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特区梦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6日 10:13 21世纪经济报道

  宁夏特区梦

  宁夏发展的关键,在于对 “能源金三角”地区财富的分享

  文  叶一剑

  对于宁夏在国家区域发展战略中的地位获取,我丝毫不感到奇怪。而且,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国接下来城镇化布局的完善,包括银川在内的宁夏沿黄城市带的发展,或将获得更多的国家在资源和政策上的倾斜性配置,进而成长为西部地区颇具代表性的城市群之一。之所以如此乐观,原因之一是,在西部城市普遍面临缺水这一发展短板的背景下,以银川为代表的宁夏地区的几个关键性城市,在水资源这一块具有一定优势,而且,如果可以获得国家在黄河水权分配上的政策性倾斜,此优势将得以进一步放大。

  但是,除去作为中阿对话的战略平台、水资源优势和一定储量的能源资源之外,宁夏的区域经济发展和城市崛起,面临的短板也是显而易见的。考虑到宁夏现实的经济体量较小、人口集聚效益不太明显、产业结构相对单一等,真的要在这一地区成为一个西北地区的区域性中心城市,恐非易事。未来这一地区的产业、人口、资金等方面聚集,都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

  就目前来看,宁夏方面对在这一地区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伊斯兰金融中心的未来多有期待,而且,先驱迪拜的成就更是有着难以忽视的诱惑。但考虑到伊斯兰金融在追逐利润方面的独特性质,以及伊斯兰金融在金融开放性和包容性方面的局限性,可能很难支撑起宁夏打造全球性金融中心的发展梦想。

  而且,对宁夏执政者而言,宁夏城市崛起的路径选择应该是一个快速崛起的过程,虽然未必如迪拜一样神速,但显然也难以接受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就对这一地区短期内的投资强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而能不能在短期内进行一个让外界刮目相看的投入,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外界资本(包括阿拉伯国家的能源财富,更何况这些国家的能源财富在全球拥有像迪拜这样的比宁夏更好条件的集散地)对这一地区的投资兴趣和信心。

  这样一来,对于经济体量还很小的宁夏而言,如何筹集资金将成为关键性一道坎。寄望于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也不现实。

  在我看来,考虑到宁夏地处中国能源金三角中的核心地区,这一地区的崛起,最现实的融资路径就是将目光焦点和政策诉求投向更多分享这一地区基于丰富能源的财富创造。

  鄂尔多斯盆地蕴藏的能源资源约占全国的百分之三十五以上,能源调出量占全国能源调出量的一半以上,中国十三个大型煤炭基地中有七个在该地区,是本世纪中国最重要的能源生产供应基地。其中,宁东、榆林、鄂尔多斯的煤炭矿藏是资源储蓄量大,埋藏地质结构较简单,开发条件较优越的整装煤田,这一交汇之地又被称为“能源金三角”。

  目前,国家正在制定能源金三角的发展规划,如果宁夏能够在这一规划中提出具体的更多分享能源金三角能源财富配置的政策诉求,并在作为国家推进中阿合作的战略背景下,获得国家批复,使得这一地区的能源财富更多参与到宁夏和银川的投资和建设中,宁夏的快速崛起才变得现实。比如,在能源金三角发展规划中,将促进宁夏向西开放试验区的建设的内容列入规划,并明确提出对参与宁夏试验区建设的投资方给予能源金三角地区的资源配置上的优先考虑,这不但可以推动能源财富向宁夏集聚,而且,还可以通过能源金三角领域的能源开发,撬动更多资本向宁夏集聚。

  当然,这一政策优惠获得国家批复的前景,也必然一路荆棘。这就看宁夏的努力和国家战略对宁夏成为中阿对话战略平台价值的评估了。

宁夏内陆开放试验:是宁夏所能,更是国家所需宁夏内陆开放试验:是宁夏所能,更是国家所需

  宁夏内陆开放试验:是宁夏所能,更是国家所需

  本报记者 李伯牙 实习记者 龚奕洁 刘夏村 银川报道

  在西部大开发进入第二个十年的时候,西部大开发的形式和含义悄然变化——不仅是大开发而且是大开放。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中国也从沿海开放走到内陆开放。这一次,地处西北塞外的宁夏成为这种开放的先锋。

  今年9月举办的第三届中阿论坛开幕式上,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宣布,国务院已经批复在宁夏建立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和设立银川综合保税区。这标志着,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内陆开放成为继沿海、沿边开放之后,另一个对外开放的突破口,中国已形成全方位开放格局。

  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由此也成为我国内陆地区首个也是唯一一个覆盖整个省级区域的试验区,宁夏“特区”的整体规划于9月10日通过国务院批复,旨在将宁夏打造成中国向西开放的“战略高地”。

  宁夏从提出建设内陆开放试验区到获批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在金融危机以来,东部经济增速下滑而西部经济增长加速的背景下,宁夏“特区”横空出世的时间点耐人寻味。

  宁夏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段庆林表示,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背后是国家利益的体现和国家战略布局。

  不过,宁夏这样地处塞外、面积狭小、人口较少、经济欠发达,对外开放水平低的省区,能承担起内陆开放先锋的重任吗?

