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发改委主任:当年深圳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6日 10:13 21世纪经济报道

  当年深圳怎么做,我们现在就怎么做” ——专访宁夏发改委主任袁进琳

  本报记者  李伯牙

  实习记者  刘夏村  银川报道

  在国务院批准《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之后,宁夏向西开放的各项政策条件都已成熟,如何突破,就成为摆在宁夏自治区政府面前最现实的问题。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主任袁进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没有先例可以依循,所有东西都需要进行全新探索,这也正是《规划》中提到的“先行先试”的另一层涵义。

  值得欣慰的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内陆开放虽然是新命题,但前边有沿海开放时深圳树立的标杆。因此,当年深圳的做法和精神,可以为宁夏所用。事实上,宁夏正在这么做。

  当年深圳也不是外国人都想来

  《21世纪》:《规划》已经获批,宁夏怎么突破?

  袁进琳:以省为单位设立内陆开放试验区,是一项全新的、复杂的、系统的工程,没有先例可循,没有经验可鉴。

  “十二五”或更长时期,宁夏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走出去。内陆向西开放规划总的框架或设计方案完成了,规划里边支撑向西开放的基础平台就是中阿合作,合作的最有效操作方法就是中阿经贸论坛,从明年起中阿经贸论坛就正式更名为中阿博览会,这是向西开放的平台。

  国务院130、131号文件批准了宁夏内陆开放型试验区和银川综合保税区,这给对外开放铺设了通道。宁夏是唯一一个不沿边不靠海的自治区,我们的保税区能否引来美国、欧洲的投资者就要看自己的本事。

  通道已经铺设好了,剩下的就要看怎么突破。平台、通道都有了引爆点在什么地方?

  《规划》里边层次很清楚,以银川为龙头打造沿黄经济区,以沿黄经济区为主体带动整体宁夏内陆开放试验区,试验的内容第一个讲的就是宁夏怎么走出去,第二个就是能源通道问题,第三个要结合扶贫。

  《21世纪》:去年宁夏实际利用外资3.4亿元,出口16亿元,开放度非常低。在这个开放度这么低的地方如何承担向西开放的重任?

  袁进琳:说的很对,现在我们大概2000亿元的GDP总量、20亿元的进出口贸易,对外开放总体水平较低,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总量较小,三驾马车实际也就一驾马车,就是投资拉动型。

  现在我们把中阿论坛这个平台建立起来了。单从领导重视层面来看,开始只有几个部长来参加会议,现在几十个部长过来。更重要的是,论坛有了实质性的发展,很多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部长和企业都来了,最典型就是阿联酋希诺控股公司投资35亿美元建设的国际健康城已落户永宁县。

  一下子要开放肯定很难,国之交在于民之亲,我们就先用宁夏与阿拉伯国家民俗、文化、宗教的相近相亲来打通道路。在资源上,我们既需要阿拉伯国家的石油资源,更需要他们的新能源、再生能源、穆斯林用品、清真食品的市场,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实质性的合作,我们和一些阿拉伯国家都在谈,这肯定是一个过程。

  《21世纪》:当初提出要像深圳那样办特区,是想在这里再造一个深圳?

  袁进琳:沿海开放深圳是第一家,内陆开放以省为单位我们是第一家,以省为单位综合试验我们也是第一家,试验内容完全符合西部大开发政策。

  我们既要把能发展的地方发展起来,又要把没法发展的地方带动起来;

  既要把内陆的事情发展起来,又要把内陆推出去,再把外部的通过宁夏的关系引进来,所以宁夏的试验特别有意义。当年深圳开放的时候也不是外国人都想来,也有一个过程。关键就是如果你能想到新路子,能找到理论和实际支撑,能说服并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

  带动中央制定、批准政策

  《21世纪》:规划中对宁夏向西开放的定位是成为战略高地,但是我在想宁夏这个区位偏西、面积小、人口少、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如何承担?

  袁进琳:宁夏是个小省区,单靠宁夏自身的力量可能不足以独自担当国家向西开放的重任,但我们有国家的大力支持。《规划》里提出要建立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宁夏自治区政府参与的协调机制,国家建立协调机制和省部联席会议制度将是试验区建设的有力保障。

  宁夏只有600万人口,按照一个城市来规划也不是个大城市,但是按一个城市来规划它的产业定位就会很清晰,发展潜力巨大。

  《21世纪》:试验区发展缺乏支撑的动力,还缺什么政策支持?

  袁进琳:既然是先行先试,肯定是政策的先行先试,我们不仅是政策的执行者,更要结合内陆试验区的建设开发制定政策,带动中央制定政策、批准我们这些政策。当年深圳怎么做,我们现在就怎么做。

  《21世纪》:现在试验区先行先试,体制上最大障碍是什么?

  袁进琳:因为批复下来不久,我们要把大规划变成小规划,小规划变成大项目,大项目变成可操作的。李克强同志专门在中阿论坛上拿着文件宣布这个规划,是很难得的。

  现在阿拉伯十几亿人口,市场很大,而且中国向那里的开放度还不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俗、宗教、文化等因素,而宁夏正好符合“国家所需,宁夏所能”,也是阿拉伯国家所盼的,我们有这个优势。

  《21世纪》:宁夏自治区副主席李锐在一次宁夏内陆开放座谈会上说,现在有两个突破口,一个是银川综合保税区,另一个是金融。而他感到比较焦虑的是金融突破口,因为规划中对金融的开放并没有提太多,原先设想的伊斯兰金融中心也没有提。

  袁进琳:他焦虑的也对,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国务院已经允许外资在试验示范做些东西,口子算开了,原来都是禁止的。口子不可能一下开的很大,所有东西都是先行先试的,可能我们明年就会突飞猛进,也可能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就看你能否把外国人、外资引进来。但是,要想把这件事做大做实,政策的撬动因素很重要。像水资源保障、旅游目的地和城市功能建设等问题,要靠中央政府,还有怎么实质性推进金融问题,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做成。

  《21世纪》:要承东启西,宁夏的交通是个问题。

  袁进琳:我们欠发达地区就欠在投资不足上,投资不足最典型就体现在交通问题上。宁夏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还很滞后,尚未建立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现代物流体系。但在《规划》中已经涉及到银川至西安铁路、银川至北京、新疆及中东地区铁路通道、河东机场三期等交通项目。

  我们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可以借着国家的战略来发挥,劣势也可以借着国家的政策反过来撬动,让国家给予更多支持。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