地方政府对其开采的能源“就地加工”,给出的信号是鼓励当地自身发展煤化工、石油化工等深加工产业。这意味着,庆阳不会只是简单的向外地输出未经加工的资源。

  随着扶持政策的到位,众多企业也开始抢滩庆阳。2009年,在竞争对手中石油进驻庆阳40年之后,中石化集团姗姗而来,这无疑加速了庆阳原油资源的开发。

  除石油以外,庆阳丰富的煤炭资源,也吸引了华能、中铝、华电、大唐、中煤、晋煤、甘肃能源公司和靖远煤业集团等企业进驻,这些龙头企业分别参与到庆阳的煤矿、煤电、煤化工、煤建材以及运煤公路、铁路等项目的开发建设。

  2011年,庆阳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54亿元,同比增长16.8%,其中固定资产投资627.7亿元,增长52.2%。境

  内原油产量451.7万吨,同比增长15.7%。

  “庆阳的发展现在已经步入了快车道。”张正民说。

  时不我待

  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庆阳突然从“陇东粮仓”变成了“陇东油舱”。

  在长庆油田工作了15年的王银珍告诉记者,“长庆油田很早就在西峰采油,但大规模上量是近几年的事。”

  从王银珍的办公室向外望去,废气排放塔尖上一撮红色火焰随风摆动。“这个火能反映油气系统的生产情况,火苗大说明系统可能存在异常情况,就需要排查了。”

  作为长庆油田分公司第二采油厂的生产副经理,他对如何开采庆阳地层之下的石油颇有感触,“只有技术到位了,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开采。”

  记者了解到,长庆油田所辖的庆阳地区,是典型的超低渗透油藏。油层渗透率在1毫达西左右的占70%以上,储层平均地层压力系数仅为0.71。

  从1970年,长庆油田在庆阳市华池县打出第一口油井开始,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其原油产量提升进程缓慢,突破100万吨用时22年,突破200万吨用时13年。

  而在国家粮食安全的布局中,“陇东粮仓”始终占据着重要的位置,18亿亩农业用地也将陇东包含在内。这种战略上的定位,以及能源开采条件的制约,使得庆阳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未能进入国家能源开发布局的序列。

  “二十年前,庆阳发展与延安差不多,但现在相差得就很远了。” 张正民回忆到。庆阳与延安,两地几乎拥有完全相同的能源资源,同样都是革命老区,但只是因为延安对境内能源开发早于庆阳,如今,延安地区GDP已经是庆阳的两倍有余。

  2006年,甘肃省第一次将扶植陇东石油化工基地写入“十一五”计划;2008年,又把庆阳定位成“甘肃主要的能源化工基地”和“全省新的经济增长极”。

  庆阳市计划,到“十二五”末,庆阳境内原油产量达到1000万吨,并全部实现就地加工,原煤产能达到6000万吨以上,煤电、风电装机达到1260万千瓦,煤化工建设规模达到500万吨,煤制气和天然气分别达到40亿立方米、10亿立方米。

  但摆在面前的,还有两道难题需要解决:一是对外交通困乏,二是工程型缺水。

  张正民认为,这些问题正是由于此前发展的不足。随着西平铁路的通车,庆阳机场改扩建工程的完工以及境内诸多铁路、高速公路建设的推进,对外交通方面的困境将会逐步解决。而在工程用水方面,庆阳“自有水资源基本上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的用水需要”,关键的问题在于“缺少调蓄水库及水资源配置工程”。

  基于此认识,庆阳市打算,在“十二五”期间,由政府主导建设四大综合水利工程,分别是投资9.3亿元的蒲河小盘河水库,投资5亿元的马莲河上游水质改造工程,投资18亿元的马莲河中下游水资源开发利用工程以及投资5亿元的葫芦河引水工程。

  在众多的政府官员看来,庆阳打造国家级能源基地时不我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