  历史上,曾经是丝绸之路要道的宁夏,已经用自身的历史证明了在向西开放中的作用与地位,如今,宁夏能否重新开启连接东西方世界的“丝绸之路”,在实现自身区域经济崛起的同时,并实现中国新的开放格局的国家战略意图?

  1. 塞外“特区”梦

  时任自治区主席的黑伯理于1985年率领宁夏穆斯林友好访问团出访巴基斯坦等六个伊斯兰国家,带回了一些经贸合作项目,为此后的中阿合作打下了基础,也让杨纪珂等人看到了在宁夏办特区的希望。

  两千多年前,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绸之路,宁夏也成为这个东西方交流纽带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宁夏的原州(固原)与灵州(灵武)是丝绸之路东段北线的两个重镇,这样的城镇组成了串起丝绸之路的珍珠串,也是来自东西方络绎不绝的商贾、使节、僧侣们停留歇脚的地方。

  历经两千多年,当以深圳为代表的沿海地区成为开发开放的热土时,这些丝绸之路上的珍珠串早已黯然失色,成为被人遗忘的塞外之地。

  因此,当宁夏提出要像深圳那样办特区一样,人们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西北内陆荒凉偏僻的地方,怎么能和东南沿海对外开放的窗口深圳相提并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科技大学杨纪珂教授就提出了宁夏‘特区’的设想。”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副巡视员、《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规划》起草人汪建敏告诉记者,“那时候宁夏已经在积极探索利用回族文化的优势,利用回族自治区的优势促进宁夏发展。”

  宁夏是中国最大的回族聚居区,回族不仅与阿拉伯人信仰相同,历史上更有着血脉联系。安史之乱时,西域诸国派兵助唐收复两京,就有来自阿拉伯信奉伊斯兰教的大食兵。战后有一部分阿拉伯士兵没有撤回西域而是留了下来,丝绸之路上的阿拉伯商人也有很多留在了中国的西北。此后,随着蒙古军队征灭西夏的很多中亚穆斯林亦留在了宁夏。这些来自西域的民族与当地汉族、蒙古族等民族通婚,最终形成了回族。

  杨纪珂当时的设想就是建立银川伊斯兰内陆经济特区,面向伊斯兰国家开放,他已经认识到宁夏的民族特点与伊斯兰优势。他当时设想,银川特区将不只是经济特区,而是包括文化中心区和经济中心区。

  令宁夏人遗憾的是,这个特区梦最终未能很好地落到宁夏的现实发展中。

  上述设想的背景之一,是时任自治区主席的黑伯理提出“开门建设”理念,他于1985年率领宁夏穆斯林友好访问团出访巴基斯坦、埃及、也门、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亚非六个伊斯兰国家,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甚至受到特殊规格的接待。

  彼时沙特尚未与中国建交,此前从来不与社会主义国家往来,而黑伯理等中国政府官员为主的代表团不仅破例受到高规格接待,还被称为“国王的客人”,受到特别关照。十多年后,黑伯理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表示:“代表团这次对沙特的访问,是中沙两国打破长期隔阂、加强友好合作、建立正常邦交的一个良好开端。”

  当时,宁夏代表团带回来的不只是外交、政治上的收获,也带回了一些经贸合作项目,这为此后的中阿合作打下了基础,也让杨纪珂等人看到了在宁夏办特区的希望。

  2. 中国向西,阿拉伯向东

  由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诸多变化,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洲陷入债务危机,美国经济受到冲击,阿拉伯国家将目光转向亚洲,开始“向东看”。

  “那个时候宁夏就有办特区的想法,但当时国内外背景条件不够成熟。”汪建敏谈起过去不无感慨。

  不过二十多年后,国内外背景都发生了变化。中国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沿海地区迎来了工厂“倒闭潮”,沿海地区出口导向型的开放模式遭遇空前挑战,中国推进经济转型的步伐也在加快。

  与此同时,西部大开发迈入第二个十年,在新形势下,西部的开发开放成为国家战略中日益重要的一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末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造成中国外需明显萎缩,使得中国认识到加快开发战略资源富集、市场潜力巨大的西部地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2008年,正当国际金融危机肆虐之际,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促进宁夏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31条中有2条涉及到发展内陆开放型经济,明确提出宁夏要“主动承接国际和东部地区产业转移,构筑内陆开放型经济的新格局。”

  这一轮的金融危机再次给中国发出警示,要扩大内需和产业转移,中国的战略目光要向西看,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加快和提升西部地区的开放。

  在2010年新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中,第41条的标题就是“大力发展内陆开放型经济”,其中提到西部12个省区中的3个,宁夏被排在第一位。也正是在这一年的9月,宁夏举办了第一届中阿经贸论坛,被认为是宁夏向西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

  举办过两届中阿论坛之后,宁夏在与阿拉伯国家的合作上取得不小突破,双方在合作交流方面有了很大提升,从经贸领域扩大到社会文化领域。

  此前,2011年第二届中阿论坛举办完后一个月,由国家发改委西部司副司长欧晓理带队的国家调研组来宁夏调研。调研组考察了宁夏的阿语学校、阅海商务区中阿论坛永久会址、回乡风情园、国际穆斯林商贸城,尤其是商贸城,看了之后他们颇为感叹,宁夏能有这么大的交易场所。

  2011年全国“两会”上,宁夏代表团提交《将宁夏沿黄经济区设立为内陆开放型经济特区的建议》,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列为11项重点督办建议之一。“两会”后,宁夏发改委正式提出了《关于在宁夏沿黄经济规划区内设立银川内陆开放型经济特区的方案》,重拾二十多年前的特区梦。但由于申办“特区”手续复杂,宁夏方面将其改成“试验区”,在汪建敏看来性质都一样,只是换了一种说法。

  在国内发展形势发生变化的同时,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也发生诸多变化,尤其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洲陷入债务危机,美国经济受到冲击,阿拉伯国家将目光转向亚洲,开始“向东看”。

  从突尼斯爆发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席卷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国家,中东出现变局。这虽然给中阿合作带来影响,但是,曾在伊拉克、沙特等多个中东国家长期担任大使的杨洪林乐观地认为,中阿在能源、经济、贸易、文化等多个领域的互利合作互补性强,双方合作潜力大、前景广阔。

  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美经济陷入衰退,石油美元的投资回报率降低甚至遭受惨重损失,西方国家不再是阿拉伯产油国家的投资天堂。

  在这种情况下,阿拉伯主要石油输出国开始战略调整,他们将目光转向东方“向东看”,寻求海外投资的新市场。

  中国这个经济快速发展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为石油、美元投资提供了新天地。2011年,中阿贸易总额达到1959亿美元,同比增长34.7%,中国成为阿拉伯国家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主任袁进琳告诉记者,今年年初,李克强副总理到宁夏考察工作时指出:“宁夏和阿盟历史上交往比较多,打造内陆向西开放试验区有独特优势。利用宁夏的优势开拓阿拉伯国家的市场有很大潜力,这不仅是宁夏的机遇,也会给国家带来新的机遇,搞好了也可以成为国家的战略,应该支持”。

  今年9月,“特区”方案获批,宁夏的特区梦终于获得国家层面的支持。

  3. 国家所需,宁夏所能

  在中阿双方调整战略、加深合作时,宁夏以其独有的优势成为双方合作交流的最佳平台,这也就是宁夏方面经常提到的“中阿所盼,国家所需,宁夏所能”。

  在中阿双方调整战略、加深合作时,宁夏以其独有的优势成为双方合作交流的最佳平台,这也就是宁夏方面经常提到的“中阿所盼,国家所需,宁夏所能”。

  《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规划》给这个试验区明确提出了四大定位:

  首先是国家向西开放的战略高地。旨在充分发挥中阿经贸论坛平台作用,创新体制机制,鼓励先行先试,实行灵活的开放政策,构建西部地区更加开放的经贸合作区域。

  其次是,国家重要的能源化工基地。依托宁东国家级大型煤炭基地、西电东送火电基地、煤化工产业基地,在深化区域能源开发合作、推进宁东—鄂尔多斯—榆林能源化工“金三角”建设的基础上,通过境外投资、易货贸易等多种方式,加强与中东、中亚等地区在石油、天然气、煤炭和新能源等方面的国际合作,建设国家大型综合能源化工生产基地,以及能源化工、新能源开发区域性研发创新平台。

  再次,是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产业集聚区。发挥回族自治区独特优势,制定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标准,促进国家标准的形成,促进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产业发展,打造我国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认证、研发设计、生产加工、展示交易和集散中心,形成我国重要的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产业集聚区。

  第四,承接产业转移的示范区。依托现有各类产业园区,积极承接产业转移,加强基础设施和产业配套能力建设,充分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进一步优化区域产业分工协作,促进生产要素有序流动和集聚,提高区域产业综合竞争力,建设全国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

  宁夏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段庆林表示,宁夏向西开放不能仅仅局限于宁夏自身,就宁夏说宁夏会降低内陆开放的地位。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背后是国家利益的体现和国家战略布局,将其与国家战略结合起来,从而跳出就宁夏说宁夏的狭隘圈子。

  事实上,在宁夏最初申报的方案里,还有更多更大胆的设想,比如石嘴山惠农陆港、银川滨河新区;在银川建设国际门户机场等。最让宁夏感到遗憾的是,设立伊斯兰金融中心的内容被去掉了。

  “在原来的规划里,我们提出了十二条要求,像发展金融的两个中心,企业五免五减半,能源税收优惠政策,设立免税商店等等。”汪建敏不无遗憾,“因为时间仓促,规划涉及的具体政策其实并不多。”

  不过,袁进琳认为,国家非常重视宁夏的意见,提出的大部分政策和项目都保留了下来。最终批复的规划共涉及财税、金融、土地等66项支持政策,以及希诺国际健康城,银川至北京、新疆及中东地区铁路通道等77个项目。

  “规划既赋予了先行先试的政策空间,又有许多实实在在的政策项目,这对我们加快试验区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袁进琳表示。

  4. 先行先试,从寻找突破口开始

  宁夏在与阿拉伯国家合作方面也有着独特的优势,而如何利用这种优势和国家的政策既吸引阿拉伯的石油资本又吸引东部的产业转移,宁夏尚无清晰答案。

  虽然已经取得了建设“特区”的牌照,但是,如何建设?突破口又在什么地方?

  “我们能拿出手的东西在什么地方?我们的资源、商品能变成货币吗?”在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和银川综合保税区获批之后的一次座谈会上,宁夏回族自治区副主席李锐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这也是他一直在焦虑的问题,“突破口要结合宁夏的实际,结合中国的国情。这还需要我们共同研究。”显然,他暂时也没有答案。

  宁夏四大定位里具体的产业、项目、政策都列得一清二楚。但有专家批评说,这个规划内容过于详细全面,跟宁夏“十二五”规划差不多。然而,即使捧着这样一份规划,宁夏方面仍在为从哪里找突破口而伤脑筋。

  毕竟宁夏经济总量低、面积小、人口少、区位偏西、不沿边不沿海、对外贸易水平低,这样一个省区如何能承担得起国家向西开放的重任?

  《新丝绸之路》作者贝哲民就对记者表示了悲观的看法,他认为宁夏与浙江、上海、广州等地相比不占优势。他曾去过浙江义乌这个小商品天堂,发现街道上阿拉伯商人随处可见、阿拉伯餐馆林立。而在宁夏中阿论坛期间,很多来参加商品展览的阿拉伯商人都是初次到宁夏。

  “沿海地区作为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与阿拉伯国家的合作时间较早、规模较大,但在宁夏开展的中阿合作也有自己的特点。”宁夏发改委主任袁进琳说。

  宁夏在与阿拉伯国家合作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而如何利用这种优势和国家的政策既吸引阿拉伯的石油资本又吸引东部的产业转移,宁夏尚无清晰答案。

  不久前,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王正伟表示:“‘两区’(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和银川综合保税区)批准以后,宁夏党委政府已经召开了一个千人动员大会,正在拿出一套实施方案,紧锣密鼓地落实‘两区’的有关政策、意见、措施和办法。”

  金融开放的有关政策未获国务院通过,使得宁夏在寻找突破口的时候,失去一个重要的发力点。李锐为此颇感焦虑,他认为向西开放的框架虽然批了,也有银川综合保税区这个重要抓手,但体制仍不健全,缺少金融体制就是缺少灵魂,试验区良好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也会打折扣。

  此外,宁夏多位官员也向记者表示,宁夏向西开放仍需国家更多的政策支持,或者细化《规划》中的很多政策,比如土地政策、开放通道建设、开放第五第六航权等。

  “宁夏本身与阿拉伯的贸易很少,但是就国家层面来讲,将宁夏作为一个向西开放的平台意义特殊。”段庆林表示,宁夏需要先行先试。

  在汪建敏看来,规划中“鼓励先行先试”这句话最有含金量,这意味着宁夏可以放手去做,什么都可以尝试。他认为,先行先试首先要解放思想,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参与开发开放,“向西开放不光是宁夏自己的事,这是国家战略。”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